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深似浅 》蔚空

21.更新

,最快更新情深似浅最新章节!

周六, 江漫和大学室友孟雨约了一起去逛街。当年宿舍四人, 除了她是本市人,其他都来自外地, 毕业后只有孟雨留下来,两人上学时就关系最好, 毕业后在同一个城市,算是关系难得没有变淡的闺蜜。

不过关系再好, 毕了业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一个月聚一次已经算是不错。

两个女人大包小包从购物中心出来,来到底层的饮品店休息。

孟雨喝了口冰镇柠檬水, 上下打量了一番坐在对面的江漫, 笑道:“你不是说每天都被工作强/奸么?我怎么看你倒是像被男人长期滋润一样, 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江漫长得是漂亮的, 但上学时她是运动阳光型, 常年匡威帆布鞋和牛仔裤, 虽然也是典型的都市时尚女孩,但和女人味差了十万八千里。如今工作快三年,整个人气质大变,俨然是标准的都市丽人。

江漫听好友这么说, 忽然想起程骞北,不禁莞尔一笑:“要真被滋润,那我这也是被工作滋润的。”

孟雨眨眨眼睛道:“说真的, 你也单身这么久了, 就没想过找个男朋友?”

江漫笑:“急什么?我们台里三十多岁单身女性多得是, 我这年纪还是小姑娘呢!”

孟雨道:“找男人又不是说马上要*屏蔽的关键字*,谈恋爱而已。你这常年独居,也不怕影响身心健康?”

江漫道:“你好歹一外企职业女性,还没成为已婚妇女,怎么就开始跟大妈一样,担心我们少女的个人大事了?”

孟雨啐了一口:“还少女?再过几年就剩女了。”顿了顿,又笑眯眯道,“我是觉得女人虽然事业重要,但有个男人在身边,也还是很重要的。不说别的,性/生活可是女人最好的保养品。”

江漫翻了个白眼:“那你刚刚买那么多护肤品化妆品干什么?”

孟雨摆摆手:“好吧,我就是觉得你平时接触的人都挺高大上的,趁现在年轻漂亮,赶紧抓住一个高富帅,高富帅可是不等人的。”

江漫笑道:“高富帅有什么稀罕的,十个有九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孟雨想了想,试探问,“你不会还没放下许慎行吧?你说当年你都要跟他一起出国了,怎么说分就分了?不过那种男生条件再好,对你再好,但心里一直有放不下别的女人,确实挺膈应人的。”

江漫眨眨眼睛,一脸愕然:“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么?年少青春的一段感情而已,也就在当时比较重要,过去了就过去了。我就是觉得谈恋爱也没什么意思。”

孟雨默了片刻,笑着问:“是谈恋爱没意思?还是对男人失望,不敢再投入真心了?”

江漫微微一怔,忽然发觉自己竟然无法辩驳。

她曾经是爱情的信徒,在漫长的少女时期,无数幻想过能拥有完美的爱情,也对此充满信心。然而现实却给她一记当头棒喝,不仅仅是当年努力那么多年后,最后仍旧以失败而告终的初恋,给她带来的挫败感,还有之后遇到的那些看起来光鲜的红男绿女,都一次又一次刷新了她对成年人以及爱情本身的认知。

纯粹、忠诚、身心契合,也许早就只存在于幻想和美好的文艺作品当中。

好在她向来有着超强的适应能力,很快就与这个世界同流合污,不和男人谈情说爱也能享受肌肤之亲。

只不过,偶尔也会有那么一点点怅然和失落。

比如现下被孟雨这么随意一击即中时。

江漫沉默了片刻,笑道:“又不是十几岁少女了,就算找男人,那也是先看条件,我可是很现实的。毕业那会儿我家里差点破产,那一个月为了筹钱,差点没把自己卖了,可不敢再幻想什么纯纯的恋爱了。”

孟雨大笑,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又问:“对了,当初你家那事怎么解决的?”

当时江漫家厂房房东忽然要卖房,她到处筹钱这事,几个相熟的同学都是知道的,只不过大家都是工薪家庭出身,虽然知道也是爱莫能助,后来没过多久听说是解决了,但她并没有细说,大家也没追问。孟雨也是听她提到,才好奇地随口一问。

江漫愣了下,随口道:“就是找到了个有兴趣投资厂房的土豪,说服他把厂房买了,继续租给我们家。”

孟雨眨眨眼睛,戏谑:“不是卖了你自己?”

江漫笑:“怎么可能?”

孟雨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道:“对了,昨天咱们院院庆你不是去了吗?有没有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事?”

江漫摇头:“一台破晚会,我又不是杰出校友,能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事?”

孟雨道:“听说程骞北捐了一亿,设立了一个创业基金。你说他也就比我们高三届,三十岁都不到,拿一亿跟咱们拿个千八百一样简单,也太拉仇恨了吧?想想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咱们怎么就没人想到先把他拿下?”

江漫笑:“咱们进学校的时候,人家都已经发家了吧?”

“也是。而且当年宁冉那种大美女也没拿下他,咱们就不用做什么春秋大梦了。”说着又补充一句,“我主要是说我,我觉得你还是可能的。”

江漫眨眨眼睛,好笑道:“我怎么就可能了?”

孟雨道:“你长得好看啊,又不比宁冉差。而且我觉得你行动力特强,就是那种想做什么事一定能做到的。当年许慎行喜欢宁冉那么多年,人尽皆知,你还不是将人拿下了,而且还是人家主动对你表白的。”

江漫失笑:“有什么用?我再努力还不是没办法让他彻底断了对宁冉的念想。”

孟雨道:“所以我说啊,你还不如去把行动力用到程骞北身上,至少有钱不亏。”说着叹了口气,“不过现在都毕业了,说什么都晚了。”

江漫失笑:“得了吧,程骞北什么人?我那点小伎俩用在他身上,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也是,那种人肯定是人精,要真能这么容易搞定,就不会没有半点*屏蔽的关键字*传出来了。”

两人正聊着,忽然一道声音插进来:“小漫!”

江漫转头,看到站在两米之遥的许慎行。

孟雨也看到了他,当年许慎行和江漫在一起后,请宿舍里的人吃过饭,互相也算是认识。

“师兄……”孟雨看了眼神色平静的江漫,有些不太自在地打了声招呼。

许慎行点点头,朝她笑道:“好久不见了!”又对江漫说,“我本来打算约你一起吃饭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江漫轻笑了笑,道:“是挺巧的。”

孟雨不动声色地在这两人脸上巡视了几遍,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现下的状况,一个神色淡定,一个眼神灼热,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管是什么情况,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先撤退了。

孟舍友拿起旁边的购物袋,笑嘻嘻道:“漫漫,李良还等我回家一起吃饭呢,我先回去了,改天再聚。”

江漫没想到室友这么没义气,眼睁睁看着她踩着十厘米高跟鞋,飞速离开了。

许慎行在刚刚孟雨的位置坐下,道:“其实不是偶遇,是我看到孟雨发的朋友圈,知道你和她在逛街,所以专门过来见你的。”

当年和江漫在一起后,他加过她室友们的微信,虽然没聊过天,却也能偶尔能从他们的朋友圈,看到一点江漫的信息,也算是这几年在国外的一点慰藉。

江漫听他这样说,眉头不由自主皱起,昨晚见到许慎行,听到他说得那些话,她就有不太好的预感。

她怎么都想不到,曾经不那么爱自己的*屏蔽的关键字*友,时隔几年后,发觉自己是真爱回头追求自己这种狗血桥段,会发生在她身上。

如果她对他还有爱,配合着上演一出破镜重圆的戏码,也算是一段佳话。可惜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她现在面对他,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他忽然的回头,只会让她觉得困扰。

许慎行继续道:“昨天的事我已经打听过了。”

“昨天的事?”江漫没反应过来。

许慎行:“就是你和程骞北*屏蔽的关键字*的事。”

江漫蹙眉看向他,有些不太明白。

许慎行道:“我知道你没骗我。”

江漫笑:“我本来就没骗你。”

许慎行好整以暇看着她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确定你没骗我吗?”

江漫笑着等他继续说下去。

许慎行道:“因为程骞北的生父是我的姨父,几年前叶老爷子重病的时候,我听说程骞北带了孙媳妇去见他,我也是今早去我姨父家问清楚了才知道,那个孙媳妇确实就是你。”

江漫脸上的笑微微凝住。许慎行不是那种会八卦人隐私的男生,当年从来没在她面前提起过程骞北的身世。那时她隐约觉得,他对程骞北似乎颇有微词,她以为是宁冉的关系,但看来还不只是这么简单。

原来这世界真的小得可怜。

许慎行说着,忽然笑了笑:“但你们并不是真的*屏蔽的关键字*对吗?毕竟那时你刚刚毕业,我们也才分手三个月。”

江漫怔了片刻,也笑了:“*屏蔽的关键字*有时候靠得是冲动,我和他确实*屏蔽的关键字*了,民政局登记的有效婚姻。”

既然程骞北昨晚已经说了,她就干脆顺水推舟坐实这段关系,也免了未来的纠缠。

许慎行歪头,不紧不慢问:“那为什么你的朋友和父母都不知道你们的关系?”

江漫一愣,她没想到自己这位*屏蔽的关键字*友的动作这么快,短短一个晚上加小半个白天的功夫,已经查到了这么多。

她有些头痛地抚了抚额头,叹了口气道:“因为我和他*屏蔽的关键字*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钱,你觉得这个理由合理吗?”

许慎行点头:“我知道。当初你们家工厂出了事,你到处筹钱的事,我听说了。”

这特么也知道?江漫有点要崩溃了。

她重重舒了口气,好吧,所有人不知道的事情,刚刚重逢一天的许慎行,竟然查得一清二楚,她果然不能低估学霸的能力,她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慎行忽然伸出手,将她放在台面的手握住:“小漫,我不知道当年我离开后,你遇到了那么多事情。但是知道你和程骞北的婚姻是假的,我还是很高兴的。”

江漫抽回自己的手,揉了揉额头,皱眉道:“许慎行,我曾经喜欢了你很多年,但那种感觉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就算我和程骞北的婚姻是假的,也不会因为你回来了说想和我在一起,就能把曾经喜欢你的感觉找回来,你懂吗?”她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而且我和程骞北虽然婚姻名不副实,但早就睡过很多次,你还觉得我们能回到从前吗?”

秘密被人知晓的感觉难免让人羞耻,她干脆自暴自弃悉数坦白。看到许慎行面色骤然苍白,江漫叹了口气,起身:“话就说到这里,我走了!你保重。”

许慎行叫住她:“江漫,程骞北不是善类,发迹手段很有问题不说,回到叶家为了抢财产用计心机,叶老被他哄得除了他,几乎六亲不认,这种人你不觉得很可怕吗?不管你还会不会考虑我,我都希望你赶紧离开他。”

江漫道:“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早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