《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 裴清殊去慈安宫见了婉晴一面。

婉晴是个较为内向的孩子, 平时也不见得经常出去玩。可是现在, 她才在屋里呆了没几天, 就有些受不了了。一见裴清殊, 她就像沙漠中迷路的旅人骤然间见到绿洲似的,激动地冲了上去, 一把抓住了裴清殊的衣襟:“父皇,他们都说您要把我送去行宫了, 他们是骗我的对不对?我是您的女儿啊,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您都不会不要晴儿的,是不是?”

“婉晴, 父皇没有不要你,只是这件事情, 你实在是大错特错。如果你继续留在宫里, 一来不利于你思过, 二来旁人的闲言碎语, 也足以把你压垮。还不如随你皇祖父,去行宫住上几年。”

“皇祖父?”婉晴一头雾水地看向裴清殊。

裴清殊颔首道:“为了表示这是对你的惩罚, 朕还没有对外公布这件事。不过在你离宫半个月之后,你皇祖父就会出发去往行宫照顾你。”

过去太上皇常年住在景和园里, 和婉晴并不算亲近。所以婉晴听了这个消息之后, 并没有意识到太上皇和裴清殊对她的良苦用心, 还是哭着叫道:“不要, 我不要去行宫,我不要离开父皇!父皇,婉晴知道错了,晴儿不是故意要害婉玉的!我只是听容妈妈说,父皇有了婉玉,就不会再喜欢晴儿了。晴儿害怕,晴儿不能没有父皇啊……”

看着女儿在自己面前大哭的样子,裴清殊着实心疼。

可他还是板着脸,正色说道:“如果冬哥儿也像你这么想的话,亭哥儿出生之后,他是不是应该拿针去扎弟弟?生在他之后的那四个弟弟,是不是都该死?”

婉晴摇头道:“不,我和冬儿哥哥不一样。我是女孩儿,又没有他那个身份高贵的母后……”

裴清殊听她这么说,心里不禁有几分不舒服:“晴儿,你是不是糊涂了?你早就已经是皇后的女儿了!”

“不,我不是!父皇,就算您把我记在皇后的名下,又能怎么样呢?宫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有一个出身卑贱的生母!如果我不是宫里最受宠的公主,他们还是会轻视我,看不起我!父皇,您也是被人收养过的,您应该知道那种滋味呀。”

裴清殊摇头道:“朕从未因为你是姐姐,就要求你让着弟弟妹妹。可你应该明白,你是朕的长女,可却不可能一辈子都是朕的独女。过去只是巧合,后宫妃嫔恰好没有生女。如果现在是向来疼爱你的裕贵妃生了女儿,你也会像对待婉玉这样,想要置她于死地吗?”

婉晴一个劲地摇头:“不,不是的呀!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真的杀了婉玉!我故意没有按照容妈妈教我的位置放针,我只是想毁了她的脸,让父皇不那么喜欢她而已。父皇,您相信晴儿啊,我真的没有想过杀人呀……”

“那你妹妹的脸,你就可以随意划了?”裴清殊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样子,你让父皇怎么相信你,让你继续留在宫中?”

婉晴发誓道:“晴儿不会再做那种事了!这次只是因为……因为婉玉……婉玉她实在是太像父皇了,所以我害怕,怕父皇更喜欢她,不喜欢我。但是以后娴贵妃都不能再生了,其他妃嫔生的女儿,也不会比婉玉更讨人喜欢了,所以说……”

“晴儿,你这样想就不对。婉玉是你的妹妹,和你一样,都是父皇的女儿。只要你乖乖的,就算有了她,父皇也一样会爱你。而且你若是好好对她的话,将来她也会敬重你这个姐姐。”

裴清殊这不是说空话,而是他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当初十四出生的时候,他心里的确有些不好受,所以他能有一部分理解婉晴。可是当时裴清殊就是再难受,都从来没有半分伤害十四的念头。

婉晴不仅有了念头,还付诸于行动,这就很可怕了。

只可惜现在不管裴清殊说什么,婉晴都听不进去了,只是一个劲地哭。

裴清殊怜惜地摸了摸女儿的头,温声道:“晴儿,父皇现在不送你离开,才是真的害了你。有机会的话,父皇会去行宫看你的……”

“我不要!我才不要你去看我!”婉晴突然一把将裴清殊推开,大声吼道:“我才不要你这么狠心的父皇!我恨你!我恨你!你就是偏心婉玉!你就是不要我了!”

裴清殊听了这话,心里不禁又酸又痛。但他并没有像婉晴一样发火,而是继续用温和的语气说道:“你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行宫吧?朕去过建福宫几次,那里风景优美,仿佛世外桃源。你去了那里,好好跟着皇祖父修身养性。若你改过自新,等过几年宫里人淡忘了这件事情,父皇还可以接你回来。”

婉晴哭了半天也哭累了,听裴清殊这么说,便抽噎了一下,小声问道:“当真?”

“当真。只是,如果你再存什么不该有的歪心思,想要残害手足的话,父皇就会狠下心来,废黜你的公主封号,将你贬为庶人。”

裴清殊说这话时,语气非常平静。可婉晴却突然间感到非常害怕,连哭都忘了。

她年纪虽小,但是打小的成长经历,让她非常会看人下菜碟。她之所以哭闹,是因为她知道裴清殊爱她,不管她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裴清殊都愿意给她机会。

可是如果,裴清殊真的将她贬为庶人的话……那她可就真就什么都没有了。

“哭,不能解决问题,也不会让父皇心软。”裴清殊温柔地帮婉晴擦去脸上的眼泪,坚定而清晰地说道:“把眼泪擦干,去建福宫重新开始。你还小,未来还很长,不要钻牛角尖。”

婉晴听了这话,不哭也不闹了。但是,她也不再开口说话。

裴清殊叹了口气,放开了手,狠下心肠,转身离去。

见过婉晴之后,裴清殊就让人叫来了曾经照顾过自己的玉岫姑姑。

玉岫曾经是裴清殊做皇子时候的大宫女之一,是当时的淑妃,如今的傅太后送给他的贴身宫女。

玉岫为人爽利,快言快语,对主子非常忠心。如果主子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妥,她也会大胆地出言提醒。

在裴清殊长大成人之后,玉岫就嫁人生子了。

在裴清殊还没有入主东宫的那几年,和玉岫一家的往来还比较多。后来裴清殊实在太忙,就很少有机会再见到玉岫。顶多是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他们这些旧人一个恩典,来向裴清殊请安磕头。

玉岫从裴清殊四岁半到十五岁半,贴身伺候了他整整十一年。所以尽管许久不见,再次见面的时候,二人也没什么陌生感。当裴清殊提出想让他们一家都跟去建福宫照顾大公主的时候,玉岫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朕会给你男人在行宫里安排个差事的,不用净身的那种。”

玉岫哈哈大笑起来:“多谢皇上!您放心,奴婢一定竭尽所能,照顾好大公主。”

说句老实话,和太上皇相比,裴清殊心里倒是更加相信与他朝夕相处了十余年的玉岫。

……

婉晴走后,她的事情只在宫里头议论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便鲜少有人再提及此事。毕竟秀女大选就在几日之后,和这么大的事情相比,一个小公主的去留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多多少少是为了补偿娴贵妃,同时也是警醒皇后,在婉晴之事尘埃落定之后,裴清殊便下旨,让娴贵妃和谢嘉妃共同协助皇后操持选秀。

也就是说,原本可以由皇后一人操控的事情,变成了三个人共同决定,等于变相削弱了皇后的权力。

裴清殊虽是好心,可娴贵妃却不大领情:“您这样做,皇后娘娘恐怕会迁怒于我了。”

“所以朕不是拉上了嘉妃吗?”想起嘉妃,裴清殊笑了笑说:“嘉妃是个有主意的,想来能帮朕刷下去不少秀女。到时候你也不用说什么,只管在一旁看着就是了。”

娴贵妃只能无奈点头。

裴清殊看着她,欲言又止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道:“之前……太后来找过你吧?怎么都没有听你提起过?”

娴贵妃低声道:“想来您也猜得出来,太后亲自来襄乐宫,为的是大公主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皇上开口。”

裴清殊斜眼看了她一眼:“你在太后面前不是装得挺大度吗?还说什么不怪罪婉晴了。那你怎么不好人做到底,来向朕求求情?说不定朕一心软,还真就不罚婉晴了,到时候你还能得一个宽容大度的好名声,太后也会比从前更喜欢你。”

娴贵妃微微垂下眼睛道:“身为皇上的女人,我是真心不想让您重罚大公主。因为我知道,她是您的亲生女儿,要罚她,您比任何人都要难受。可是作为婉玉的母亲,一想到曾经那样伤害过她的人,将来还要和她朝夕相处,姐妹相称,臣妾就觉得很害怕……所以,我开不了那个口,没有办法替大公主求情。”

“罢了,过去的事情,以后朕不提了,省得再惹你伤心。”

娴贵妃轻轻点了点头。

“对了,昨日孙妈妈进宫,朕和她聊了几句,听她说,虎子的媳妇把赵家打理得很好。现在她的心愿已经了了,就想多些时间和朕相处。朕就想着,把她接回宫住一段时间。”

“这是好事啊。”娴贵妃知道,裴清殊和孙妈妈这个乳母的感情极深。“不知您打算把孙妈妈安置在哪里呢?”

“襄乐宫里就你一个妃子,宽敞得很,不如就让她住在你这里如何?她向来细心,还能帮着你照看婉玉。朕小的时候,可是一点伤都没受过。”

“好啊。”娴贵妃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她知道,这是裴清殊给她们母女的恩典,也算是之前没有派出得力人手照顾婉玉的补偿。

说起小时候的经历,裴清殊就不免想起了傅太后。

不得不承认,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傅太后花费了非常多的心血。

只要一想到自己之前对傅太后说了那么重的话,裴清殊心里就非常难受。所以向娴贵妃说过孙妈妈的事情之后,裴清殊便让人摆驾,去往慈安宫,准备亲自向傅太后道歉。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