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黑破坏神之野蛮人小白 》孑瓜不弓虽

第六五三章 最强反迷信战士诞生

  如果说拉扎鲁斯和基德的狠是对别人,那科尔亲卫长的狠就是对自己了。

  相比之下,拉扎鲁斯和基德的那种狠就有些幼稚了。

  说实话,看着科尔因为那一记牺牲而喷出了鲜血,张小白都感到了一阵头皮发麻。

  “这种打法……恐怕在战场上没法持续多久吧……”忍不住张小白就说出了声。

  虽然张小白自己也喜欢喷血,还是自爆的忠实爱好者,但是张小白的自爆是为了以后可以不用自爆啊。他的自爆是为了能够拥有更加强大的技能,更加光明的未来。而科尔的自残却是单纯的为了最求高伤害的单方面自虐……

  “作为教皇的亲卫长,我的任务只是保护教皇而已,并不需要太持久的战斗力。”收回了自己的裂云之后,亲卫长似乎又变成了平时的那个老实人,举手投足之间还总是给人带来一种绅士的格调。

  “呃……那你为了教皇使用过几次牺牲了呢?”张小白有些好奇的问道。

  “一……不,一次都没有吧。”犹豫了片刻,转过头来的时候,科尔竟然给了张小白一个惨淡的苦笑。

  张小白:“……”

  看着亲卫长的表情,张小白有些怀疑,难道是他又引发了一个哲学问题?

  就在张小白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将已经聊死的天再救活的时候。

  科尔却是再度拿出了自己的裂云,一步步的向着拉扎鲁斯的方向走去。

  “等等等!别杀!”眼看着亲卫长已经举起了自己的屠剑,张小白赶紧喊道。

  “他的灵魂已经有一部分献祭给了恶魔,所以准确的来说,他已经不能算作是人类了。”手上的动作一顿,亲卫长转过头来向着张小白解释道。

  “那就更不能杀了!”看着科尔又想挥剑,张小白赶紧再度制止道。

  科尔一愣,收起长剑一脸疑惑的看向了身后,等着张小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亲卫长先生,你不是正在寻找这样一个答案吗?难道你想要让这个开启幕后大门的钥匙,就这样折断嘛?”没等张小白出声,米拉的声音却是恰好从洞室的入口处传来。

  在感受到了另一边那位7阶的傀儡身上的气息已经完全衰弱了下去之后,瓦瑞夫也是带着米拉等人走了过来。

  “米拉殿下,您的意思是?”科尔皱着眉,似是懂了什么。

  “教会究竟是否真的代表了正义,为什么拉扎鲁斯这么多年以来的行为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为什么……他明明已经将灵魂献祭给恶魔,还可以回到崔凡克?”米拉一件一件的细数着,每一件都是科尔心底无法释怀的困惑。

  “科尔亲卫长,拉扎鲁斯不正是这一切的关键嘛?难道你想让一切的真相,就这样在你的一剑之下,再度被掩埋起来嘛?”带着审视的目光,米拉十分认真的盯着科尔的双眼。

  手中的剑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科尔知道,只要他这一剑砍下去,教会的真面目可能就会永远的被隐藏起来了。而这一剑不砍下去,则是有着一定机会可以证明教会的清白,又或者……彻底揭开那圣洁的遮羞布背后所隐藏的肮脏与丑陋。

  科尔还知道,就在自己犹豫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便已经偏向了后一种可能。

  来到崔斯特瑞姆之后,这已经不是科尔的信仰第一次受到挑战了,但是自己的迟疑却是让科尔再度感到了一阵羞愧。

  难道,自己的信念就只是一层象征着圣洁的外衣嘛?

  再度握紧了手中的裂云,科尔对自己的内心发出了一声叩问。

  松手,抬头。

  “谢谢你,米拉殿下,小白阁下,我明白了。到时我会亲自押送着他,前去与真相对质的,去与我的信仰,我的坚持,我的内心做一个真正的……了结。”收起了手中的裂云剑,科尔亲卫长的眼中再没有丝毫逃避,剩下的只有坚定。

  虽然在上一次,科尔就已经选择了留在崔斯特瑞姆,等待着真相的浮现,但是其内心之中其实还是存在着一丝逃避和对于侥幸的期盼,或许自己的信仰还是纯洁的?

  直到科尔刚刚收起自己的武器之时,亲卫长才是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以往所坚信的,守护的,已经不在了。

  最真诚的教徒往往也是最严苛的洁癖患者,像科尔这样的信徒,是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的信仰出现哪怕一丝一毫的污渍的。

  因此,其实哪怕拉扎鲁斯的龌龊与教会的高层只是有着一丝丝的联系,也是科尔所绝对不能允许的。

  看着科尔亲卫长单手提着晕倒的拉扎鲁斯向洞外走去,张小白总有一种,世界上最大的反迷信战士诞生了的错觉。

  在科尔带着拉扎鲁斯离开之后,张小白也是掏出了自己的罗佳伯斧,打算给我们的伯爵先生也来一个真正的了结。

  张小白可不是唐僧,妖怪想要吃他的肉他还会念阿弥陀佛想要感化对方,再说面前这位康纳伯爵也不是漂亮的女妖精,给他一斧,已经是张小白最大的仁慈了。

  然而,正在张小白打算出手的时候,腹部已经被科尔亲卫长开了一个通风口的纽芬克却是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卧槽……你是僵尸嘛?这样了还能活?”看着内脏都流出来了的纽芬克,张小白有些头皮发麻的退后了一步。

  并不是害怕,而是实在太恶心了……

  虽然在鲜血荒地上,僵尸之类的不死生物张小白也是见过了不少,但是那些僵尸都是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尸体,和纽芬克这个…嗯,还不是尸体的新鲜货,在视觉上的冲击力绝对不是一个量级的。

  “他已经失去了灵魂,所以……如果说是僵尸的话,好像也差不多。”一直插不上话的8阶高手瓦瑞夫,终于找到机会刷了一波存在感。

  “小白你可千万不能小看他,别看他的生命值已经清零了,但是他现在也还是有着7阶的……实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