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深似浅 》蔚空

9. 学院旧事

江漫从回忆中回神,睁开眼睛怔了片刻,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看向树干。

她忽然有点想知道,当年站在这里的程骞北,到底有没有破坏树木,跟她一样写下过他的秘密。

暮色已至,夜灯沉沉,她打开手机的电筒,照向树干,垫脚按着程骞北的高度去仔细搜索。

很可惜,没发现半个刻意的痕迹。

她收回手,有些好笑地耸耸肩,想想也是,程骞北那种人怎么会幼稚到在树上刻字?

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发觉不知不觉已经离八点不远了,赶紧将乱七八糟的思绪压下去,重重舒了口气,准备往礼堂赶。

走了几步,听到到后面有人在说什么“院庆”之类的话题,下意识转头一看,发觉是一行老师模样的人正沿着湖边谈笑风生朝她这边的方向走来。其中好几个她都还有印象,是他们经管院的老师。

而六七个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间那位唯一的年轻人。他高大英俊,穿着正装的身姿笔挺,鹤立鸡群。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漫已经十几天没见过的程骞北。

院庆有邀请不少杰出校友,他出现在这里倒也正常。

程骞北显然也看到了她,只是不知道为何,明明是在和旁边几个老师聊天说笑,但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甚至在夜灯下看起来还有些冷沉,看向江漫的眼神也有些疏淡冰冷,似乎心情不大好的样子,与旁边笑容满脸的老师们,截然不同。

他们边走边聊,从江漫身旁走过,程骞北很快就冷淡地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侧头倾听旁边老师说话,时而点头轻笑着附和一句。

江漫思忖着虽然这些老师应该没有人认识自己,但基于礼貌还是该上前打了个招呼,而且指不定日后工作还能用得上,正想着要上前主动叫一声“师兄”,顺水推舟让程骞北引荐一番,但见他一副对自己视而不见,没有丝毫想让自己攀关系的模样,想了想还是算了。

她有些悻悻地停在原地,等着一行人稍稍走远,才又迈步。

走了没几米,前方人群中的程骞北,忽然转过头,朝她看了眼。

因为夜色已沉,路灯下看不太清他的模样,但江漫远远就能感觉到一股带着低气压的寒意。

杰出校友被邀请来参加院庆,这么多老师都簇拥着他,还心情不好?

真是没天理!

到了礼堂,江漫在前面几排的嘉宾座位找到了自己的位子。

这个社会看似公平,实际上处处都充满了等级。虽然嘉宾席位有好几排,但是重要的都在前面,他们一个单位的还被分成了几波,文皓和总监在第一排靠近院长的位子,而他们这些普通工作人员则坐在靠后的这排,后面就是学生座位了。

江漫对这种晚会没什么兴趣,无非是各种自我感动的赞歌,不过毕竟是经管人,所以多少还是有点心潮澎湃。可这种心潮澎湃维持不足以抵抗无聊的表演节目,直到她快要被学弟学妹们拙劣的表演,弄得昏昏欲睡时,节目终于暂时告一段落,进入杰出校友代表发言环节。

发言代表有三位,老中青三代。青年代表不出江漫所料,果然是程骞北,毕竟三十岁以内的年轻人,能做到他这种成就的,在整个经管院,确实算得上首屈一指。

前面两位杰出校友上台时,观众席的掌声是一种礼貌性的热烈,但是当程骞北出现在台上的那一刻,整个礼堂的掌声明显就有些失控了,甚至还能听到女孩子们毫不遮掩的欢呼尖叫。

江漫扬扬眉,看向台上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中规中矩白衬衣黑西装,但穿在他身上,有种养眼的沉稳和低调的清贵。不得不承认,程骞北是她见过得将正装穿得最有质感的男人。不仅仅是容貌英俊,身材修长挺拔,而是整个人散发的独特气质。

几分高高在上的倨傲,几分气定神闲的从容,有谦逊低调的含蓄,又有锋芒毕露的张扬。所有看似矛盾的气质,在他身上却相得益彰。

江漫虽然不清楚他的成长背景,但根据只言片语的信息中,知道他生长在底层市井,那天在早餐摊他也提过少时家里是开小早餐店的。因为工作原因,她也接触过不少底层出身靠自己奋斗成功的精英,但无论他们表面多么光鲜,只要仔细观察,就能从他们身上多多少少看到一些无法完全摒弃的草根气质。

可程骞北不一样,他的矜贵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是穿着再廉价的衣衫,都不会让人觉得他来自底层。

此刻的他面带微笑站在麦克风前,没有拿演讲稿,云淡风轻地开始了他的发言。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灯光下的脸上微微带着点笑容,娓娓道到来一般的语气,和之前那几位公式化的演讲完全不同,一下就将人吸引了进去。

后面的小学妹,已经按捺不住开始窃窃私语。

“程师兄比我们就高了四届,已经是国内最顶级的天使投资人,柒基金建立六年,总共投了三百多个项目,已经有十几家公司上市了。光靠上市退出实现的回报就是几十倍了。”

偷听人说话的江漫挑挑眉,四届?那看来不是小学妹,而是研究生了。

“那是,人家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传奇了。当年我上本科的时候,看到过他两次,感觉几年过去了,好像更帅了。不,是更有气质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也不知道他现在结婚没有?”

“我在网上没查到消息,应该是没有。”

“女朋友呢?”

“也没听说,程师兄太低调了,上次就和那个俞欢上过一次热搜,还很快就撤了,后来说只是有业务往来。”

“我觉得程师兄这种白手起家低调的牛人,应该对俞欢那种富二代名媛没什么兴趣。”

“我记得当年他读研的时候,和一个女生交往过。”

“我也记得,好像叫宁冉,据说是当年的院花。”

“对对对,当年还听说过他们是一段三角恋,他们那一届除了程师兄,还有一个院草也喜欢宁冉。不过后来宁冉跟程师兄在一起,那个院草貌似和我们上一届一个本科生在一起了,不过那都是他们快毕业时候的事了,具体什么样子的,也没人清楚。”

“你说的那个院草我知道,叫许慎行,长得是很帅,后来去了藤校读博,反正也挺厉害的。”

“这些花花草草的肯定都不是一般人,哪像我们明年就要毕业,还不知道何去何从呢!”

竖着耳朵偷听的江漫,差点因为花花草草这个形容而笑出声,好在适时忍住了。

程骞北作为代表,肯定不只是上台说几句话这么简单,在他发言的尾声,宣布了一个让学弟学妹们沸腾的消息。他将出资一亿在学院建立一个创业基金,鼓励大学生创业。经管院里的学生,很多都是钱串子,奔着赚钱考进来的,立志创业的人不在少数,程骞北建立这个基金,无异于是给了他们这些志向远大的年轻人提前实现梦想的机会。

于是他发言结束后,整个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江漫觉得自己耳膜都快被震聋了。

掀起晚会一个小高潮的程骞北回到嘉宾席的座位,在落座时,江漫见他朝后面轻描淡写看了眼,便主动抬手朝他挥了挥。

哪知他却漠然转过头,像是没看到一般。

江漫撇撇嘴,虽然对于彼此关系的保密两人心照不宣,但毕竟也是师兄妹,在外面也不用刻意避嫌吧?这是生怕她利用这层关系占便宜么?

江漫有些悻悻地收回手,旁边两个别的栏目组的同事,看到她的动作,想当然以为她攀交情失败,对她流露出同情的眼神。

身后两个研究生学妹,则在接下来的表演节目中,继续之前未完成的话题。江漫觉得偷听人说八卦,比台上的节目有意思多了,于是继续竖着耳朵偷听。

“对了,你上本科时,见过宁冉吗?”

“见过啊,我认识的一个师姐和宁冉是室友,不过她不怎么住学校,准备考研的时候去找学姐,偶然碰到过一次。”

“漂亮吗?”

“当然,毕两大帅哥师兄喜欢的院花,能不漂亮吗?”

“后来许慎行退而求其次在一起的那位学姐是谁啊?”

退而求其次?好吧,也没毛病。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当时他们都快毕业了,我也就是听说而已,都不知道那个学姐到底是谁?”

江漫心中嘿了一声,她好歹也算是将那段三角变成四角恋的重要角色,难道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当年本科时,我们上届有什么很出名的美女吗?”

“记不太清楚了,挺多的吧,那么多专业,就算看到过,也不太对得上名字。”

江漫撇撇嘴腹诽:这才多久?就记不太清楚了,记性不是太好啊!

“对了,我记得当年我刚进大一那会儿,我们上届经济学专业有个美女学姐,被黎洛师兄疯狂追求,闹得整个寝室楼都知道,在宿舍楼下点蜡烛还差点失火了。”

江漫:“……”

她没想到自己被人记住,是因为这件事。她是不是得去感谢黎洛?

生气!

她郁闷地将耳朵关闭,放弃继续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