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35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呼韩邪当初错信了裴钦墨,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了解真正的裴钦墨。

对于裴钦墨来说, 他对左逍的爱固然重要, 可是摆在爱情之前的东西还有很多。

比如,家国。

他是绝对不可能为了保住左逍一时, 便背叛大齐的。

而且裴钦墨十分清楚,事情到了这个地步, 呼韩邪已经恼羞成怒。

就算他告诉了呼韩邪真相, 呼韩邪也不会相信。哪怕是相信了,也不会轻饶了他们。

所以他只能咬紧牙关,坚持说自己不知道。

呼韩邪见他这般嘴硬, 不禁气愤不已。

他指着左逍,对身侧侍从吩咐道:“去, 把这个女人拖下去!告诉将士们, 只要打了胜仗, 便让他们一起玩儿大齐的世家贵女!”

草原的女子大多不修边幅,所以匈奴人向来喜欢□□柔弱娇美的汉家女子, 尤其是冰肌玉骨的世家贵女。

要是放在平时, 有机会品尝这么样的一个美人, 这些匈奴将领们早就乐疯了。

只可惜现在, 他们并没有这个机会“享用”。

大齐主力军突然发力, 打了匈奴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还不算, 据信兵来报, 原本正在“平叛”的毅亲王和倪俊逸突然从两侧出兵。加上盘踞在北方的傅然和左宁, 看这架势, 分明是要对北夏大军形成四面夹击之势。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裴钦墨再招不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呼韩邪气得浑身发抖。

他提着剑快步走进裴钦墨所在的营帐,朝着他的腹部狠狠地刺了一剑。

副将见了,不禁着急地说道:“殿下,您现在就算是杀了他泄愤,也是无济于事啊!不如留着他当做人质,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用来保您的性命……”

呼韩邪知道副将说的有道理。他用*屏蔽的关键字*似的目光瞪了裴钦墨一眼后,便吩咐下去:“让人给他止血。若是让他就这么*屏蔽的关键字*,未免太便宜他了!”

“那殿下……可要给他吃的?”

“用不着。”呼韩邪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

和几个心腹对着舆图研究了一番之后,呼韩邪决定从西侧突围,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撤回北夏。

东侧领兵的是裴清殊的皇长兄毅亲王。毅亲王虽然断了一条手臂,可他天生力大惊人,曾经多次击退匈奴,在北夏军中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人物。

相比之下,西侧的倪俊逸就显得不是那么出挑了。

柿子都捡软的捏,行军打仗也不例外。从敌方实力相对来说最为薄弱的地方下手,乃是常理。

不过呼韩邪能想到的事情,容漾自然也能想到。

容漾早就预料到了呼韩邪可能会选择从西侧突围,所以当初在向傅然和左宁传递消息的时候,容漾便让傅然南下和他们一起*屏蔽的关键字*呼韩邪之时,先和左宁分开,稍微向西南方向偏斜一些。这样支援起倪俊逸他们来,也更方便一些。

呼韩邪和倪俊逸一个向西北,一个向东南方向行去,两军很快便对上了阵。

虽说倪俊逸手中只有三万人马,比呼韩邪少了一大截,不过呼韩邪后有容漾的十万大军追击,东有勇猛过人的毅亲王步步紧逼。

倪俊逸虽然并不算是名将,手中的兵也不算多,可他是延和二十一年的武状元,不仅武艺过人,还治军有方。匈奴人遇上他之后,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而且对于倪俊逸来说,他不需要大破匈奴。他只需要拖延一些时间,等傅然带着援兵赶来,这样就足够了。

呼韩邪这个时候,简直恨*屏蔽的关键字*容漾的狡猾——如果前来支援的是左宁,呼韩邪还可以想办法用他女儿左逍的性命要挟左宁,让左宁放他一马。

可是傅然其人,呼韩邪曾经和他打过交道,他知道傅然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果然,傅然赶过来之后,便立马对北夏军队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之后不久,就连容漾的主力军都追赶了上来。

在所有人、包括呼韩邪的印象当中,容漾都是一个白衣翩翩,擅长与人谈笑风生的文雅公子。

可是让呼韩邪没想到的是,这一仗容漾竟然身先士卒,亲自领兵,冲到了阵前。

不仅如此,容漾还弯弓搭箭,一箭射杀了北夏最勇猛的前锋延术。

这个时候呼韩邪才意识到,自己空有一肚子的计谋。

若是单论武艺的话,他恐怕还不如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容漾。

眼看着自己已经陷入了绝境,呼韩邪知道,自己不得不按照心腹的建议,利用裴钦墨的性命换自己一命了。

当容漾看到裴钦墨浑身是血、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推上阵前的时候,容漾并不觉得惊讶。

早在裴钦墨传递完消息,不声不响地离开之后,容漾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

只是,就算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当容漾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呼吸一窒。

裴钦墨不仅仅是皇子,是王爷,他还是与容漾年纪相仿的表兄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

他们志趣相投,关系甚至比亲兄弟还要亲近。

曾几何时,容漾还将四皇子视为明主,想要尽自己所能辅佐他上位……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不再无话不谈了呢?

容漾转眸看向裴钦墨身边的红衣女子。

是了,是在他知道,裴钦墨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女人之后。

左家女子乃是女帝的后人,为了防止左氏女子再次窃国,宫中早就有了皇子不能迎娶左氏女的规定。

可裴钦墨却偏偏为这个女人着了迷,还为她做了那么多的傻事……

当时的容漾已经为裴钦墨筹谋了不少的事情了,但他在知道裴钦墨和左逍的事情之后,还是当机立断地放弃了裴钦墨,选择投靠裴清殊。

因为他当时的决定下得太过果断,不光是裴清殊,包括裴清殊身边的几个心腹,都觉得容漾太过冷血无情。

可是容漾从来都不曾后悔过自己的决定。

因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

国家国家,有国才有家。

大齐积弊数年,困境重重,若是再无明主出现,等待大齐的必将是一条不归路。

可是……容漾当初放弃裴钦墨的时候,虽然无愧于国家,可在他的心里,却是有愧于裴钦墨的。

所以在当年裴钦墨出事之后,他们之间便很少再走动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容漾本以为自己和裴钦墨已经形同陌路。

可是就在他一身银色盔甲,高高在上地立于马背之上,看着对面那个如同一只蝼蚁一般被敌军捏在手里的血衣男子时,容漾发现,自己竟然心痛得不能呼吸。

毕竟年少之时,他们曾经那般要好过。

呼韩邪被逼到绝境,已经杀红了眼睛,用剑指着裴钦墨大声喊道:“容漾,你快让人给本王让出一条路来!不然本王便杀了裴钦墨,还有这个女人!”

容漾没有说话。

他只是隔着千军万马,远远地望着裴钦墨,眼底满是悲伤之色。

裴钦墨却是微勾嘴角,轻轻地笑了一下。

不用容漾开口,裴钦墨便已知道了他的选择。

和歼灭匈奴这样的奇功相比,他这个弟弟、这个曾经的好友与知己,又算得了什么呢?

裴钦墨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容漾不是会感情用事的一个人。

明明容漾对令仪那样好,看起来温柔又多情。明明裴钦墨看起来总是冷着一张脸,不会给予任何人一点温柔的样子。

可是事实上就是,容漾的心,要比裴钦墨冷得多,硬得多。

裴钦墨都明白,可他并不怪容漾。

他只怪自己,当年没有足够坚定地选择放弃皇位,没有足够坚定地违背母亲的意思,坚持迎娶左逍为妻。

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的错。

既然如此,就让他来承担这一切过错的后果!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裴钦墨突然用力挣扎起来。

不过他挣扎的目的,不是为了逃跑,而是利用架在他脖子上的那把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呼韩邪和左逍距离裴钦墨都很近,可是在呼韩邪察觉到他的意图时,已经来不及了。

鲜血染红了左逍的裙摆,和她的红裙几乎融为一体。

左逍白皙的脸颊上,也溅上了几滴殷红的鲜血。

在呼韩邪的大声咒骂中,左逍吃惊地看着裴钦墨,浑身颤抖着。

裴钦墨用尽浑身力气,朝她微微笑了一下,断断续续地说道:“逍儿,对不起……这一世,我对不起的人太多,可是已经来不及补偿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左逍摇头道:“不,我不要你跟我道歉!我只要你好起来,我只求你活着!等你好了,你才有机会补偿我啊!”

“别、别哭……”裴钦墨想抬起手去替左逍擦一擦眼泪,可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个力气。“逍儿,没时间了,你听我说。你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不管经历了什么,都要为了自己,为了安儿,活下去!”

看到裴钦墨这个样子时,左逍的确有过一瞬间想要轻生的念头。

可是在听裴钦墨提起敬安的时候,左逍心中一痛,轻生的想法顿时消散了许多。

是啊,他们还有敬安,还有那个苦命的孩子……

如果他的亲生父母双双死去,对他来说,该是怎样致命的打击?

“先前你我……虽是演戏……可我也明白,过去的那一段情,你早已决心舍弃。”裴钦墨断断续续地说道:“你对宋池,终究是上了心的。所以……若有来世,我不会再纠缠你了……可我依然会爱你,永远,永远……”

左逍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摇头。豆大的泪珠从她脸上悄然滑落,如同裴钦墨渐渐消逝的生命一般,无声又无息。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