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柴嫡女:魔君大人,太会宠 》瓜瓜冰雪凉

第六十一章:不要脸

景公子一下去就是一片乌泱泱地场景,每个人都在说话,特别是炸丹的梅远风!

一看到这个人,福生瞬间头都大了!

这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梅远风谁不认识,在炼药师公会都是排的上号的,他不是炼药师公会的人,也没有在这里注册过,是自由炼丹师。

而且还是一个二品炼丹师,只要不是炼药师公会的炼丹师都有两个特点。

实力强,有钱!

这梅远风更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今天惹到了这个主身上,恐怕轻易没有那么好解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查了没有?”

福生小声问旁边的人,事情一出就有人去检查了控火室,只是现在还没有人过来说明情况。

“正派人过去查看了,估计和控火室脱不了关系,连着两个炼丹房出事。”

“景公子,我老梅也算是这炼药师公会的常客了,这里一大片都是我的老友,今天这件事情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的话,恐怕我就想要问问你们炼药师公会以后还准不准备出售丹药了!”

刚刚一来,第二句话典型的就是威胁。

景公子看了一下周围的场景,他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也知道他说的不是气话,如果梅远风真的铁了心的要跟炼药师公会作对的话,虽然不足为虑,但还是能造成不小的麻烦。

但他没有丝毫受到眼前这个人威胁的影响:“梅丹师,如果这件事情是我们炼药师公会的责任,你炼制的天元血脉丹我会亲自请掌门炼制赔偿给你。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我们的责任,抱歉,恐怕以后你再想进炼丹房就有点困难了。”

这就是二五八万的拽啊!

哪怕在明明没有占理的时候说话还这么硬气!

果然是炼药师公会!果然是景公子!

“哼,到底是不是我的原因一查便知,我老梅可不是这种人,只怕你们炼药师公会这段时间太横行霸道了!都敢把我们炼丹师不当回事了,连炼丹炉的火都敢随意动!”

他梅远风可不怕炼药师公会,大不了自己去整点火精,自己炼,别人弄不到,他还弄不到吗?

景公子没有和梅远风扯下去,把自己的令牌递给福生:“去看看里面的人出了什么事。”

这么久没有出来,定然出事了。

只有他和三大掌门的令牌可以随意开启炼丹房。

福生拿着景公子的令牌朝至今冒着黑烟,没有动静的炼丹房走过去,有点揪心。

炸丹的是梅远风,那炸鼎的不就是刚才那个小姑娘了吗?

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可惜了,炼丹天赋这么好的一个小丫头,难道就要这要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吗?

为什么一向淡漠的他竟然都会觉得有点惋惜?

在福生拿着令牌正要打开炼丹房的时候,突然么就开了!

“我的苏黄凝血丹......我炼制了一上午的苏黄凝血丹就这样没了!”一个个头娇小满脸黑灰头发凌乱的小姑娘站在炼丹房门口,“是谁?究竟是谁?害得我炸鼎!”

这句话怎么听得这么熟悉?一个小姑娘也跟着出来凑什么热闹?

梅远风:“......”

众人:“......”

福生:“......”

“是你?”景公子一眼就认出了这不是刚才那个小姑娘吗?

怎么又是她出事了?

景公子还没有来得及有什么想法就见苏峦清又是悲愤又是可怜的看着他说道:“景公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人家本来好好地炼着丹,眼看着都要成丹了,却不料炼丹炉突然变得通红,嘭地一声就炸了!我炼制了一上午的苏黄凝血丹就这样报废了!景公子,你们炼药师公会可要给我一个说法啊!”

梅远风在旁边听着,脸都黑了。

这套说辞怎么跟他说的那么像?

话说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年纪,就算是撒谎也要让你身后的人来,就一小女娃,还炼丹,谁相信啊!

而且谁让你跟我用同一套说辞的!!!

整得他现在好像也跟讹人家炼药师公会一样!

“景公子,要不是我身上还有点家里人给的防身宝物,只怕今天就葬身在这里了!你们可得好好查一查,到底是什么人做了手脚,连控火室的火都敢动,要是以后她想针对什么人?那我们岂不是没有防备?”

苏峦清的语气就差没有过去抱着景公子痛哭流涕了!

而且一句一句地都在说有人针对她!

景云也有点无奈,其实他也觉得这小姑娘炼什么丹啊!

你说炼丹倒还是有可能,但你说马上就要成功了,也许,可以找身边的人来装一下......

不过这件事情是他们炼药师公会的责任的话,他肯定不会亏了这个小丫头的。

“今日是谁看守控火室?”

“去查的人查出来没有?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如果真的是控火室出了问题的话,那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人的!

------

“蠢货!让你去炸丹,你怎么连鼎都给人家炸了?”

“娘,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谁知道她的炼丹房这么蹊跷,无论我加多少火精都不会炸丹,甚至还炼制出来了一炉,这,这.......我也不知道会突然炸鼎啊!”

苏昔薇拽着她娘的衣:“娘,这个时候了就别说我了,咱们现在先把事情推到石老三身上去,免得待会烧到我们身上来!”

白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苏昔薇一眼:“这件事情之后你暂时别到这里来了!不,这段时间你都不要来了!”

不然还不知道要给她惹出什么事!

本来今天药材出了问题,回去之后苏家的人肯定要向她刁难,还别说今被苏峦清这个贱种弄了好大个没脸,回去不知道会被嘲笑成什么样子!

要是苏昔薇再给她惹出点什么事,那她也不用再在这炼药师公会待了!

白丹心想着就算事情暴露了也暂时查不到她这里来,毕竟她已经把石老三给打晕扔出去了。

等炼药师公会的找到他估计还有一段时间呢,更别说要从他嘴里问出东西,到时候她肯定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就算石老三把她们说出来,也不会再有人相信她的话的!

然而下一秒的敲门声就打碎了她的计划。

“白丹炼丹师,请让苏小姐下去和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