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画风不一样[综] 》奚染

终南古墓02

终南山位于秦岭深处,离洛阳并不近。

赶路途中,谢临云因为无聊,便在练枪之余,继续陪黄药师拆招。

他俩也不避着王重阳,往往兴之所至,就抬手来上几招。

和谢临云一样,对黄药师那些不同常人的想法,王重阳也常常惊异不已,大呼妙哉。

谢临云看他总是围观得很认真,便顺口问他要不要加入进来,三人不动内力,只比招式,就当是各自长长见识。

王重阳应是应了,但在加入之前,还是颇自谦地表示,他的功夫不以招式见长,恐怕不是他二人的对手。

“我也不以招式见长啊。”谢临云道,“你看我,用来用去就是这几十招。”

“可湖主的枪式细致处精妙十分,变化无数。”王重阳十分汗颜,“相比之下,我的剑招实在平平无奇。”

倘若让长安一带曾领略过全真掌门武功深浅的江湖人听到王重阳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剑招,怕是要气到说不出话。

然而王重阳是认真的,他认真围观了谢临云和黄药师过招这么多回,只觉相比她的燎原枪法,自己创出的全真剑法还是欠缺变化。

谢临云:“……”

她只好发自肺腑地劝他:“你不要拿我当标准,拿我当标准太容易钻牛角尖了。”

一旁的黄药师听得十分无语,心想就算事实如此,你直接说出来难道就不打击人了吗?

好在王重阳醉心武道本身,对这句话反应并不算太大。

沉吟片刻后,他竟还点头表示,是这个道理没错。

谢临云:“而且你用的是剑。”

“我认识一个剑术早已臻入化境的剑客,他如今的招式去繁化简,相较于形,更重其意,反而剑道大成,在江湖上多年寻不着敌手。”

王重阳:“那他与湖主相比——?”

谢临云面色不改:“他在我枪下撑了三十六招,非常不容易。”

王重阳:“……”我徐徐离开。

他无言以对的同时,知道谢临云认真出三十六招意味着什么的黄药师被勾起了好奇心。

“三十六招这么多?”他问,“是谁?”

谢临云刚要张口回答这个问题,却听耳边忽然传来了黑雕不太寻常的鸣声。

和当时去洛阳一样,去往终南山的这一路上,黑雕照旧不入城镇,仅在山野中降落车顶,陪她解无聊时的闷。

这一日他们虽然没有抵达什么城镇,但却恰好碰上了一座位于河东道的驿所。

驿所里有其他过路人,黑雕便没有靠近,自个儿去觅食了。

它生得庞大,又有丰富的山野捕猎经验,这一路上几乎都在自给自足,从未出过什么岔子。

因此,谢临云对它也从不担心。她觉得就算碰上什么所谓的江湖一流高手,黑雕也绝不会落于下风,反倒是一不小心冲撞了它的人,或许会比较倒霉。

然而此时此刻,从驿所东边的密林里传来的鸣声尖锐至极,显然充满了愤怒。

谢临云听得心神一凛,当即握紧手边的小红枪,要赶往声音来源处。

“阿雕或许碰上了什么麻烦,我得去看看。”她起身对黄药师和王重阳道。

“我随你一起去。”黄药师迅速跟上,顺道阻止了看神情也有此意的王重阳,“马车与行李,就暂时拜托王真人了。”

王重阳只能点头应是,又道:“两位放心便是。”

谢临云提着小红枪一路赶往密林深处,身形如电,在夕阳的余晖里留下道道残影,叫人连看都看不清楚。

黄药师跟在她后面,用了所有的办法努力跟上,但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远。

他又一次直观地体会到了他们之间的差距,可他仍未放弃。

没多久,谢临云就找到了黑雕所在。

和她料想的一样,它的确正处在盛怒之中,但让它发怒的对象并不是人,而是一大群蛇。

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是一大群已经被它啄死的蛇。

谢临云赶到的时候,它还在甩着蛇段疯狂泄愤,翅膀彻底展开,撞上林中的树枝也毫不在意,把方圆十丈之内搅得一片狼藉,就差没直接把地一起翻过来了。

映入眼帘的蛇段大部分泛着颜色过深的血,谢临云想到黄药师之前说过的话,心猜应当都是毒蛇。

可这么多的毒蛇——

难道阿雕觅食时,一不小心端了一整个毒蛇窟?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轻功不如她的黄药师也终于赶到了。

黄药师看到眼前的场面,也难得变了神色,目光微动。

“这些蛇……”他独自在外行走惯了,各方面的见识都远胜一般江湖人,“品种如此繁杂,若无人为,绝不可能同一时间出现在河东道这种地方。”

谢临云立刻竖起耳朵:“怎么说?”

黄药师指着他们脚边的几条蛇段,道:“蛇喜湿喜热,在晋豫一带的平原,并不多见,尤其是现在还即将入冬。”

谢临云见识不如他广阔,但好歹知道,蛇是冬眠动物,这一带的冬天气候干冷,怎么想都不可能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蛇。

那也就是说,它们是被人操控了才出现在此处的?

他二人对话之际,黑雕又恶狠狠地甩起了蛇段,看着火气比之前更盛了。

黄药师见状,忙提醒她道:“它或许被蛇毒刺激了,现在难以自控。”

黑雕战斗力骇人,平时温顺的时候,都干得出把吕凤先叼起扔出洞庭的事来,现在因为蛇毒的刺激,彻底放开了在林中搞破坏,场面当然更加可怕。

黄药师自问暂时还没那个能力将它一举制伏,只能让谢临云出手。

谢临云没有犹豫,脚尖一点,便凌空而起,踏风上前,掠向了还在低空中四处撞树的黑雕。

她动作轻灵,须臾之间,人就出去了十丈,比林间秋风更快。

黄药师原本以为,在这种关头上,她应该会先把黑雕打晕,再做其他打算。

可她靠近黑雕后,竟完全没有出招,只是温柔地抚过了它凌乱的羽毛,试图让它平复下来。

“阿雕乖,你中了毒,咱们先出去再说,好不好?”

黑雕被她抚了两下,竟真的收了之前狂暴的动作,它倚过来,万般委屈地叫了一声。

谢临云:“来,先出去,出去了我给你另外找吃的。”

一只差点毁了半座林子的猛禽,被她简单哄了两句后,居然就乖乖听话,不再闹腾了。

黄药师:“……”算了,不管怎样,能劝服这只发起火来分外可怕的雕,就是好事。

之后二人一雕出了林子,谢临云在林边按住黑雕,方便黄药师放心检查它中的毒。

见他越检查神情越严肃,谢临云不禁有些紧张:“怎么了?阿雕不会有事吧?”

黄药师:“它中的毒,若是用在人身上,那人可能已经断气了。”

谢临云:“?!”

“你别着急,我还没说完。”他又道,“但它可能从前吃过太多毒物,受到的影响反而不大,只是在毒性刺激之下,性情变得狂躁了一点。”

“那也不能一直这么狂躁下去啊,它方才在林中,就差些被断裂的树枝割伤翅膀。”谢临云道。

黄药师:“……我会试试为它配药。”

在这一瞬间,谢临云真是发自真心庆幸起了当初在襄阳附近碰上他时,答应了带他一起去洛阳。

行走江湖,一个黄药师能抵多少用啊!

两人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把雕带回驿所了。

但黄药师要配药,必须回去取他放在谢临云马车上的行李。而且王重阳还在驿所等着他们呢,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得跑一趟。

“你在这看着它,我去去便回。”他停顿了一下,“不必着急,很快。”

“好,我等你。”谢临云坐在林边,在暮色里抬起眼,郑重地点了点头。

黄药师走后,她又哄了黑雕片刻,顺便在附近拾了点柴火,为一会儿天黑入夜做准备。

就在她即将准备完毕的时候,本来已经被哄好的黑雕,竟又狂躁地一扇翅膀,朝林中飞了进去。

“阿雕!”谢临云忙扔了手里的东西,提枪追上。

黑雕正处在暴躁当口,一路往里,也不避让林间树木,所到之处,又成狼藉一片。

不过这样倒也方便了谢临云追赶,因为树都被它撞倒了,她也不需再避。

一人一雕前后入林,行了好一会儿后,它忽然俯冲而下!

谢临云一低头,果然发现他们下方,有一个非中原人打扮的白衣青年。

青年看上去不过弱冠年纪,站在林中,手中执了一根蛇杖。他看到黑雕俯冲下来,先是一愣,旋即恍然道:“原来就是你这畜生吃了我百来条蛇。”

“找了你一路,可算叫我找着了。”他衣袖一甩,哼了一声,“我今日定要扒了你的皮,宰你喂我的蛇。”

虽然他的官话说得不标准,但黑雕应该还是听懂了。

它更加愤怒,一爪拍下,就要去抓白衣青年的肩颈。

青年动作飞快,躲了过去,同时抬起手中蛇杖,又骂了一句不知死活的畜生。

谢临云在半空中,因有树木遮挡,暂时还未叫他察觉。

但她听到这人连续骂了黑雕两句,甚至扬言要宰了黑雕,当即冷笑一声,挑开挡在身前的枝叶,俯视过去,声线冰冷道:“你刚才说,你要宰了它?”

正是日夜交替的时候,她站在高处,夕阳最后的余晖打在她身上,衬得她宛如一尊神佛。

林间的养蛇人看得一惊,但想到自己这一路上损失的蛇,怒气上头,又毫不犹豫道:“怎么,难道我还宰不得?”

“小丫头片子莫管闲事,想保这畜生,便是与我为敌。”

谢临云:“听你这语气,你好像不止想宰了它,还想宰了我?”

嚯,真是很久没见过这么没有逼数的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