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40章 第四十章

“他怎么回事?”顾景言压低声音。

林珩耸肩, “门口捡的, 喝了酒, 怕被人弄死了。”

难怪顾景言闻到酒味,林珩按着顾景言的肩膀,反手关上门,“换件衣服再出去。”

浴袍大分叉,顾景言走路的时候两条腿都在外面。

林珩出门,刘宇说,“你们怎么在b市?这也太不知道收敛了。”

“他在b市开会, 我过来给他过生日。”林珩说,“坐吧,喝水么?”

刘宇喝了不少,在对面坐下把脸埋在手心。“谢谢。”

林珩取了一瓶水放到对面, “失恋了?”

“怎么跟老师说话的?”刘宇放下手喝了一口水, 水刚从冰箱里拿出来, 冷的他一哆嗦,随即叹口气,“我刚知道小顾同学创业了, 不过你们——”他顿了下,才说, “不要距离太远,不然很快天平就失衡了。”

“我也在创业。”林珩拿出烟盒取了一支烟, 刘宇瞪了过来, “你当着老师的面抽烟合适么?”

“我觉得挺合适。”林珩从便利袋里取出蛋糕, 还有两罐啤酒加一瓶可乐,可乐是给顾景言带的。

“还喝吗?”林珩弹落烟灰,把另一罐啤酒推过去。

顾景言走出来,“刘老师。”

“生日快乐。”刘宇干笑一声,道。“不知道你生日,没给你准备礼物。”

“不用,谢谢。”

顾景言在林珩身边坐下,场面有些尴尬。

还是林珩先打破僵局,说道,“你家那位呢?”

刘宇愣了下才说,“胡说什么,哪有我家的。”

“就那个周启生。”

刘宇失神,一时间没说话。

顾景言碰了下林珩的胳膊,林珩才转移注意力。掐灭烟,把可乐和蛋糕都拆开放到桌子上,转头询问顾景言,说道,“没蜡烛,要不我用打火机给你弄个?”

顾景言:“……”

刘宇说,“那我去关灯。”

刘宇真是喝多了!

说话间,刘宇已经飞快的跑去关了灯,林珩按下打火机放在蛋糕上,“来,吹灭许个愿。”

顾景言:“……”

史上最小的生日蛋糕,最简陋的蜡烛。顾景言吹灭,林珩撂下滚烫的打火机,在黑暗里抱住顾景言亲了下。

在灯再次亮起来的时候,林珩已经若无其事的松开顾景言,顾景言满面潮红挖了一块蛋糕,“谢谢。”

林珩用啤酒跟他碰了下,又转向刘宇,“一起啊。”

刘宇喝了一大口酒,握着酒瓶的手有些紧,“年轻真好。”

林珩把一罐酒喝完,顾景言已经在一边开始打瞌睡了,林珩揉了揉顾景言的后颈,“你先去睡吧。”

“嗯。”

客厅里林珩点了一支烟,把烟盒递给刘宇,刘宇咬着烟靠在沙发上。他比林珩大十几岁,老师,不应该是同龄人。

但此刻,他面前只有这两个学生。

“同志这条路不好走。”

“看人,身边的人给你勇气,什么路都好走。”

刘宇把脸埋在手心,肩膀抖动。

林珩把纸巾放到他的面前,也没有再继续说话,人各有命。漫长的时间,刘宇抬头看林珩,“好好对他,无论如何别松开他的手。”

刘宇站起来,“我先走了,谢谢你的酒。”

“刘老师。”林珩站起来,“及时止损,你还有余地。”

“哪有什么余地。”刘宇笑了一声,摇摇头,“走了,再见。”

刘宇快步走了出去,林珩皱眉,把烟掐灭才回卧室。小心上床,顾景言睁开眼靠过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他,“你在出事的时候有没有见过刘宇?”

“我不记得。”

顾景言把手放在林珩的腰上,闭上眼,“如果有机会,你想回去么?”

“不想。”林珩没犹豫,随即说,“你也不想,睡觉吧。”

“我有时候,总担心这一切是梦。”顾景言把脸埋在林珩的脖子上,嗓音低的近乎沙哑,“醒来,你还是那个林总,我不能靠近你。”

“不管哪个世界,只要你往前迈一步,剩下九十九步我来走。”林珩说,“不管是不是梦,我是真的。”

第二天顾景言早上八点就去参加公司会议了,林珩睡到九点,周飞打电话过来他才爬起来。林珩洗澡换衣服,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胡茬,妈的,才十八岁就长胡子了。

敲门声响,林珩过去开门看到衣冠楚楚的周飞。

“中午跟我去吃个饭。”周飞吊儿郎当的,“饭局小王子。”

在来b市之前,林珩跟周飞在酒桌上混了三天,这货给林珩取的外号。林珩这个人,也就是长的嫩,酒桌上的霸主。

“跟谁吃?”

“有几个体制内的,管运营方面。还有宏程电子科技的,谈下合作。”周飞把自己扔到沙发上,环视四周,“你那个男朋友呢?”

“开会去了。”

周飞扬眉,“开会?不是学生?”

“jh的顾景言。”林珩说,“就是他了。”

周飞呦了一声,放下腿,“顾长明的儿子?”

“嗯。”

“牛逼,你这个泡人的水平也不低。”周飞说,“能合作么?”

林珩取出两瓶水,扔给周飞一瓶,在对面坐下,“其实我不太想合作,我不希望感情里掺杂利益。”

“这想法实在太——”周飞的手在空中划了下,道,“天真,互相的事儿,而且感情是必然会掺杂利益,现实生活就是利益套利益。别说谈恋爱,就算结婚的那些夫妻,没有利益的捆绑能走多久?”

林珩若有所思,他可能是怕了顾景言的家人,本能的抗拒。

“跟他捎个话,沈家那边我摆平,跟我签个合作合同。”

“行啊。”

“跟谁合作都是合作,为什么不便宜自己人呢?”周飞一开始对林珩确实感兴趣,林珩是自己好的那口。周飞素来没节操,谁都能拉上床,但知道顾景言的存在后,周飞就打住了这个念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对别人家院子里的草感兴趣呢?

没必要。

林珩把新公司又取名叫天骋,一开始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认识顾景言的时候,他住的小区谐音天骋。后来觉得这两个字旺自己,驰骋天地。

够狂,是林珩风格。

林珩在车上的时候,一般都是林珩开车,周飞开车技术稀烂。到了约好的饭店,林珩停好车才道,“给我留一个月时间,我得去拿驾照。”

周飞刚要下车闻言差点吐血,“你一直没驾照?”

林珩解开安全带下车,关上车门扬眉。“我刚过十八岁的生日,哪里来的驾照?”

周飞足足默了有半分钟,道,“那你可真是胆大。”

“我有很长时间的驾龄,就是差个驾照。”

“马上把你的资料给。”周飞说,“我去办。”

“谢谢周哥。”

两人上楼,林珩就看到了周启生,周启生穿着暗纹的衬衣,系着领带,看到林珩那瞬间他愣了下。

“周公子。”

“周总。”周飞跟周启生握手,转头介绍道,“我的合伙人,林珩,小林总。”

周启生眯了下眼才把手落过来,林珩跟他握了下。

饭局人不少,其中有几个大来头的,最近上面有政策,扶持新型企业。所以这群人就凑一块了,周启生前世是研发人工智能,现在提出来的概念竟然是网购,线上购物。

抢人家大佬的创意啊?

林珩若有所思,喝了一口酒,就被周飞暗示让他去敬酒。这里任意一个都是未来的大佬,林珩也不含糊,他是从酒桌上爬起来的,现在也能继续爬。

酒过三巡,林珩喝了酒,张扬劲儿就上来了。新运输公司的概念侃侃而谈,周启生忽然说道,“那我们将来是可以合作了,合理的一条线。”

林珩笑的满含深意,深邃的眼沉入海,举起酒杯,“敬我们未来的合作。”

喝完酒,林珩的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是顾景言。他才敛起情绪,起身出去接电话,林珩在走廊里接通,“想我了?”

“你出去了?”

“嗯,有个饭局。”

“你刚到b市就有饭局?”顾景言随即声音落下去,“我在酒店,会议结束就回来了。”

“周飞请合作方吃饭,我过来凑个人头。”林珩说,“快结束了,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还是你在酒店叫餐?”

林珩进洗手间,夹着电话解开皮带。

“你在干什么?”顾景言问。

“尿尿。”

“喝酒的话就别开车了,实在不想打车,给我发个短信我去接你。”顾景言匆匆挂电话,“你忙吧。”

林珩笑着说,“没事,我不介意电话给你直播。”

电话那头默了半晌,顾景言大概是被逼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还是挂断吧。”

电话挂断,林珩笑了笑把手机塞回口袋。

“你跟顾总一块回来了?”

林珩一转头,差点呲周启生一身,周启生跳开。林珩提上裤子,整理好皮带走过去洗手间,若有所思,“周总什么意思?”

“你的概念很新,很有意思。”周启生说。

“谢谢。”林珩打开水洗手。

“我们现在的人生是错位的,你不想回到正轨么?”

林珩关掉水,回头睥睨周启生,“错位?我不理解你的意思。哦对了,我昨天在酒吧街遇到了刘老师,他的状态很差,他是你的男朋友吧?”

周启生的脸色瞬间有些不好看,不过一闪而逝。他又恢复原样,整理好衣服走过来洗手,“你和顾总是gay,就觉得全天下走的近的男人都是gay?”

操|你|妈!

林珩面上不动声色,“周总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讽刺?”

“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和小宇只是朋友而已,你想多了。”周启生看了林珩一眼,镜片下那双眼冷光闪过,“我原本以为我们能合作,现在看来,你不是我想要合作的对象。”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