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天神帝 》香辣卷筒粉

第一百零一章 不配:你,不配做我师尊!

朱申竟然随口一句随手一挥就信步过了金甲大阵。

这让臧家、丹鼎剑派、齐慕竹等一干人都是懵了。

“不可能……他怎么过去的?”

特别是那臧家老头,他最懵,方才他可是领略过这阵法的威力的。但是,朱申竟然带着清瑶,背着双手就信步走过去了!这简直,匪夷所思,颠覆认知。

“这可是七十二煞金甲大阵……”

玉鼎真人也是整个人呆滞。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齐慕竹开始也是完全惊呆了。不过他很快就是反应过来,“我来,我来入阵破阵!现在此行人中,年轻一辈,按照同样年纪的比例来看……经过对比,我的实力,应该算是最好的了……诸位,那朱申已经入了内殿,不可再拖延了,大家助我破阵……否则,那宝物真的会被那朱申这小子全部拿走!这绝对不可忍受!”

他疯狂咬牙喊道。

“对。”

“还请齐公子出手!”

“请齐公子出手!”

这金甲大阵,入阵者越强,阵法相对应也会越强。除了臧家老头、玉鼎真人之外,不是没有其他的高手,可是,在同样的境界年纪,在跟同等级的对比上,最优的是齐慕竹!

所以,入阵,最适合的,是齐慕竹。

“看我的!朱申,你小子别得意太早,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他咆哮一声。

神力流转,神体显现,三头六臂,冲入大阵中,而金甲卫士也是一个个朝着杀了过来。当然,相比先前那臧家老头入阵时候的金甲卫士,这个时候,这金甲卫士的力量可弱得多了。

“呵呵……一群蝼蚁,也想要与本皇子争?”

此时正在往里面走的朱申,自然也听到了齐慕竹的话,不过,他只是不屑摇头一笑,根本就不把齐慕竹放在眼里,“等你们破阵进来,这里所有的宝物,都已经被我搜刮完毕了。”

“主人,方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跟在朱申身边的清瑶,则是到现在还是懵的,“这可是金甲大阵,但……您怎么挥了几下手,随口说了一句……这些金甲卫士,就都不攻击我们了?”

“这个事情,你看不懂,也很正常……”

朱申听闻,也是淡淡回答清瑶道,“因为你对于真正的阵法一无所知。所以你才会有这样的疑惑与震撼……这道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因为我刚才……”

不过朱申刚刚说到这里。

嗡。

他们的前方又有着光芒展现,一个巨大的棋盘显现了出来。

“恭喜。能通过七十二煞金甲大阵来到此,说明你有一定的悟性,有资格成为我东玄的弟子。但是,金甲大阵,是靠武力上的悟性。可想要成为我东玄的弟子,并不仅这般简单……此关,考验你智力……此棋局,为天玄残局……破此棋局,方可进核心大殿。”并且,那先前的声音再次响彻了起来。

这是当初那个东玄剑仙留下来的声音,靠着阵法储存在这里,朱申他们走到了此处,就催动了阵法播放了这些话语。所以,这话语看起来也不是非常的讲究。

因为这就是那东玄剑仙当初随意说了一句留下来而已。他主要就是想要讲清这是考验什么。并没有特别在意,斟酌其中的言辞。不是非要文绉绉。

他一代剑仙,也不是书生。

“什么?天玄残局?”

清瑶一看,也是一惊,随后更是脸色一白,“如此难的棋局……这怎么可能破?我看得都头晕……我在棋道上,可颇有造诣……!我若要破此阵,只怕也要研习几年,不,甚至几十年……!主人,这可如何是好?”

清瑶本来就是对于棋道比较有研究的。

她当初修行太上冰心诀,每天要保持绝情绝欲心如止水,自然就喜欢安静的环境安静的生活状态,那样才最适合她的功力增长。而安静下来,她自然也会做一些事情,修炼之余也有自己的爱好。安静,能做什么?下棋。就是其中之一。

如此这般……导致清瑶对于自己的棋艺,是很有自信的。

但现在她看到这幅棋局,完全感觉没有办法破解……因此震撼震惊道。

在她想来,这一次入这东玄遗宫,看来算是白来了,毕竟这棋局如此难,根本一时半会破不了,是不可能拿得到里面的宝贝跟传承了。还有冰凰蛋。

“哼,什么狗屁天玄残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清瑶却是听到旁边的朱申淡淡不屑哼了一声,“下棋?不好意思,本皇子现在没有下棋的兴致。而且,你,也不配与我弈棋!”

他竟然说道。

怵怵怵……!

随后,在清瑶还呆滞的时候,朱申再次凝念为刀,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连连挥舞……施展出来了方才破解那金甲卫士阵法的时候的古怪的印决。

伴随着一道道切割灵力激射向一处处。

砰砰砰……!

随后,清瑶竟然看见前方的这个巨大的棋盘直接就是崩溃崩碎消失不见。而前面也再次出现可以继续深入的殿宇廊道。

“这,这,这也行?”

清瑶美眸瞪大,眼珠子都差点掉落出来,只觉着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这完全跟她想象中的剧情不一样。一般人进入大能者的遗宫,想要获得传承,哪一个不是艰苦通过考验然后才成功得到传承的?

但现在,好像,有些不对啊!

还能这样?

“不用破解棋局的吗?可是,这样……东玄剑仙……他可是要我们破解棋局才能进去的……?”她呆了一会儿之后,开口对朱申道。

“别废话。跟着我。继续进去。”

但朱申已经不再多说,他继续前进,清瑶也只能继续跟着。

之后,清瑶跟着朱申继续进入,又碰到了两个东玄剑仙留下来的考验,可是,还是一如之前,在清瑶的呆滞中,朱申根本就不按照东玄剑仙留下来的考验逻辑来考验。他直接就把所有的阵法都破掉,所有考验都是靠阵法运转形成,可是,阵法都已经被朱申直接破掉了。还考验什么?

清瑶看得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终于。

行走了一番之后,他们二人来到了东玄遗宫的核心大殿。

“嗯?这就是核心大殿么?”

“这里,就是东玄剑仙的传承所在?”

清瑶跟朱申踏步进入其中。

嗡。

也便在此时,一个巨大的人形虚影在这大殿上空显现了出来。是一个背着长剑的白须老者的身影。此人,便是这座遗宫的主人,东玄剑仙了。他应该是快死的时候留下来的这座遗宫。所以,他摸样已经非常苍老了,神修者修行起来,虽然身躯衰老速度,会比凡人慢很多,可是还是一样会老去。

最后时光荏苒,如果不得超脱,还是会寿终死亡。

如果再受伤什么的,没有治好恢复好的话,就会死得更加快一些。

朱申跟清瑶也是立即抬头看着这白须背剑的老者身影。

“吾乃剑修,东玄。”

“能出现在此者,说明你已通过了我留下来的所有考验。那么,你就具备了成为我东玄的关门弟子的资格。”

“于殿中蒲团,跪下,向我磕头,九九八十一个响头。”

“你,便可得到我东玄留下来的传承!成为我东玄剑仙的关门弟子!”

这东玄剑仙的虚影居高临下对朱申清瑶说着。

“这真的是东玄剑仙……千年之前,赫赫有名的东玄剑仙……!这可是他的传承啊!关门弟子啊!大陆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成为他的弟子,可惜都没有机会……”清瑶见此,也是连连震撼感叹道,东玄剑仙在这一片大陆的名头,的确也挺响亮的,他留下来的一些事迹,以及一些遗传的剑法,还在大陆上流传,“主人,快点跪下,磕头九九八十一下。就可以得到他真正的传承了!”

她还对朱申连连道。

东玄剑仙,对于她来说,也是传说中的传奇存在。所以,此时清瑶觉得向东玄剑仙下跪是一件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相比得到他的传承,这算得上什么?大陆上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跪他?他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跪?我的跪,他,受不起。”

不过,就在此时,清瑶却听到朱申淡淡开口,并且说着他还挥手施展出来一个更加奇怪的法印,打向空中的东玄剑仙的虚影,“东玄,你一介小小剑修,也想要当我的师尊?我告诉你,想做我师尊,你,不配。”

嘭。

法印只一击,东玄剑仙的虚影顿时直接就是被朱申给打爆了。

旁边的清瑶见此则已经整个人都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