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顾景言忽的就笑了, 他笑起来极好看。浓密的睫毛落下阴影, 光影下, 白皙的肌肤笼罩上一层辉光。

顾景言眯了眼, 嗓音很轻,“我只怕你不要我呢, 不怕你对我狠。”

顾景言活了三十多年,他自私自利, 活成了魔鬼, 只有心脏深处那一片纯净揣着林珩。他也就因为林珩, 才像个人。

“我期盼了十四年,我比你多一年。”顾景言笑的干净,轻如羽毛。“我愿意用我的所有来换与你相爱, 哪怕再无来世, 哪怕让我永坠地狱。”

林珩猛地把顾景言揽进怀里,捂住顾景言的嘴, “闭嘴。”

“生则同衾, 死亦同穴。”顾景言挣脱开来,把手放在林珩的腰上, 闭上眼, “我期盼着。”

林珩翻身把顾景言给压到座位上,他疯狂的亲顾景言, 顾景言被亲的眼角发红, 泪都快出来了, 喘着气之间都在战栗。

林珩亲吻顾景言的眼睛到鼻尖到下巴, 嗓音沙哑,“帮哥弄一回。”

顾景言懵住,瞪大眼。

林珩咬着顾景言的喉结,看着顾景言的眼睛就有些受不了,他太喜欢顾景言的眼睛了。放下座位,林珩说,“想|幹|你。”

顾景言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林哥?”

“嗯?”林珩以为顾景言要拒绝,他也是一时兴起,顾景言真拒绝就算了。

“车窗关上。”

林珩:“……”

这小子真是什么都不怕,一点都不像冷着脸的顾总。

顾景言都这么说了,林珩再放过他,那真不是人了。

但真刀实枪的上肯定是不现实,林珩没有兴趣在车上做第一次,太不庄重。但其他的还是可以弄一弄,人在怀里,便宜肯定是要占。林珩带着顾景言的手往下,哑声道,“你给自己做过么?”

顾景言点头点到一半又摇头。

“有没有?”林珩又问了一遍。

“想你的时候想摸摸。”顾景言的脸埋在林珩的脖子上,声音很低,“但……跟你在一起,我肯定用不到这里,就没有再摸下去。”

妈的!疯了!

他的小顾总怎么能这么可爱?很有自知之明。

顾景言首次清楚的用手去测量小林珩的尺寸,惊了下,比看上去可观多了。今天前半夜被林珩那么搞,原来真的是还没进去。

不然这个长度——顾景言觉得不能再想下去了,太不健康。

林珩的时间挺长,做到一半他就不满意顾景言的手,直接把顾景言翻过去压在座位上扒掉了裤子。顾景言羞耻的耳朵都红了,这真的是街边,即使是深夜,也可能有人经过。林珩用的是腿缝,戳的狠了,顾景言有种被实实在在艹的错觉。

他半道加入,倒是跟上林珩结束的节奏。

林珩亲着顾景言的后颈,片刻才松开,把抽纸递给顾景言。顾景言埋头擦,两个人的弄到了一起,林珩咬着烟整理好皮带,那边顾景言也擦的差不多。提上了裤子,林珩把抽了一半的烟递过去。

顾景言看了看林珩,用嘴接过烟吸了一口。烟头上还有林珩的气息,跟接了个吻似的那么刺激。顾景言的尾指微微颤抖,半晌才拿下烟弹落烟灰,又咬了回去。

林珩的手落过来,压在顾景言的后脑勺。

“接个吻。”林珩的嗓音沙哑,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莫名的性感。

“嗯。”

两个人接了个缠绵的吻,林珩松开他,揉了把顾景言的头发,“送你回家。”

“你要回去住?”

“嗯。”

顾景言把最后一截烟抽完,掐灭,转头看向窗外。

“你想跟我睡?”林珩看了眼顾景言的后脑勺,忍不住笑了起来,顾景言是在失望么?那真是他的错了,“回头找个良辰吉日,把手机关机,我们找个酒店干一天。管他山崩地裂,干不爽就不停。”

顾景言的耳尖开始泛红,“我没有这么想,我没有想。”

林珩握着方向盘的手摩挲了一下,目光扫过顾景言,“不用解释,我懂。”

顾景言:“……”

车到顾景言家,林珩下车把车钥匙还回去,揉了把顾景言的头发,俯身靠近顾景言的耳朵,“我是很想跟你睡一块,但我的自制力没那么好。最近的事情太多,分不了神,再等等吧。”

搞的顾景言跟很着急似的,他抿了抿嘴唇,“我不着急。”

“嗯?”

“不是,我的意思——”

“什么?”

“你开车回去吧。”顾景言急转弯,甩尾把话题扯开。

“无证驾驶,不干。”林珩捏了下顾景言的脸,“明天早上不过来接你了。”

顾景言站在门口看林珩骑车疾驰离开,耳边的炽热似乎还在,顾景言站了一会儿,揉了揉脸转身大步上楼。

第二天一早林珩就起了,直奔交易行。他先提现三十万,拿二十万又买入宏光实业。钱装进书包,奔向医院。

林珩在门口买了早餐奔向住院部,进门看到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父亲,母亲听到脚步声抬头,“谁啊?”

她看不清。

“我爸睡了?”林珩进门小心拿过椅子坐下,林向峰是立刻清醒,抬头,“媛媛?”

“我。”林珩把早餐放下,小馄饨放进不锈钢饭缸里,放到一边,去扶母亲,“买了小馄饨,我喂你。”

徐媛坐起来泪就滚了出来,“珩珩。”

“哭什么,不会有事的。”林珩细致的喂徐媛吃饭,对林向峰说,“你也赶快吃饭,要乐观,没有过不去的坎。”

“嗯。”

林向峰洗了一把脸回来吃饭,看了看面前高大的儿子,不知不觉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你借了朋友五万?”

“嗯。”

“家里还有一万先还给他,我再去凑凑。”

“不用,我的股市投的钱赚了,你就给妈放心治病,钱我有。”

“啊?”

林珩放下饭缸从书包里又取出五万块放到林向峰面前,“还有五万,我去还给小顾。”

林向峰累死累活一年才赚几万块,林珩哪里来的十万?

“什么股市?”

“现在很多人买股票,顾景言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听他的建议买了一份,赚钱了。”

“顾景言不是才高二?”

“他是天才。”林珩轻描淡写中带着骄傲,顾景言就算不重生,他也是天才。

林向峰目瞪口呆半晌,“那小顾同学是很厉害了。”随即笨拙的说,“我儿子也很厉害,才会认识这样的朋友。”

林珩:“……”

亲爹!

徐媛笑了起来,她看不到林珩,但也是高兴的,“我就说珩珩不一样,他就是干大事的人。”

“这五万你先留着,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我们花不了多少钱。”林向峰又把钱塞回林珩的书包,说道,“以后对小顾好点,这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林珩不想刺激他们,其实这是儿媳妇。

林珩给徐媛喂完早饭,“检查结果出来就跟我打电话,如果c市的医院不能治,我们去b市。”

“嗯,你赶快去学校吧,不要耽误学业。”

林珩抱了下徐媛,“我走了。”

林珩离开,徐媛说,“珩珩还会炒股?”

“我们珩珩也很出息。”

徐媛没有盲目乐观,“他真炒股赚的?听上去很不靠谱的样子?”

“时代在变化,我们觉得不靠谱只是因为落伍了。”林向峰比较乐观,说道,“何况珩珩有那样的朋友。”

“那个小顾同学是真的不错,回头跟人家父母见个面道谢。”

林珩踩着第一节课的铃声进了教室,顾景言已经换到了最后一排,班里有人看过来,很快就移开视线。董海最近也不找林珩玩了,班里男生女生都避着林珩走。

林珩拉开椅子看到顾景言腿上放着的电脑,顾景言现在是明目张胆的一心两用。电脑是联想最新款,在时下已经是轻巧。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敲着键盘,指甲修剪的整齐,干干净净。

林珩把早餐放到顾景言面前,“早上吃饭了么?”

“没有,在等你。”

八班是全校管理最宽松的一个班,学霸上课吃馄饨打游戏,学渣在旁边翘着腿分析股市,一派和谐。

刘宇从后排经过,差点没吐血。

“这个给你。”顾景言从口袋里摸出个盒子。

“什么?”林珩打开看到是最新款的手机,扬眉。“送我的?”

“嗯。”顾景言已经合上了笔记本电脑,飞快的吃着馄饨,摸出自己的手机,“一样的。”

“情侣款?”林珩倒是没拒绝,拿出手机卡放了进去,说道,“谢谢小顾同学。”

顾景言清冷的脸上闪过红晕,“你把荣益的股票转出去了?”

“买了宏光。”林珩把手机开机,存入顾景言的电话号码,备注:老婆。

“宏光?”顾景言蹙眉,林珩这次又选的什么鬼股票?从专业角度来看,这些都是垃圾股。“荣益没必要出这么早。”

林珩看刘宇进教室,把手机放了回去,“我七月份要跟周飞合伙开公司。”

顾景言差点把筷子捏断,周飞和林珩什么时候搭上的?

“你们谈好了?”

“还没签合同。”

“你找的周飞?”

林珩正专心想股票的事,他之前能买荣益是顾景言在操作,他在能买的股票里挑一支能看的确实不容易。

“嗯。”

“什么时候的事?”

林珩转头看顾景言,“前段时间,他是天骋第一个投资人。怎么?你跟周飞有过节?脸色这么难看?”

“你身边的那些人,哪个跟我没过节?”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