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和 》南阎生

第二十一章 月圆不分,我们都能圆满

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多,寂和看见晨暮倚在窗台抽着细长的香烟。

应该是听见了脚步声,晨暮回头,说:“怎么不多睡会儿?”

“被梦惊醒,便没了睡意。”

把烟熄灭,扔进垃圾桶。

晨暮把头发挽了起来,然后端着漱口杯在窗台刷牙。

等洗漱完了,晨暮把寂和按在梳妆台上,细细端详着。

白皙精致的瓜子脸,眼睛里盛着泠泠山泉,扑朔空灵。

漆黑丝滑的长发坠地,更显得神秘姣好,不施粉黛,国色天承。

“寂和,我觉得你当我的模特反而会更好。”

她撩起寂和的一缕长发,冰凉凉的非常顺滑。

“你身上有这个村落的气息,遗世独立,神秘莫测。”

“我不喜欢镜头。”

晨暮把摄像机拿起来,说:

“这不是冰冷的工具,不是窥探秘密的镜头。这是眼睛,保存彝族美丽的眼睛。”

“寂和,你得这么想。天地有序,生息有道,事物繁衍难能可贵。”

“你总有理说服我。”

晨暮开心的笑笑,帮寂和化了个淡妆,在眼尾点了一颗青色的泪痣。

阿合带着阿诗诺进来的时候,晨暮已经开始帮寂和梳头发。

她把头发分成好几股,把彩色的丝线编进去编成辫子。

阿诗诺把衣服放下来,也开始帮着收拾。

耳环是彝族老人留下的老银,繁琐复杂的工序。

三个上下错开的圆环上刻着日月星辰,坠下来细细长长的银片子,也刻着山川树藤的纹饰。

佩戴在寂和耳上,更衬得脖颈修长。

寂和穿的这套彝族服饰以黑灰色为主。

上衣的胸襟和背肩处用暗金色和黑红色的丝线挑绣云纹还有星辰山河的图样,显得庄重典雅。

百褶裙多褶贵气,分为三节,上节为腰,中节直筒状,下节是细密的格纹。

腰间挂着三角荷包,绣着金色的芙蕖。洁白的手腕处戴着银色的老镯子。

“喜乃,则几则!”阿诗诺竖起大拇指夸赞着。

拍摄的第一个画面是炊烟袅袅的清晨。

日光熹微,彝族小孩玩闹,妇女忙活,男人干农活。

这些极具生活气息的画面一帧一帧的被纪录。

然后镜头转到楼顶。

楼顶上逆光站着的女孩。

编织的长发散着淡金色的光晕,和远处群山间冉冉升起的橘红色太阳融为一体。

那个女孩侧过头,看向了镜头,那双眼睛是阴晴圆缺四时变换的孤独月光,有着古老传说的深远和腐朽。

她轻轻张开嘴,孤寂清泠。

“呢很。”

你好的意思。

阿合拿着摄像机激动得无以复加,这是他见过的最让人心动的女孩子。

“很好很好,就是这种感觉。我们换一个地方。”

晨暮和寂和一连在村落呆了十来天,每天都在拍摄。

宣传片的最后一个镜头定在六月十五这天,车轮样的月亮低矮的挂在夜空,不见星辰。

寂和还是之前那一身彝族服饰,跪在篝火旁,双手合十,额头抵在指尖。

眼睛是闭着的,长而卷翘的睫毛沾着傍晚的露珠,在火光下剔透。

额间的银饰坠下来,上头刻着的镂空繁复星辰摇摇晃晃,月光穿过,映在指骨处,星星点点。

站在寂和跟前的是一个披着黑青色察耳瓦披风的老者。

头上缠着黑蓝色棉布,额前左端的巾帕头端扎成尖锥状,粗似螺髻。

老者脸上的皮肤皱如枯木,双眼浑浊,左耳上戴着粗厚的银饰圈环。

姆武毕摩身后是红色八角法笠,他右手拿着法铃。

左手拿着的法扇圆盘。

用篾片编有七眼,木柄是樱木制成的蛇身鱼尾状,柄端装饰着阿普依曲鸟,背面柄身雕刻着护毕神鹰、神虎和吞邪豺狼。

他拿着法铃和法扇在寂和周围又唱又跳,嘴里不时念诵着:

“作毕我一群,走过柏林山,背来柏签筒,走过樱林谷,带来樱法扇。”

“走过林木山,戴得法笠,走过竹林谷,搓来竹神签。”

姆武从盛撒祖妣遗留五谷的粮食粉中,用法扇拂了一些,洒在寂和身上。

“黄猪胛得卜,鸡股骨得插,取草垫神枝,取血祭神座,毕口也诵咒,毕手亦折孜。”

“银笛取来奏,金弦取来弹,接种种亦传,断根根亦断,遣敌敌亦散,治病病亦愈。”

他摇了摇手上的法铃,接着念道:

“治病于世间,度灵入祖界,世间得繁旺,神铃亦灵巧,网兜亦顺手。”

“旧毕亦得见,新毕亦得闻,毕摩作法师于此,谋臣判案源此法”

最后停在寂和跟前,用法扇轻点着她的额头,清诵:

“祈天庇佑,千年永寿。风调雨顺,福泽无垢。”

祭祀祈福结束,寂和叩谢天地。

三拜三起后,镜头拉近,屏幕上出现寂和瘦削清灵的脸。

她睁开双眼,那双眼睛在月色和篝火中更加深幽,黑洞一样莫及莫测。

她嘴角向上微扬,带着不可抗拒的魔力。

“勒子佳!”

欢迎的意思。

然后镜头快速后推,把景别放大至整个村落,篝火夜晚祥和安静的村落。

结束。

寂和站起身来,对老者鞠躬致意,然后帮着阿合他们收完东西就开始了篝火晚宴。

陌生人之间手拉手围着篝火跳舞。

火光把人影拉得修长,夜空下簇起的火花让整个村落开始沸腾。

阿合在激昂亢奋的歌声中大声对寂和她们说:

“再过九天就是火把节了,到时候比这更壮观热闹。晨暮小姐,寂和小姐,你们多留几天,让我们好好款待。”

“我们明天就出发去北京,片子要剪出来,还要带寂和去录歌。”

晨暮在这一刻也欢愉极了,心情总是能被感染的,“下次有时间一定来长住!”

“那这样的话,阿合就不强留了。再次感谢晨暮小姐的帮助!”

“今晚只管唱歌跳舞!开心快乐!”

晨暮脱离人群,在圈子中间旋转起来。

火光映着她的脸,像月神欢脱在苍茫大草原里。

无拘无束,释放天性。

“寂和!你看!”她指了指天上硕圆的月亮,“月圆不分,我们都能圆满!”

是的。

你我都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