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19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不行!”谢嘉妃大声哭叫道:“皇上, 您可以降臣妾的位份, 禁臣妾的足,可您不能夺走翊儿!您不能让翊儿离开我啊!!”

裴清殊起身,牵着四皇子的手说道:“谢珺, 你心思不正, 又犯下此等大错,朕留你一命, 没有将你贬为庶人,打入冷宫,全都是看在翊儿的面子上。如果你真的是为了翊儿好,你就该知道, 他以后如果再跟着你这个母妃,定然前途尽毁。还不如跟着太后, 起码不会误了他的前程。”

“皇上, 不要啊……!”

嘉妃还要再说什么,恰好裴清殊瞥见门口的太医,便开口吩咐道:“来人, 将嘉嫔抬下去,由太医诊治。给朕看好了,不许让她自戕。”

裴清殊说完,便牵着儿子的手离开了毓秀宫, 亲自将四皇子送到了傅太后那里。

傅太后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 难免唏嘘不已:“原以为谢氏出身大族, 定然聪明贤惠, 资质出众。不说为皇上分忧,起码也不会给你添麻烦,却没想到……唉。”

裴清殊看了看依偎在自己身旁的敬翊一眼,道:“母后,这谢氏,儿子已经罚过了,以后关于她的事情,就不要再在宫里提起了吧。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翊儿的生母。她的名声若是不好,于翊儿声名也有损,朕怕回头宫里头有人欺负他。”

“皇上可真是慈父啊。”傅太后笑了笑,对四皇子伸出手道:“来,翊儿,到皇祖母身边来。”

去年迁都之前,谢嘉妃先行来到长安操持筹备,四皇子就在慈安宫里寄居了一段时间,祖孙俩的关系还算不错。

“可怜的孩子,皇祖母可不会让人欺负你。”傅太后慈爱地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话锋一转,看向裴清殊,“不过殊儿啊,这几年母后的年纪也渐渐地大了,恐怕颇有些精力不济。加上先前晴姐儿的事情……”提起晴姐儿,傅太后不禁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母后担心,没有办法替你照顾好这孩子啊。”

“那母后的意思是?”

“让翊儿时常来慈安宫走动,母后多照看他一些,自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有晴姐儿的前车之鉴在,母后觉着你最好还是能找一个无子的后妃,全心全意地照顾翊儿才好。当然,这个前提是,你真的已经想好了,不再把翊儿交还给嘉嫔。”

裴清殊听了,不禁看向儿子,眉头微皱,颇有几分为难。

“他现在年纪还小,要找养母的话,还多少能够培养出一些感情。若是等过几年,翊儿大了……那可就来不及了。”

裴清殊知道,傅太后也是一片好心。不过……

“那母后以为,该让谁来照顾敬翊比较合适呢?”

“那些低位的美人、贵人,自然是不够格的。而且她们也都还年轻,八成都还想着自己拼一拼,不会尽心抚养翊儿。”

裴清殊点头道:“母后说的没错,可高位后妃,都已经各自有了子女……再往下,就只有一个擅长用毒的敏妃,儿子不放心她。”

“敏妃自然是不行的。那……宜嫔或者僖嫔呢?她们两个入宫时日也不短了,正好也是时候提一提位份了。”

要说和谢嘉妃的关系话,那自然是魏僖嫔比较合适了。裴清殊听说过,她们两个向来走的比较近。

只是出了先前魏僖嫔害得皇后难产的事情之后,裴清殊总觉得僖嫔这人不是很值得信任。要让她来替自己养儿子的话,裴清殊怕魏僖嫔把孩子给教歪了。

“宜嫔为人倒是正直,不过朕隐约记得,她似乎和嘉嫔有些过节,不知能否放下成见,将翊儿视如己出。”

“稚子无辜,宜嫔若当真良善,就不会将与嘉嫔的恩怨,迁怒到翊儿身上。”

裴清殊点点头道:“母后言之有理。这样吧,在正式决定翊儿的养母之前,就暂时先将他寄养在您这里。这些日子,您和皇后商量一下,看看选谁比较合适。前朝还有许多政务要忙,这件事情,儿子就交给您了。”

傅太后慈爱地微笑道:“放心吧,殊儿。这一次,母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

大齐与北夏正式交战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从大齐嫁去辽国和吐蕃的襄仪公主、靖仪公主纷纷来信,询问母国可需自己的帮助。

裴清殊亲笔给她们回了信,感谢她们心中始终惦念着大齐。不过目前,大齐暂时还不需要他国出兵援助,只要请吐蕃的赞普帮裴清殊牵制住与匈奴有姻亲的大宛,让大宛不要出兵助夏攻齐就好。

至于辽国,过去辽国向来和北夏走得很近,裴清殊对他们还不够放心。只要辽国能不帮着北夏攻打大齐,裴清殊就已经很满足了。

其实两位公主来信,除了心系母国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们也要为自己考虑。

她们嫁去异国,最大的依靠不是自己的智慧或是美貌,而是母国强大与否。

只有母国强盛,她们的腰杆子才会直,在夫家说话才够硬气。

所以,帮助大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帮助她们自己。

不过,裴清殊并没有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这两位甘于为了国家,去别国联姻的公主,裴清殊心中很是感激。

裴清殊心里很清楚,这两位公主的大义,还有不断向北夏传递假消息的安郡王裴钦墨,都为大齐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就算是为了报答他们,这一仗,裴清殊也必须赢。

……

雍定六年六月十七日,在北夏出兵攻齐的半个月后左右,礼亲王派出去的人,顺利将太上皇和林太后等人从行宫里接了回来。

裴清殊得知之后,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虽说他早有开战的准备,提前让人加强了行宫的防卫,不过为了不让韩歇等人察觉出异样来,裴清殊一直隐忍不发,没有让人将父母和长女接回宫中。

现在他们都平安回来了,裴清殊就不用再担心他们会被奸人所挟持,用做人质了。

自从去年春天婉晴出事,被裴清殊贬去行宫之后,婉晴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过裴清殊了。

裴清殊设想过很多次父女重逢的场景,不过等真正见到了才发现,此时此刻的感受,和他设想中的都不一样。

那是一种……十分复杂的心情。说不上喜悦,也说不上厌恶,他绞尽脑汁,竟然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父皇!”婉晴跪在裴清殊面前,向他端端正正地行了一个大礼,“以往女儿年纪不懂事,做了许多错事,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还请父皇原谅女儿,女儿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

婉晴到了行宫之后,用很长的时间接受了现实,又用了更长的时间,去认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在半年之前,她便开始向裴清殊写信。因此,虽说婉晴现在和之前最后一次见裴清殊时相比态度变化很大,裴清殊也并不会感到如何惊讶。

“你知道错了就好。等过些日子,父皇忙完了,便亲自带你去襄乐宫,向你婉玉妹妹赔罪。”

提起“婉玉”二字时,婉晴的眼神不自觉地闪躲了一下。她下意识地看向与她十分亲近的祖父,颇有几分抵触之意。

太上皇却并没有替她开脱,而是对裴清殊的话表示赞同:“是啊,晴儿,你父皇说的没错。你做了错事,还没有亲自向你妹妹赔不是。以前她还小,什么都不懂。现在她已经会说话了,你和她好好说,她会听明白的。”

婉晴羞愧道:“是,婉晴明白了。”

“既然回来了,你便先随你皇祖母住在永寿宫里吧。”裴清殊说着,颇有几分不确定地看向林太后,“不知可会扰了母后的清净?”

“不碍事。”林太后简短地说了这三个字之后,就向婉晴伸出了手,“走了,晴儿。”

婉晴看了裴清殊一眼,见裴清殊点头,她才向裴清殊行礼告退。

太上皇见气氛略有一丝尴尬,便笑着替林太后打起了圆场:“哈、哈哈,你母后知道你政务繁忙,怕打扰了你处理政事。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殊儿你忙你的,你忙你的。”

裴清殊含笑点了点头。

……

燕京城外,北夏军队驻扎之处,左贤王董木合皱着眉头,对着桌上的地图沉思。

这时,一传令兵上前来报:“殿下,右贤王来了。”

董木合点点头道:“让他进来。”

呼韩邪优哉游哉地走了进来,笑吟吟地问道:“王兄这么急着请我过来,不知有何要事啊?”

董木合拧着眉头说道:“呼韩邪,你也看到了,一个废都燕京,打了半个月了都还没有攻下来。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攻入长安啊?!”

呼韩邪寻了个位置坐下之后,边抠指甲边说:“我正也奇怪着呢!王兄手下不是尽是些猛将吗?怎么一个个的,都这样没用!”

董木合闻言不禁有些颜面扫地之感,不过想到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人,也只能忍下这口气,对呼韩邪说道:“先不说这个。你不是说那个齐国的王爷从小生活在燕京吗?你去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攻下燕京的法子,比如哪个城门的守卫比较薄弱。反正让他知道什么就赶紧说!再不快点的话,齐国派出的朝廷军可就要到了!”

“到就到了呗,王兄莫不是还怕了他们不成?”

“本王才不会怕他们呢!只是如果在他们来之前,还不能攻破燕京的话,我们就会显得被动许多。只要攻占了燕京,这一仗,我们就胜了一半了!”

“行吧,那我回去问问。”呼韩邪站了起来,临走前顺走了桌子上果盘里摆着的一只梨。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