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贼之情绪系统 》黄泉路引

第二百四十一章 银狐福克西

而在僧之岛的新闻被报导后,德雷克罗萨发生的事很快便在大海上传开,王下七武海中的天夜叉多弗朗明哥在自家的地盘,还是在万众瞩目的斗牛竞技场,被人正面击败,这件事足够令无数的吃瓜群众津津乐道了。

而令世人们更感到惊奇的是,痛击多弗朗明哥的,正是在僧之岛上出现过的梦魇之主!

不过当时德雷克罗萨的人们并不知道杜恩的身份和来历,只是从杜恩和多弗朗明哥交谈中的只言片语中听到了“杀戮之国”的一些信息,因此便以“杀戮暴君”来称呼杜恩,并且随着街头巷尾的议论,这个称号在新世界也迅速流传了开来,经过几天时间的发酵,在新世界这个地界,“杀戮暴君”的称号知名度还要远远大于“梦魇之主”。

每当议论到多弗朗明哥,也必定会谈到杀戮暴君,一时间这件事热度不下于僧之岛上发生的那几场旷古烁今的大战。

新世界,某个政治形势复杂的国家。

拥有地下世界王者之称的高利贷之王卢.费鲁德、海运王“深层海流”乌米特以及仓库业老铺“隐匿师”吉伯森三人坐在空旷的宫殿大厅之中商谈生意,在交谈许久后,三人脸上挂起了微笑,相互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达成了协议。

虽然他们做为合作多年的老伙伴,但极少有机会聚集在一起,由卢.费鲁德带头交谈道:“报纸上的新闻看到了吗,joker最近似乎招惹到了某个大人物,被打压了一番……”

作为地下世界的顶尖人物,几人自然知道地下世界最大中介joker的真正身份就是王下七武海中的多弗朗明哥。

海运王乌米特道:“人称‘杀戮暴君’的后起之秀,他的实际身份是新闻业巨头企鹅社社长,蒙德.杜恩。”

“隐匿师”吉普森疑惑地侧目看向乌米特:“你怎么知道杀戮暴君的情报?”

“我当然是调查过他。”乌米特伸手摸着自己的八字胡,不做隐瞒地说道,“这个家伙不仅在新闻媒体业有巨大的影响力,而且一直涉足着运输业,不过他做的货物交易都是明面上的,不涉及我的范围,所以我也没有去理会他……”

“企鹅社……”卢.费鲁德恍然大悟,“难怪摩根斯声称自己得罪了某个同行的大人物,一直闭门不出,我还有些奇怪,同行之中,哪一个的势力还能够比他大,看来……他应该是和蒙德.杜恩之间有着不小的纠葛。”

吉伯森道:“我记得这个家伙的悬赏单应该是那张悬赏金额为零地特殊悬赏单吧?”

卢.费鲁德道:“应该没错,世界政府对他的态度如此暧昧,而且看他的行事动向,随时可能会进入新世界,也可能涉足到你我的行业之中,倒是不可不防……”

乌米特倒没有太过担心,而卢.费鲁德和吉伯森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渐渐凝重之色。

一个从深海大监狱逃出来的逃犯,一个几乎站在了新闻行业顶峰的报社社长,一个敢刺瞎四皇的眼睛,并当众羞辱了王下七武海的男人……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新世界,白鲸号。

拥有世界最强称号的白胡子坐在前端甲板的宝座上,右手放在扶手上,任由一旁的美女护士给他输液,另一只手端起酒碗大口大口地喝着酒。

白胡子海贼团一番队长马尔科拿着手上的报纸,翻着死鱼眼,神色颇有些倦怠地说道:“老爹,有消息了,凯多和夏洛特玲玲那座僧之岛聚首了,而且在岛屿上还发生了十分激烈的战斗,连海军中将卡普和大将黄猿也出马了……”

白胡子似乎早有预料,并未露出惊讶之色,他饮半碗酒后将酒碗放下:“是因为杰诺马斯吧,那个家伙之前那段时间一直在散播要复出的消息,搞得新世界不少人人心惶惶的……”

“的确是因为杰诺马斯,不过他在和鹰眼的对决中……”马尔科声音一顿,缓缓道,“被鹰眼击杀了。”

“马尔科,不用惊讶,就算是那个时代的怪物,在岁月蹉跎之下,也无法一直保持着鼎峰的状态,任何人总会有谢幕的一天,彻底退出这片舞台,谁也无法例外,库啦啦啦啦!”

说着,白胡子大笑起来,在大海贼时代开启以来的这十九年里,一直以白胡子命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永久的荣光,任谁都会有凋零消失的一天,而他的时代,或许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以炮火和战争的方式谢幕……

“安了,老爹,”

马尔科似乎看出了白胡子心里所想,安慰了后说道,“除了鹰眼和杰诺马斯的战斗,卡普和凯多也进行了交手,而夏洛特玲玲也被刺瞎了一只眼睛……”

站在甲板一旁听着二人对话的蒂奇凑了过来,憨厚老实地笑道:“夏洛特玲玲被刺瞎了一只眼睛?她不是号称从未受过伤的钢铁之躯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蒂奇。”马尔科耸了耸肩,“不过刺瞎她眼睛的那个家伙近日还将王下七武海中的天夜叉多弗朗明哥暴揍了一顿,那家伙似乎拿着传说中的妖刀,‘杀戮之国’。”

“杀戮之国……”白胡子听到这个名字,微微有些出神,似乎想起了年轻时经历的几场战争,而这把诡异的妖刀一直令他记忆犹新。

马尔科道:“梦魇之主,那家伙似乎是这个名字,不过世人更喜欢称他为杀戮君王,是一个看上去大概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

“梦魇之主……”黑胡子站在马尔科的身旁,看着后者手中的报纸上几张并没有拍摄得很清晰的照片,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白胡子大笑道:“库啦啦啦啦,后起之秀吗?这个时代还会有多少年轻人崛起,就像是当初的红发那小子一样,如此想来,这个时代将会变得越来越有意思!”

……

杜恩在新世界的一系列行动,也引起了新世界许多人的注意,诸如世界最强的白胡子,也对杜恩产生了不小的兴趣,更别提明里暗中的其他海贼势力。

而杜恩对此并不知情,他乘坐的飞艇莱特号越过圣地玛丽乔亚的上空,从新世界一路折返伟大航路前半段的伯爵岛上,最后停靠在了岸边,前往凯撒所在的实验室。

待在凯撒身旁,负责看守的冯克雷见到杜恩回来后眉飞色舞,相当开心,凯撒的神色则平淡了许多,在杜恩的询问下,表示飞艇的新图纸还没有完全改良完成。

而和杜恩一同来到实验室的弗兰奇既好奇又惊讶地打量着实验室内部结构和环境,在杜恩的吩咐,从凯撒手上得到了一部分已经改良好的图纸进行审核校对,凯撒显然对杜恩的这种不放心有些不满,不过如今他要牢牢抱住杜恩这条大腿,他可不想因为这点事得罪对方。

他还想借着飞艇计划打响自己的名声,成为世界第一的科学家,压过贝加庞克一筹。

在几天后,图纸的改良彻底完成,弗兰奇审核后也没有发现线路问题,于是,他拿着飞艇改良设计图,乘坐莱特号返回阿拉巴斯坦准备批量制造,而杜恩和娜美暂时留在了伯爵岛,享受舟车劳顿后的假期。

……

天空中万里无云,天气正好,但是海面上的波澜剧烈起伏,隐隐间有形成漩涡之势,一艘庞大的海贼船飘扬着浅红色鼻子的骷髅旗,在海浪中急转方向,不断朝着伯爵岛靠近。

甲板上站着一个红鼻子、倒八字眉三角眼、外表就像狐狸一样的男人,他的身子被时而掀起的海水打湿,但依然极力在指挥船员朝着前方岛屿前进。

银狐福克西,一个海贼生涯已经有数年之长的海贼,不过因为他的交手对象大多是海贼,几乎没有和海军正面战斗的记录,因此悬赏金一直不高。

在伟大航路这样一个危险的海域,两千一百万的悬赏金已经不算高了,但福克西这几年一直顺风顺水,从未一败,正如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他利用davybackfight残酷游戏吞并其他海贼团,并且挑选优秀的船员,也使得他的海贼团不断壮大。

等到海贼船过了海面毫无征兆产生的漩涡,长得如猩猩,名为“汉堡”的船员走到福克西的身旁,捂着嘴偷笑,“噗噗噗噗,福克西老大,我们该在前方那座岛上补给一下食物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就用之前得到的财宝去购买物资吧……不,这样太浪费了,我们还是用抢的吧,”福克西嘴角扬起一道卑鄙笑容,“通知下去,按照老规矩劫掠前方的那个城镇。”

“噗噗噗噗,知道了,福克西老大。”

汉堡带着福克西的指示召集船上的所有海贼。

等海贼船靠在伯爵岛的岸上,甲板上已经密密麻麻站着高矮不齐、体型不一的海贼。

“是……是海贼!”

“不好了,有海贼入侵了!”

岸口的水手和渔民们看到海贼船后面色惊恐,一边大喊着,一边朝着镇子的方向跑去。

银狐福克西对岸口的人脸上露出的畏惧还算满意,奸诈地笑着道:

“接下来,是我们的表演时刻了,小的们!”

“哦!!!”

甲板上的海贼气势十足地应道,如下饺子般纷纷跳下了船。

镇子上的住民得知了海贼入侵的消息,纷纷脸色大变,镇长站在街道上,望着周围投来急切而又不知所措的目光,也不由有些急得焦头烂额,最后一任国王将整个国家卖出去后,就将岛上唯一拥有武装力量的国王护卫队一并带走了,而新来的城堡主人独善其身,对维持岛上的秩序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一直也没有号召和安排护卫队,做好防御工事,

而他们这些镇民想要组织力量也有心无力,武器也只有锄头和犁耙等没什么杀伤力的农具,很难对付全副武装的海贼……

“大家伙……不管怎么样,既然他们要破坏我们的家乡,那我们也只有和他们拼了!”

德高望重的镇长咬了咬牙,高声喝道,镇民们一个个也鼓起了勇气,回家拿去能够战斗的武器,决心誓死捍卫这片土生土长的家乡。

由岸口通往城镇的入口很快挤满了海贼,海贼中身材高大者高达七八米,光光是杵在那里,都足够令人失去胆魄。

“反抗?反抗本大人是无用的,!”站在所有海贼前方的银狐福克西得意地大笑着,身后的海贼面露狰狞的笑容,犹如看着一群待宰羔羊。

以镇长为首的镇民们面带悲色,隐隐又浮现出视死如归之意,他们知道这场战斗的结果已经注定,但也有这场战斗,才能够保护他们的家人。

就在战斗即将爆发之时,一道影子从天而降。

“人妖拳法.爆裂天鹅!”

如来福枪的攻势在海贼群中散开,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一大片海贼便如同被收割的麦浪,应声倒地,银狐福克西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下人数就已经锐减了四分之一。

“人妖拳法.冬日晴空的回忆录!”

冯克雷腾空旋转,伸出的腿有如一条长鞭,又扫倒周围一大片海贼。

汉堡举着狼牙棒朝着冯克雷的背影当头劈下,冯克雷转过柔韧如软体动物一般的身体,蓦然伸出手掌,“人妖手刀!”

他的手刀硬生生地击碎了坚硬的狼牙棒,余势不减地撞在汉堡的胸口,将后者击飞了十数米远!

福克西终于回过神,但此刻的形势已经逆转直下,自家的船员全都如被秋风扫落叶般,一击即溃!

“这个人妖到底是什么人?!”

福克西又惊又怒,他收起大拇指、中指和无名指,再以翘起的食指与尾指,陡然间发射一阵粉红色的光波粒子。

“天鹅舞.华丽舞会!”

冯克雷如舞会上舞技高超的舞者,脚步只是轻轻一偏,便躲开了光波的范围内,与此同时,一大片受到光波作用的海贼被定格在了原地。

(未完待续)

  http://../book/44752/230949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