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孟婆 》夜晚的血

还魂珠

阎王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后悔,立刻就带着华盖星君前往了地狱最底层,阿鼻地狱。

月半七也跟着来了,他只去过审判殿,这是第一次来到惩罚犯人的十八层地狱。

空气中充满了烟味和血腥气。到处都能听得到犯人的惨叫和哀求的声音,偶尔还会夹杂着几句怒骂。

阎王对这样的场景早就习以为常,他回头看了月半七一眼,发现月半七正看着远处一个鬼卒用棍子将阴魂扔进沸腾的油锅里前前后后的炸着。

“那是油锅地狱。”阎王说道,“抢劫,买卖人口,诬告诽谤,谋占他人财产妻室的凶恶阴魂都在这儿。众多地狱中我最喜欢这里。”

月半七:“为什么?”

阎王:“闻起来挺香的。”

月半七:……

所以,你想吃吗?

华盖星君:“还没到?”

阎王:“很快了,这里是近路。阿鼻地狱就在下面。”

绕过两个地狱层,终于来到了信鸿所在的阿鼻地狱,这里也是八*屏蔽的关键字*狱中最炎热的地方,到处都是燃烧的火焰。

信鸿如今就在一处火焰上炙烤着,小黑龙身上的皮肉正在一点点被撕扯开,露出血红的内里。

“不,不不……”看到信鸿如今的惨状,华盖星君立即扑上去想要阻止那股撕开信鸿皮肉的力量。可惜冥府的刑罚不是他能够触碰到的,无论他如何做,一切都是徒劳。

信鸿掀开眼皮看到眼前的人,微微惊讶了一瞬间,很快又垂下头:“你来做什么。”

华盖星君哑着嗓子回答:“我来见你。”

信鸿:“现在见到了。”

华盖星君:“对不起……对不起……”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只能不停的重复这两个字,然后掉着眼泪。

信鸿低声回答:“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找了你百年,丝毫没见你影子。我会跟着父亲走,大概也是累了。想知道,如果我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你会不会出现。然而事实证明,奇迹是不会出现的。”

华盖星君:“不,我想来的,我真的很想去找你。无时无刻不……”

“没关系。你现在来了也好,算是了结我一个遗憾。”信鸿的语气非常坚定,“你破坏了我们的约定。我不会原谅你,但也不愿怨恨你。等千年后我刑期满,一碗孟婆碗将这一切遗忘,重入轮回,你我就前缘皆断。你走吧,别再来了。”

华盖星君原本很悲伤的痛哭流涕,听到信鸿的这句话后,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他轻声问道:“我和你的回忆,对你来说很痛苦吗?”

信鸿:“幸福的回忆三十年,痛苦的回忆一百年,你说呢。我自诞生起全部生命的一半都用来寻找你。而现在,我愿意立即喝下一碗孟婆汤,只要能忘了你。”

这句话无疑是对华盖星君最大的否定,此时的他如坠冰窟,浑身上下都冷到了骨头里,心已经痛的要失去了感觉,都快麻木。

月半七与阎王对视了一眼,对信鸿说道:“如果你想忘记,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一碗汤,只剔除掉关于他的那部分记忆。”

信鸿抬头:“这可以吗?”说完又瞧向阎王:“是否不合规矩?”

阎王:“你受刑是因为罪孽,只要记得自己犯了什么罪,除此以外的一切记忆,有没有都可以。”

华盖星君的表情呆滞,他沉默的看着信鸿,伸出手,慢慢抚摸他遍布伤口的身体。

黑色的鳞片,早就没有当初他夸赞的晶亮。

“这样……或许也好。”华盖星君说道,“如果这样能让你更开心一点,那就喝吧。但是,那汤必须我亲自喂给你喝。”

信鸿:“可以。”

月半七对身后的鬼卒示意,鬼卒领命。不一会的功夫,就带着一个满满的汤锅和碗勺子回来了。

月半七看了那一对怨偶一眼,抬手拿碗盛汤,递到了华盖星君面前。

华盖星君微微颤抖的手接过了那碗汤,他走到信鸿面前跪坐在那里,将汤碗送到信鸿嘴角边。

信鸿张开口,贴着碗沿将汤饮了进去。

看着汤一点点消失在信鸿的口中,华盖星君的脸颊也滚落下泪水,一滴滴掉在了火热的地面上,被灼烧成一点点热气蒸腾。

喝完汤,放下碗,一切就结束了。

华盖星君和信鸿维持百年的恋情,也画上了句号。

信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华盖星君抚摸着信鸿黑色的毛发,低头安静的看着他。

月半七:“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关于你的一切都被忘得一干二净,若是哪一日见到你,对他来说你就是个陌生人。”

华盖星君:“我知道。”

阎王:“见也见过了,道别也说过了,你是不是该滚了。”

华盖星君:“阎王,如果我想常驻地狱呢?”

阎王:“这里没有招待你的饭,更没你的住处。”

华盖星君:“那我要犯什么罪,才能在这里呆上一千年?”

阎王:“问玉帝去!仙人的审判不归我管!”

话音刚落,就有一鬼卒小步跑了过来:“陛下,天、天庭来天将了,来寻华盖星君。”

阎王:“接你的人来了。”

鬼卒插嘴道:“那个、陛下……玉帝派来的使者是来传话的,不是来接人的。”

阎王瞪眼:“啊?”

阎王这一声很不友好的啊之后,玉帝的使者到了阿鼻地狱,传达了玉帝的口信。

口信内容很简单,因为华盖星君擅自勾搭仙女,断开捆龙索,擅自离开天庭,逃脱刑罚,擅闯地狱等等,判他刑罚延期,暂留仙籍,入地狱十八层服刑千年,每日承受冥火炙烤之苦,才可解脱。

口信传完,华盖星君就朗声笑了:“就在这里把我锁上吧。只要能够日日与他相对,多重的刑罚我都受得。”

阎王脸黑了,揪住来传口信的天将的脖子:“这刑罚是玉帝想的?”

这压根就是把麻烦扔这里让他处理了啊。

“咳咳、是王、王母想的。”天将连忙回答道,“王母娘娘说,堵不如疏,刚巧这里又是地狱,既满足华盖星君的渴望又可以彰显天庭规矩不可触犯,所以……”

阎王:“……王母?”

天将含泪点头。

阎王无奈松手,瞥了华盖星君一眼:“仅此一次。”

天将一脸庆幸的跑了。

他本不想接这个活计,整个天庭谁不知道魏十一是个满身煞气的杀胚,若不是同僚说把王母的名字报上去就可以无碍的话,他才不会来。QAQ

好在王母娘娘的名字有用。

即使如此,他也绝对不来地狱第二次了!

月半七看着鬼卒将华盖星君拷在了信鸿的对面。刚巧这个时候信鸿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新邻居。

“你好。”华盖星君笑着对信鸿打招呼。

信鸿将面前的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你是谁。”

华盖星君的呼吸一滞,他垂下眼眸:“我是华盖星君。”

“神仙也会被锁在这里?”信鸿问道。

华盖星君抬头无奈道:“因为我犯了很大的错,所以被罚在这里受刑千年。”

信鸿欣喜道:“和我一样呢,那我们以后可以多聊聊天,这里比空荡荡的东海还无聊。我当年在东海游荡的时候除了看到点虾米海草也没发现别的。而这里除了看仇人受刑以外,也没什么好玩的。顺便一提,我就是被他抓回去害死的。变成恶鬼后弑母和卷起海啸害*屏蔽的关键字*很多海民,你呢?”

华盖星君:“我……我是背叛了最信任我的人,才到这里的。”

信鸿:“是吗,是谁啊。”

华盖星君笑了笑,没有接话。

阎王:“回去吧。结束了。”

月半七点头,让鬼卒悄悄地收走汤锅和汤碗。

无论是这次事件,还是那两人之间的前缘,都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月半七:“他们还有可能重新开始吗?”

“会吧。”阎王说道,“一旦发现足够珍贵的宝物,就要藏在自己的窝里死也不肯放开。这份执念,也是龙族的特点。”可惜的是很少有什么东西能引起龙的执念。

只要在华盖星君眼里,信鸿是足够他守护的珍宝。想必就没什么问题。

这是他唯一欣赏龙族的地方。

和他一样,不得至宝,死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