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自外时空的你 》敏翰空

第四章 远古宫殿遗迹

进入壁洞后,高庭用手电筒向四周照去,身后的洛子晴也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明。

混沌黑暗的无尽空间里唯有那两处仅剩的光明,引领着走向前方恐怖而充满未知的路。

他们所制造出的光在无尽的黑暗中宛如无尽夜空中的一颗微不足道的星星,他们仍然被黑暗包裹着,透过灯光只能看清一隅之地。

过了许久,两人才大概看清楚周围附近到底有什么,壁洞里的石壁上刻画不少文字和一些壁图,图片上的人物栩栩如生,而人物姿势动作也彰显了他们所处的是个怎样的时代。

壁画所折射出的是那个时代的辉煌与神圣不可侵犯。

但令高庭伤脑筋的是,他从来没见过这种文字,也看不明白到底在记载着什么,文字的形体有点像古代埃及象形文或楔形文字,又似乎都不像。

高庭杵在那里揣摩着那些不可思议的壁画,猜测着里面所要表达的信息。尽管灯光微弱,但他还是很耐心地看着灯光所抚摸到的壁画。

洛子晴跟在高庭身后,陪着他看完一幅又一幅的壁画。

仿佛置身于天堂与地狱的交界处,两人不觉一阵唏嘘。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或许危险正在迎接着他们。

洛子晴不自觉地裹紧了一下身上的外套。不知为什么,她觉得这里阴寒无比,仿佛周围的寒气要把身上的热量所吸走。

在壁图中,高庭看到了溢满光辉的太平盛世,也看到了战马厮杀的战场。不过也看到了许多超出人们世界观的画面。有如壁图里的人可以悬浮在空中,下面是一堆嘈杂的人群,目光虔诚。有如一个人伸出一只手,远距离外的一人浮在空中表情挣扎难受。

然而,最大的一张壁图上面刻画的便是一颗陨石带着火焰从天而降。

高庭在大脑中快速连接起这些壁图之间的联系,想知道这些到底意味着什么,想象着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

难道那是一个神的时代?亦或那些不科学的画面是当时人们的幻想?高庭仰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些奇异的场面超出了他的认知,就像现在的电影一般,不可思议。

宇宙诞生至今已一百多亿年,地球的年龄也达46亿年,在演变的进程中从不缺乏奇异玄幻之事。史前的历史无从考察,遥远的未来也不可预知。

“关于这些古迹国家历史文献有没有记载到呢?”高庭托腮在暗暗嘀咕着。

高庭带着洛子晴一路前行摸索着。

洛子晴有些心惊胆战地说:“我怎么觉得这里像地宫一样,会不会有电影里那些……”

“我觉得倒不像地宫,你看,那边还有个王座,应该是个大殿。你就别自己吓自己了,吓傻了怎么办?”

“你才傻了呢?本小姐可是比你聪明得多。”

“是是是,你最聪明,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呢!”子晴满脸的得意。

突然,笑容在嘴角僵住,咯子晴大声的‘啊’了一声。

高庭猛地回过头护住子晴,怕她受到任何攻击和伤害,用行动履行许下的挡在她前面的诺言。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高庭低头望着子晴,还时不时扭头兼顾周围。

他仿佛天生为防备而生。

她仿佛天生离不开他的庇护。

但高庭的心已被一个人占满,他爱的那个人,和他许下了几生几世的诺言。

他说过,非美嘉不娶。

美嘉说过,非他不嫁。

虽然诺言在美嘉离开之时成了一纸笑话,但高庭为了曾经那个爱他的人无怨无悔地坚守。

他相信,那个爱他的她,会回来。他愿意等,在有生之年。

“你刚才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大喊?”

“我刚刚好像看到两点蓝光在移动,就好像……好像两只眼睛……在盯着我们。”子晴弱弱地说。

高庭屏住呼吸审视着周围,不放松一丝警惕。

两点蓝光再次出现,高庭旋即拿电筒一照,却看到什么也没有。关掉手电筒后,也不见了蓝光的踪影。

高庭的额头直冒冷汗,而洛子晴死死地拽住他的手臂,不放松一点力度。显然现在他们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不敢喘一口大气。

关掉灯光后,周围重新回到一片漆黑,如同在深不透光的深渊。

高庭将唇贴近子晴的耳旁,用像蚊子嗡嗡般细小的声音说:“它很可能一直在看着我们,我们不要冒冒失失地走动,以不变应万变。”声音带有些颤抖。

高庭倏地怔住,只见岩石壁上一点一点地溢出光芒,四面八方的方向各自形成八个六芒星图徽,逐渐的,光芒愈发炽烈。瞬间,这个壁洞里光亮如昼,一切事物在眼底皆清晰可见。

更曼妙的是,八个六芒星图徽在不停地旋转,像有源源不断的动力输入一样,黑暗在这里无所遁形。

“我们是不是打扰了这里的安宁,会即将受到惩罚?”洛子晴心思重重地说。

“你看电视看多了,这里又不是埃及金字塔。你当是远古留下来的诅咒啊!”

“或许是诅咒也说不定呢,这里那么奇异,根本就不科学。”

“我们见步走步吧。总之即使我死也得带你活着离开这里。”

洛子晴:“高庭……”

在六芒星图徽射出的光芒的照耀下,一切映入眼帘。

这里根据初步推断是个宫殿,不远处坐落着庄严的王座,然而,王座正上方有一把剑悬浮着,没有任何东西承托,像是充满着魔力一般。剑柄与锋芒的剑身之间连接处有一颗硕大的晶莹剔透的蓝宝石,而蓝宝石所压之处好像是一个六芒星法阵,在闪耀着如焰火般的蓝色。

两人走近一点,赫然见到王座上静静地躺在一把剑鞘,与上面的宝剑有着同样的焰息。

“这是个什么样的朝代,这里又发生过什么?”高庭自语。

想到刚才的蓝色眼睛,两人不敢大意,极仔细地察看四方。

让两人惊奇的是,周围一片狼藉,像遭遇灾难倾覆了的样子,断片的石柱满地皆是。

断石残垣。

但宫殿的气势不减,壮阔而雄浑,无与伦比。可以想象得出在未倾覆之前这个大殿是何等的瑰丽,让人惊叹。

远处的殿门前有两尊石像,庄严地立在那里保护着宫殿。但令高庭疑惑的是,这种石像好像从未记载过,历史神话中也未曾出现过。

高庭喜欢研究上古神兽和那些殿前所雕刻的石像,这是他的爱好。他喜欢这些传说中的神秘。无论是神兽还是凶兽对他都有着别样的吸引力。

但他却不知道殿前的两尊石像是什么,是何种神兽。

洛子晴拍照想把两尊神兽上传到网上求答,却发生手机一直都是无服务状态,没有信号。

“历史文献和学者考古皆未记载和发现过如此奇异的事件,根据殿前神兽和壁上文字,我觉得这个朝代应该还没被发现过,也很有可能这是个史前文明。”高庭说。

“那这里应该有以前那个时代的文物或许宝器吧!”

“比起那些,我更好奇那些神奇的力量,比如这把剑是如何悬浮在半空中的。”高庭仰头盯着那把剑说道。

“你觉得会不会是这里的磁场过强,使宝剑在空中达到一种平衡状态?”洛子晴一本正经地,答道。

“那为什么剑鞘在王座上,而八个六芒星图徽从何而来,图徽是怎样印射出光芒的呢?并且还会旋转,怎么看都不像普通的朝代。”

“刚进来的时候四处一片漆黑,现在却光亮如白昼,根据物理能量守恒,能源从何而来,难道那个时代的能源可以储存到现在?”洛子晴反问道。

一声兽吼在此时倏地响起,洪亮的声音震天动地,比狮吼虎啸还要胜上百倍,仿佛是来自大荒的远古凶兽。让人毛发悚然。

伴随声音的不断涌来,整个空间仿佛要被撕裂般。

高庭刚开始觉得难以忍受,但慢慢的却觉得对自己没什么影响了。然而子晴却捂住耳朵难受得蹲在地上,咬着牙难以忍受。难受程度不减反增。

高庭也蹲下来用自己白皙的手掌心帮子晴捂住耳朵,尽量减轻她的痛苦。

没过多久,洛子晴的状态稳定下来了,但吼声却还没停止。

“你怎么没事,你替我捂住耳朵后好像我也没事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刚开始我也觉得难受,不过好像突然就适应了,或许是本能吧!”

“这声音明显就超过人类的承受能力,我捂住耳朵都差点崩溃了,你却……这不可能。”

“声音可能来着刚才那蓝色眼睛的动物,它的行动速度又极快,究竟是什么神兽啊?”高庭喃喃细语。

突然,高庭看到岩石壁上的八个六芒星图徽各自发出炽盛的光柱涌向王座上方的那把宝剑,好像图徽的光芒都被宝剑所吸收了一样。剑上的蓝宝石亮度更盛,仿佛里面藏着一个蓝火球,极致炫目,艳丽得出奇。

在岩石壁图徽暗下来直至失掉光芒那一刻,剑上蓝宝石散发出幽蓝的微光,投射出来,组合形成人像。

人像如幽灵一般漂浮着,像个虚幻的精灵,如女神般降临。

她开口说话了,空灵的声音仿佛从千万年之前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