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深似浅 》蔚空

11. 两段恋情

和许慎行走近后,江漫也就认识了宁冉,不算太熟,但也看得出她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儿。她和许慎行从小相识,高中同班大学同学院,但一直只将许慎行当成朋友,并且很直白地表达过永远不可能这种话。她喜欢程骞北的事,也从不隐瞒,甚至在并不算熟悉的江漫面前也坦然提起过。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漫觉得,宁冉和自己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当得知她守得云开见月明,和程骞北在一起,当然很为她高兴。

那时,宁冉正好确定了工作,因为她和许慎行的关系,四个人吃了一顿饭。

吃饭的地方是在一家高档餐厅,装修雅致私密性很好的雅间。宁冉和许慎行先到,宁冉和程骞北姗姗来迟。

那晚的场景,江漫还记得很清楚。

宁冉满面春风地挽着程骞北推门而入,因为迟了十几分钟,一进来,她就笑着道歉:“不好意思,骞北工作太忙了,刚刚才抽出空来。”

许慎行笑道:“没关系的,程总大忙人,不像我们这些还在啃老的,什么都不多就时间多。”

程骞北轻笑了笑,朝他和江漫看了眼,与宁冉在两人对面坐下。

江漫笑眯眯道:“师兄师姐,恭喜啊!”

宁冉笑:“恭喜什么?”

“恭喜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宁冉朝程骞北看了眼,难得露出一点娇羞,佯装清了清嗓子:“我得恭喜你和慎行才是。”

许慎行和江漫相视而笑,拉住着她的手道:“遇到小漫,真的是我的运气。”

江漫相信,那一刻他的话是真心的。

宁冉做出起鸡皮疙瘩的表情,啧啧两声:“我天,想不到许慎行也有这么肉麻的一天!江漫你真是行啊!”

江漫没心没肺地大笑。只是不知为何,笑得时候不经意对上程骞北的眼神,忽然就让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正不紧不慢地喝着茶,脸上也带着点笑意,只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却隐隐带着些讥诮般的冷色。江漫兴致高昂的心情,也就冷了几分。

整顿饭,表面上看起来很和谐,但气氛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这个古怪主要是来自程骞北,他几乎没怎么说过话,这种冷淡不仅仅是对许慎行和江漫,也包括了他身旁的女朋友宁冉。

看得出来,宁冉非常主动,甚至给他夹菜倒水,那是一个女孩全身心爱一人,恨不得掏心掏肺对他好的本能表现。可是对方明显很有些敷衍,这种敷衍不仅仅江漫看出来了,自然也逃不过许慎行的法眼。

吃完饭道别后,在回学校的出租车上,许慎行微微皱着的眉头就一直没打开。

“怎么了?”江漫忍不住问。

许慎行道:“我有点担心宁冉,我感觉程骞北对她不是真心的,我怕她是一头热,栽下去以后爬不起来。”

虽然知道他说得没错,毕竟已经是自己男朋友,听到他这么关心宁冉,江漫心中难免有点不太舒服,想了想道:“感情的事,外人不好说什么,我相信师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许慎行默了片刻,终于还是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你说得是,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是没法体会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许慎行显然并没有完全将这件事放置不理。

那时候程骞北的柒基金已经很有几分名气,而他因为才二十多岁,甚至还在读研究生,一度颇受关注。尤其是曝过一次光后,因为年轻英俊,更是在网上出了名,常常一大堆网友不管男女,都凑热闹叫他老公。

和后来的低调以及不近女色不同的是,那时或许是因为年少得志,难免张扬,经常会曝出一两段绯闻,和他沾上关系的甚至还有明星和模特,虽然因为公关并不会成为热门,但也足以让关注他的人,了解一二。

许慎行那段时间已经忙完申请博士的事,正和江漫谈恋爱谈得如胶似漆,如果不是时不时看到程骞北那些破事的话,他们的恋爱状态应该可以称得上完美。

然而因为程骞北,许慎行但凡看到跟他有关的传闻,就会去关注宁冉的状态。而宁冉的恋爱显然不是很顺利,偶尔苦闷的时候也会来找许慎行喝酒。当然,江漫大部分时候都在,只是当宁冉在跟许慎行吐苦水的时候,作为许慎行的女朋友的她,仿佛就成了摆设和配角。

爱情是占有和排他的。曾经没和许慎行在一起的时候,江漫没有体会这种感觉。

但在一起后,她深刻体会到了。

江漫还记得那天是自己刚刚交完论文终稿,许慎行带她去外面吃饭庆祝。一顿饭吃了很久,从餐厅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就在两人走到停车场准备取车时,遇到了程骞北。

他应该也是刚刚吃完饭,和一个打扮时尚身材高挑的女人,说说笑笑准备上车离开。

“程骞北!”

江漫还没反应过来,许慎行已经绕过车子,怒气冲冲走到程骞北跟前。也许是怨气积累了太久,一向斯文的男人,不问青红皂白,上前就给了程骞北一拳。

不过这一拳到底落了空,因为程骞北及时闪了开。

他有些好笑地看向许慎行,又看了眼惊慌失措走上来的江漫,问:“你干什么?”

许慎行脸色铁青地指了指不远处的女人,问:“她是谁?”

程骞北仿佛在听笑话一般,轻笑了一声,不紧不慢道:“我没记错的话,咱们应该就是同级不同专业,几乎没什么来往的普通同学吧?”

许慎行怒道:“你怎么能这么对宁冉?”

他大概是真的教养太好,竟然骂不出一句脏话。

程骞北轻轻一笑,朝江漫看过来,似笑非笑道:“我和宁冉怎样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而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这么关心别人的女朋友,倒是让我有些新奇。”

他这句几乎是带着讥讽的语气,还在愤怒中的许慎行似乎没听出其中含义,但江漫的脸色却因此大变。

她看着为了另一个女人怒发冲冠的许慎行,忽然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她以为自己的万里长征已经完成,可现在才发觉,有可能才刚刚开始。

明明都已经坚持了那么多年,现在却忽然没什么力气了。

后来是怎么离开的,她已经有点记不清楚了,但是程骞北最后那讥诮的眼神,却印在了她心里,烫得她一连多日都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几天后,她为了自己的爱情,再次做了一件大胆的事——在程骞北公司楼下,拦住了他的车。

那天是个好天气,傍晚的微风吹得人微醺,但是江漫却没有半点体会。

她看到程骞北打下窗户,似笑非笑看向她,然后深呼吸了口气,开口:“师兄,我能请你吃顿饭吗?”

程骞北挑挑眉,将副驾的门给她打开:“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