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15章:最美的姑娘

‘南珺’回来的时候,顾长安正在霏云阁后院架火烧烤,那几个看守他的护院跟他一起吃肉喝酒,旁边还围了一群霏云阁的姑娘。

一般她们只在前堂做她们的‘生意’,不会来这杂乱的后院,今晚不知是谁偶然瞥到后院中的顾长安,就一群一群地光顾这里,当然是冲着荀韶祺那张绝美的脸来的。

烤肉的香气飘满了整个庭院,姑娘们都围在他旁边,被他说的话逗得娇笑声不断,后院的其他护院小厮也过来凑热闹了。

顾长安拿把刷子给手上的一大把肉串刷蜂蜜,玩闹着应声:“诶,你要鸡翅膀啊,好啊,谁让你长得漂亮呢,给你给你好吧……”

“长安哥哥~难道我不美吗?我也要啊……”

“你美你美你最美行了吧,还有一个翅膀呢呐给你……”

“哇,这里还有这么个大美女呢,我都没看到,这一把肉串都给你……”

姑娘们和他嬉笑,闹哄哄地抢他烤的食物,“那长安哥哥这个鸡腿你给谁啊?”

他顽皮地说:“当然是给最美的啦~”

“那是给我的对不对?”“给我的!”“长安哥哥给我!”

他挥着手里最后一个鸡腿,抬头看见南珺立在火堆前,他的脸色立马变了,从玩世不恭到惊讶再到惊喜,最后只剩一个温暖的笑,直接把鸡腿递给她。

南珺没有接。

这时兰姑来赶人了,她一直在前庭注意着,因为莫离南珺不在,她不好对顾长安怎么样,眼见他把自己的‘摇钱树’们诱到这里来玩闹,只能憋着气,直到这会儿见南珺来处理他了,她才趁机出面,吆喝道:“这一个个干嘛呢?前面客人还等着呢!你们这些小浪蹄子!还不快去招待客人!”

姑娘们娇嗲地抱怨着散去了,其他人也都很有眼力见地走开,让他们独处。

他们一上一下四目相接,南珺不动也不语,更看不出她有什么情绪。

顾长安一直举着鸡腿,手酸了:“你不接的话,我这样会很尴尬诶,听话,吃吧,可香了。”

她接过鸡腿,大大方方地在他旁边坐下,嗅了一下香喷喷的鸡腿一口咬下,动作并不粗蛮反而显得可爱,她说:“你真是有兴致,在这生篝火烤肉,不过味道的确不错……”

“吃肉喝酒才爽嘛,要不要来一口?怕不怕醉?”他递酒坛子给她,调皮地笑,又突然想起莫离说的她中毒的事,于是刚递过来就收回去了,抱着酒坛子,双颊有些醉酒的红晕,低头不语,显得低沉起来。

“怎么了?”她看他情绪陡转,觉得奇怪。

他说:“那谁说……他们给你下了毒……”

她明白了,对他一笑,眼中却含泪,“嗯……没事,这是他们惯用的招了……你不用为我难过,身为细作,生死早置至于度外了,作为有叛意不够忠心的细作,那就是只有死路一条……喂了毒也好,不然他们还得囚禁着我,这下好歹我还能出来看看你……”

她凄婉又豁达的样子,让顾长安更觉心酸,看着她,入了神。

她拿过他抱在怀中的酒坛子,举坛喝了一口,放下坛子,用水袖擦了下嘴,一转眸,眼中泪水晶莹,可就是不掉下,她倾诉道:“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就让我成了细作,我一直很想脱离这可怕的身份,也逃过也自杀过……都没有用……但其实……在逃避的时候,我是很自责的……”

“为什么会自责?你有权利向往自由啊,你有权利拒绝你不想做的事。”他道。

“我知道,我有为自己着想的权利,但我不应该……其实现在想想,我真是后悔,我不应该做背叛罗云门的事,尤其是在这种关头,我怎能失了分寸?”

“你一定觉得细作很可怕很可恶吧?的确,他们真是不择手段不讲人情!可是,他们不得不如此,而且罗云门中人无一是为自己的,他们都是为了南晋……他们哪个不是出身很好的公子小姐?却从小被送进残酷的罗云门受训,从此隐姓埋名,不得与家人接触相认,为了完成任务,他们伪装成一个个身份,或是别人的属下,别人的朋友,别人的妻子,别人的丈夫……可他们却不能真的与人建立这些再寻常不过的关系……他们永远藏在暗处,永远伪装,百变千面,有的时候就连他们自己都会忘了自己是谁……直到下个任务来临……他们也不是天生就会杀人的,很多在第一次杀人之后都会被自己吓哭……最后,他们也没法获得一个好下场,更别提成就什么,大多都死在无人知晓的角落……他们会后悔吗?可能会吧,但他们大多都坚持到最后了,他们没有逃避……”

“不光是罗云门,其实万朝宗也一样,即使是敌人,我也不得不说一句佩服……你不是荀韶祺,你可能会不懂,而真正的荀韶祺,那个万朝宗宗主,堂堂北梁皇长子七珠亲王,竟能在敌国隐姓埋名,扮一个受人轻视的宫廷乐师,一潜伏就就潜了六年!真是可恶又可敬!”

她说着,细觑他的神色,仍有试探。

他开口了,深沉道:“其实我懂的。这种为了守卫国家,为了自己的信仰,舍身忘死,义无反顾……”

他莫名地感觉到热血在身体里翻涌,不禁回忆起自己的军旅生涯,那一场场搏斗厮杀,他一次次看着自己的战友在面前倒下,他们也有心心念念的亲人,也本可以生活得无忧无虑。

他想起自己穿越前,队长身中数枪,拼着最后一口气,用鲜血淋淋的手将那块国宝古玉交到他手上……

队长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亲吻臂章,那上面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徽……

“国家太平时,谁都可以安享太平,只有他们不行,他们永远得保持警惕。”

“国家有难时,谁都可以退缩,只有他们不能,他们永远得冲在第一线。”

……

她说:“我想,是我错了,我太自私了。北梁对南晋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引燃战火,如此危难关头,任何一个南晋人都不能退缩的,更何况是罗云门的人呢?”

“南晋国力衰弱,如果开战,民不聊生,国将不国……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防御备战的同时,用一切办法阻止北帝南侵!哪怕是暂时的和平,也能给南晋喘息的机会啊,这样我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壮大自己,保护自己……”

顾长安上身失重前倾,靠倒在她肩头。

她愣了一下,身体一僵,虽然是从一开始就设计与他发生亲密关系,可其实当晚他被打晕了,根本什么都没发生,她也没跟他有过亲密之举,不,她没跟任何人有过亲密之举,除了她前世的丈夫……

他却……

难道……

她忍不住乱想,怕他接下来还有动作,转头看他,见顾长安已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安稳恬静,一点也不聒噪,也不嬉闹了,身上有浓烈的酒香,睡颜却如稚子。

她发现他面上有些异样的红,不像是单纯的醉酒,就伸手探了下他的额头,烫得吓人。

这是染上风寒,发烧了……

她抬头望月,一脸的生无可恋。

自己煽情煽了这么久,他就这样昏睡过去了!究竟有没有听进去啊喂?

她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可是这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