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英美)作死大师 》碎碎饭

从天而降的锤子?!

“麦克……”女人悲痛地跌坐在地上,眼里渐渐没有了神采。

当那道白色的光亮散去后,那颗水晶化为了细腻的粉末,贴在男孩的身体上,慢慢侵入了青色的皮肤里。

白菜少侠不为所动,站立着,眉头紧凑,不见轮廓的脸,很是严肃。

查课福蹲在女人身边,手搭在她肩膀上,无声安慰着,但一双眼睛却直直地看着男孩。

直觉告诉她,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果不其然,当那水晶的粉末被男孩吸收完全后,他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那锋利的指甲跟牙齿,在白菜少侠轻轻一跺脚的威力下,颤抖了几下,就掉落了,属于人类的牙齿跟指甲,又重新长了出来。

紧接着,男孩儿快要秃噜皮的脑袋顶上,也生出了黑棕色的细软头发,浑身粗糙发青的皮肤,变得有弹性,光泽白皙起来。

女人见此,捂住了嘴,眼泪又一次决堤,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却还是慢慢爬着过去,抠出男孩,紧紧抱在了怀里。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去阻止她拥抱自己的孩子。

白菜少侠也没有。

“妈妈?”男孩醒了,正眼就被泪水淹没了。

女人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个遍,发现是自己的孩子没错了,便猛地抱住了男孩,哭得撕心裂肺。

男孩开始还懵懵懂懂,不解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这样失控,可当脑海中的记忆开始回笼时,他颤了颤,眼帘一垂,就紧紧回拥着自己的母亲,也哭了。

这感人肺腑,且皆大欢喜的结局,让查课福觉得神清气爽,仿佛再去面对着满大街的丧尸时,也有了动力。

“啊打,啊打!”

白菜少侠向查课福伸出了手,显然是想跟她建立友好和谐的关系。

查课福乐见其成,立马伸出手搭了上去:“白菜少侠,你是想跟我合作吗?”

白菜少侠点头,同时手里不断比划着。

“啊打打,打,啊打——!”

虽然不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查课福脑子却突然好像跟他建立起了一根沟通的电线似的,此刻他的想法,她也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你是想说,你我联手对付丧尸,我去把它们引过来,你用花粉将为他们治疗?”

“啊打!”正确!

“好,那么,我们……”查课福话没说完,刚想走,白菜少侠就拉住了她。

白菜少侠:“啊打!”

“你想让我等一下?”

点头:“啊打。”

查课福有些疑惑,但还是听话地站住了脚跟。

白菜少侠满意地点点头,颇觉查课福是个可造之材,看向她的眼神都不自觉带着欣赏。

只见白菜少侠忽的撅起屁股,嘴巴嘟起,双眉紧皱,好似在酝酿着什么。

突然,一声爆.破的声音从白菜少侠的屁股喷出,淡淡的青草香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啊打——!”

去吧,我的奇妙种子!

随着白菜少侠一声大喝,一颗五彩的石头子儿似的东西从他口中喷出,直直的往天空射去。

片刻后,那颗种子在空中炸裂,刺眼的光芒开始照耀了整片纽约城,人们都好奇地抬头看向这个奇观,就连身后还跟着跑的丧尸都忘了。

查课福皱眉,看着白菜少侠,仿佛在求一个解释。

白菜少侠嘴角噙笑,一脸的高深莫测,没有主动为查课福解惑。

约等了三分钟,那对母子也早就找了地方藏起来,不远处的漆黑公路上,突然扬起阵阵的尘土,吵闹的声音即使离得远也是能听清楚的。

“啊打——”白菜少侠长舒一口气,笑意更深。

心里感慨:

不愧是奇妙种子,此物一处,穿至云深出,绽耀目光芒时,必有千军万马来见,且唯听他号令。

查课福凝神看着,待那群不明物走进了,烟雾散开,才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

原来,这是一群植物大军,还正好是刚刚从托尼家越狱的那一批。

为首的一朵高大的向日葵,第一个上前,立正站好,行军礼,声音铿锵有力:

“啊喵呀喵,喵喵,喵——!”

查课福差点儿笑喷。

白菜少侠,血红披风风掀起,扶摇直上,衬得他现在很是威风。

他点点头,语气破为深沉:“啊打,打打啊。”

拍了拍那向日葵将军,白菜少侠将查课福介绍给了他们。

也不知道白菜少侠说了什么,总之那群植物大军在听完白菜少侠的介绍后,皆是眼里充满了敬畏,闪亮亮的大眼睛如炬地看着查课福。

这场面,任谁意见了,都是有些发憷啊。

查课福定了下神,问道:“白菜少侠,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咱们出发吧。”

白菜少侠目光一凛,点头。

顿时众植物齐声高喊:“啊打——!”

嗯,就这么一小会儿,就把自家老大的口头禅学会了,这群小弟的素质不错。

一人跟一群植物“交流”后,制定出来的计划十分的简单。

详情如下——

查课福率先走出了小巷子,顶着来回奔命的市民的惊异目光,拿出了从音响点偷来的喇叭,点放了一首歌。

当炫酷动感的音乐开始在这个城市炸开时,丧尸大军就开始有目的地往查课福的方向靠近了。

人们惊恐地看着,有几个身材壮硕的年轻人,想要上前来将查课福拉走,却是硬生生被那越聚越多的丧尸给吓了回去。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嘿,留下来!”

托尼在空中飞着,跟着一群丧尸赶来,听见这音乐,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往下一看,更是让他差点儿没有跌下去,摔个跟斗。

只见丧尸乌压压一片,将查课福围了个水泄不通。身上皆是腐肉,腥臭,发黑的血水。

尖利的牙齿摩擦着,刺耳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让人难受得想撞墙。

托尼着急得要死,一个俯冲就钻进了包围圈,伸手搂住查课福就飞上了天。

本来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查课福,这会儿倒是被托尼得给吓了一跳:“嘿托尼,你干什么?”

“你应该问问你自己,查课福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自杀?”钢铁面具下传出来的声音有些怒气,好似鸡汤里放了辣椒,微辣辣的,但又不至于让人爆.炸。

“我没做什么,就是想把丧尸都聚在一起,一并解决了。不然一个个找,太麻烦了。”查课福无所谓地耸肩,这让托尼好像更加不爽了。

他不再说话,带着人来到了一座大厦的高楼。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幽幽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嘹亮的女声从查课福随身带着的音响中传来,让本就有些烦躁的托尼更加暴躁了。

“嘿,可以把这个关掉吗?”

面具已经打开,托尼一双焦糖色的卡姿兰大眼睛,聚神的看着查课福。

但查课福却是拒绝了:“不可以,我还要靠这个吸引丧尸呢。而且植物大军也是靠这个找我,要是没了音乐,可就麻烦了。”

托尼抓住了关键:“什么?植物大军?”

他掏了掏耳朵,不可思议。

查课福往楼下一看,果然那群丧尸都被吸引了过来。

不远处,一群彩色的植物正奋力往这儿赶着。

查课福拽着托尼的胳膊,往植物大军的方向指了指:“你看,就是他们。”

托尼瞬间呆滞:“哇——哦,所以,这些家伙能干什么?”

有几个进化的丧尸,攀爬能力不错,直接趴在玻璃上就上来了。

托尼面无表情地放了一个炮,瞬间那丧尸就成了碎肉,哗啦啦掉了下去。

底下的丧尸,兴奋地捡着肉,一口一口吃得起劲儿,密密麻麻地堆在一起,让人看着就头皮发麻。

“他们能解除病毒的作用,让丧尸变回人类,”查课福回头,注视着托尼的眼睛,“有血有肉的人类。”

托尼伸出去的机械手的掌心处,具着能量光波,越来越亮……

“咯咯咯——”

一个丧尸猛然吼叫一声,闪电般扑了上来。

托尼忽的手掌一握,成了个拳头,能量光“噗嗤”熄灭。

“该死!”

一个拳头,那丧尸就被托尼给送到了楼底。

“也就是说,这些家伙,不用死,还有救?”

“没错。”查课福站在高楼边缘,迎风而立,宽大的短袖呼哧乱响。

“你看,他们要放大招了。”

托尼看了会儿查课福柔和的侧脸,心跳飞快,他闻言顺着看去,果然,是个大招。

背景音乐依然声浪不息:“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植物们大喝一声:“啊——打——!”

“轰——!”

八爪鱼似的脚深深的插进坚实的地面,击起飞石无数,尘埃万千。

白菜少侠,粗眉横立,暗自运气,身后的绯红披风无风而动。

细碎的砂石跟着气流已形成了旋涡,飞快地运转在植物们的周围。

“啊打——!”

忽然,白菜少侠一声吼,身后跟着的植物将士们,“噗嗤”一下,皆是头顶开花,颗颗晶莹璀璨的水晶在阳光下熠熠放光,夺目耀眼。

“那是……”托尼注视着这神奇的一幕。

“是解药,是所有人的解药。”查课福轻声道,含笑看着那群干劲儿十足的植物大侠们。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丧尸风波而被炸出来的超级英雄们,都默契地聚集在了大厦周围,默默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暗角里,一个红色波浪卷发的美艳女人,按了一下眼镜旁边的一个按钮,瞬间,查课福跟托尼的头像,就被录入了数据库,传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啊——打!”

白菜少侠雪白的面庞忽的涨起红晕,双钱紧握,血脉欲喷。

植物们头顶的光越聚越多,周围的旋风也越来越大。

终于,足以声震整个纽约城的怒吼爆.发:

“啊打——”

植物们集体高喊:去吧,奇妙种子!

瞬间,植物们头顶的水晶齐齐发射到了半空,紧接着,五彩的光芒开始如同烟花一般炸开,绚烂而梦幻。

晶亮如寒霜的水晶粉末开始在空气里弥散开来,如同为这个污浊的世界来了一场及时雨。

大家都被眼前迷人的景色给深深震撼了。

粉末飘飘洒洒,折射着阳光的暖色,以及耀眼的光芒。

查课福无意间一个回头,就看见托尼的眼睛里,装满了缤纷的星星,闪闪发亮。卷翘的睫毛,呆呆的,一动不动。眼睛的主人,正好奇地探索着这一切,神采里透出一股孩子劲儿。

不觉间,查课福笑了,前所未有的温柔。

丧尸们被水晶雨淋了个正着,僵硬的四肢开始软化,丑陋的外貌开始脱落,原本的面貌渐渐浮现。

人们灰蒙蒙的眼睛,开始变得有了色彩。

他们面面相觑,记忆在他们完全恢复过来的瞬间,就如同潮水一般袭了过来。

当然,这些记忆并不是愉快的,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的。

有人失声痛哭,有人暗自庆幸。

不管什么时候,大多数人都是不能原谅自己曾经所犯过的错误。

即使那个时候,他一无所知。

人群,一片嘈杂。

超级英雄们能救你的命,但是,却不能将你的心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