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路坦途 》臧福生

第八十一章 坑!坑!坑

轮到张凡和王亚男收病号了,专家门诊是陈琦。正好有一个离退休的老干部右膝关节变形,陈琦动员了好久,才同意来做膝关节置换术的。

就目前而言,膝关节置换术比髋关节置换术的难度,高一个等级。虽然陈琦是副主任,可是主任王德华还没有放手让他主刀做换膝关节、换髋手术和腰椎手术。

两人关系不错,可在业务上,这些都是主任的自留地,根本不会让别人插手的,陈琦年纪和王德华差不多,已经到了出成绩的年纪,他也在找机会,找一个突破的机会。张凡的到来,让他看到了机会。

传说张凡曾在骨一科主刀了换髋手术,把两个主治吓的不敢进关节组。那今天这个膝关节,张凡要是也做下来,老王也就没有在阻止他的理由了。陈琦不想把关系弄的太僵,可这种大手术的利益太大,由不得他不动心。

老高有个李琼,老王有个牛海玲,这都是省级器械商的级别。而他呢仅仅就多了一个副字,器械商的级别立马下降了好几个级别。上次他孩子去海岛玩,他的器械商连个机票都出的很不痛快,就是因为他带给器械商的利润还不够大。

这个离休干部据说是解放前的老工人,这种级别的老人不多了,全市超不过三十人。老头九十多岁,还精神的不行,这两年膝关节不行了,走不成路了,身体才开始慢慢变的差了起来,家里为了让老头多活几年,最后同意了换膝手术。

老头三个儿子三个女儿,老伴早早的就去世了。家里三个儿媳和三个姑娘全职伺候老头生活,为何如此孝顺,只有一个原因,老头工资太高了。

一个月一万多的工资,住院吃药还实报实销。别说儿媳女儿了,就连隔壁的邻居都要讨好他,一个月报销个十来万的医疗费,一点问题都没有。

科室里,老头儿子拿着住院单子来到科室,“麻烦问问,谁是张凡,张医生。”

“哦,我就是。”张凡接过单子一看,乖乖!直接开的是特需病房的套间,查房还得专门去特许病房。

“家里老爷子年纪大了,住这边不太方便,就麻烦张医生了。”他儿子说话很客气。

“行,我现在就过去给老爷子查体,开单子。要不你先过去,我后面马上就来。”

“好的。”

张凡知道是膝关节的病号,好几个月没正经做手术了,他也手痒的厉害。“王亚男走,我们去特需病房查房,来了个新病号。”

“什么病号?”

“手术病号。”

“那住特需不麻烦吗,要我们天天跑。”

“走吧,说着些有用吗。”张凡和王亚男出了外科去了特需病房。

特需病房的最大套间里,一个挺精神的老头坐在轮椅上,几个女的正在整理床铺。如此奢华的病房还要整理,真的生活质量好高啊,张凡暗自嘀咕着走进了病房。

“哦,医生来了,快请进,陈主任没来吗?”其中一个女的看张凡和王亚男比较年轻,就问道。

“我们~”王亚男要说话,让张凡把她的话给压下去了,能住这个套间的非富即贵,没必要为一句话给自己找麻烦。

“我们先来做个初步的检查,后期主任他们就会来专门查房的。”张凡随口说道,然后拉着王亚男走了进去,他抓着王亚男的胳膊捏了一下。

王亚男看了看张凡,就再没张口,她也就是偶尔耍耍性子,真惹张凡生气了,她练手的机会就没了。

老爷子,耳朵有点不少使了,得大声说话,张凡做了一个基础体检,心脏、血压各方面都还可以,就是右膝关节变形的厉害,都快翻转了。家里的男人都挺客气,不过几个女人眼窝子有点浅,趾高气昂的,看张凡和王亚男两人年轻,语气也不是很好。

张凡检查完了就拉着王亚男走了。“你就不能有点骨气,她们几个什么样子,嘀嘀咕咕的,以为我没听到!”

“那又能怎样,和她们吵架?有点肚量不好吗?非得把自己拉到和她们一个水平了吗。姑娘,有时候难得糊涂也是一种境界,天天保持战斗的姿态,老的会很快的。”

“哼!”

科室里面,陈琦看张凡他们回来后,就当着大家的面说道:“张医生,怎么样病人还可以吧,你既然单独一个组了,这个手术有把握吗,挑哪个医生做你助手你做主,我全力配合,你就是想让主任做你助手我都可以给你去说。”他说的很模糊,就是想引起科室其他医生的好奇。

“呵呵,病人情况基本还可以,要不陈主任你帮我掠阵?二、三助手你决定?”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好,今天我这个老家伙就当一次你的一助,其他人我也给你配好,我倒是要看看张医生的手段如何。”张凡的话,说到老陈的心里去了。

陈琦特别希望张凡能做下来。配的一助是他自己,二助三助分别书袁涛和罗金。陈琦也不怕老王不高兴,反正是他说的要掂量张凡,只要张凡能做下这台膝关节置换后,老王要还不放手,下面的医生他都没办法交代了。

骨一科的住院医生都开始做置换手术了,你老王还死霸着不放,以后看你咋做这个主任。就算是放手,也的先放给他陈琦,毕竟科里面主任下来,就他的资历是最高的了。

这真的是一场智商的较量。

晨会后,王德华看着手里的手术单子半天没说话。“这台手术是不是有点太大了。”他用商量的语气指着张凡的膝关节手术对陈琦说道。

陈琦掩饰的很好,他笑着说道:“应该没问题,我专门问过骨一的老李,这小子换髋做的特别溜,你要是不放心,你上台子我下来。要是不行,你直接上手就可以了。”陈琦准备把这个事情定死。

“再说了,真要做不下来,看他老高还嘚瑟不,满世界吹得张凡多牛多厉害似得,好像就属他老高眼光最毒似得!他大弟子在骨二科下不来台子,看他以后还怎么说,都成笑柄了。”

“恩!那就这样吧,明天的手术我上台子看看,实在不行我就把他替换了。”他自己的自留地用来掂量一个住院医,老王有点肝疼。但是和老高比了一辈子,能让老高丢人,他也愿意。陈琦就是抓住他的这个心理,挖了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