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骨王的万能杂货店 》一缕浮华

第55章 教皇震怒

“诺瓦大哥,你先冷静一下,事情应该还没到这个地步。”另一位龙族剑圣科尔劝阻到。

“说没到那个地步,其实也差不多了,只要神圣卷轴出现在拍卖会上,这对神国来说就是莫大的耻辱,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的。”休.贝伦严肃的说到。

“那要不要把拍卖会暂停?”修斯建议到。

“不行,绝对不行。如果拍卖会暂停那岂不是说我们怕了神国?”休.贝伦立马表示反对。

“贝伦说的没错,拍卖会绝对不能停。”坐在首座上的城主说到。

“既然知道拍卖会不能停,还在这废什么话?直接做好战斗准备就可以了。”一直沉默的老人突然说到。

“可是张前辈,真的开战的话,自由之城的平民们怎么办?”

“不需要考虑平民,因为无论神国来多少人,都会像500年前一样,在城外*屏蔽的关键字*的干干净净。

500年前,自由之城什么都没有,我们都做到了,放到今天应该更轻松才对。”老人淡淡的说到。

说到这,已经没有在讨论下去的必要了,郭霖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到:“老师的意思大家应该都明白了吧?我宣布拍卖会照常举行,诺瓦,科尔,贝伦,你们三个这几天多留心一下神国的动态,如果他们真的敢开战,那我们奉陪就是。”说完就宣布了散会。

离开会议室,冥月连忙朝杂货店飞去,回到店里,米夏已经睡下了,李鸿则是在楼下准备明天要拍卖的辅助修行卷轴。

冥月搬了个椅子坐到李鸿身边将今天会议的内容告诉了他。

“你是说自由之城和神国可能会因为这份卷轴开战?”

“嗯,城主大人已经命令龙族和城卫军做好战斗准备了。”

“看来我和青叶都低估了神国对神圣卷轴的重视。”

冥月沉默片刻后十分认真的说到:“李鸿,万一真的打起来,我会冲在最前线,用生命去捍卫自由之城。”

李鸿一愣有些不解的问到:“你一个法圣,躲在后面输出不是最好吗?”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冲在前面是想承担这个责任,因为说到底这场可能发生的战争是我们为了保证米夏才引起的,我应该站出来的。”冥月严肃的说到。

李鸿闻言摇了摇头:“有我在不需要你承担,你乖乖的当我的售货员还债吧!一切有我。”

“可是...”

“没有可是,别忘了我到底是谁。”说着李鸿摘下了自己的面具,直直的看着冥月。

李鸿眼眶中跳跃着的紫色灵魂之火,让冥月不安的内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谢谢你李鸿,不过你是你,我是我,我冥月.阿尔贝琳娜,是自由之城的一员,我必须要为自由之城的和平而战,而你不是。

如果我出现了什么意外,米夏就拜托你了。”说完冥月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微微一笑,转身朝楼上走去。

看着冥月的背影,李鸿眼眶里的灵魂之火跳动的越发频繁,他想叫住冥月,可又不知道叫住冥月以后该说什么。

漫漫长夜,李鸿一个人坐在楼下回想着和冥月刚才对话,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杂货店时,李鸿灵光一闪,想明白了一些事,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喃喃自语到:“或许我该回死亡峡谷一趟了!”

而另一边,神国宫殿最高层的建筑中,一个头戴王冠,须发皆白,身着金色长袍的老人,正看着一份连夜从自由之城送来的情报。

情报其实很简短,只有短短几十字,可老人却盯着看了小半个小时。

给老人送情报的侍女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举着托盘,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

“教皇陛下,圣子大人和圣女殿下求见。”另一名的侍女的通报声打破了宫殿中的沉默。

老人将情报随手放到侍女举着的托盘中,从宫殿里走了出去。

老人一走,侍女只觉得浑身发软瘫坐在了地上。

天知道她刚才有多害怕,她亲眼看着教皇原本带着微笑的面容,渐渐变得面无表情,然后一直皱着眉头,侍女在宫殿中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教皇这副神情。

老人来到下面一层的宫殿,洁丽安和拉尔斯早就在此等候了。

两人一看到教皇,连忙俯身行礼:“洁丽安(拉尔斯),参见教皇陛下。”

教皇没有让二人起身而是直接朝圣子问到:“拉尔斯,你记得你之前说过,神圣卷轴是被冥莲盗走,然后由她女儿带到了自由之城对吗?”

“是的,教皇陛下。”

“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神圣卷轴会出现在自由之城的拍卖会上?还是说你觉得一个7岁的小女孩,会将我们的卷轴拿去拍卖?”

拉尔斯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这个...抱歉教皇陛下,是我疏忽了。”

“疏忽?拉尔斯,这是一句疏忽就能解释的吗?现在神圣卷轴被拍卖,我们神国的脸都丢尽了。”

“对不起,教皇陛下,是我无能!”

“现在不是你认错的时候,拉尔斯我将圣兵团的调动权限交给你,同时神国国库里的财物任你取用,你准备一下就去自由之城吧!

你此行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不惜一切代价拿回神圣卷轴,第二给自由之城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我们神国的底线不是他们能触碰。

对了,如果这两件办不好,那这份过错我会算在啊林身上。”

拉尔斯闻言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仇恨,洁丽安也是娇躯一颤,带着些许惊恐的看向了教皇右手边放置的旗帜。

这面旗帜旗面呈红色,中间有神国的标志,四周有金色丝线环绕,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如果靠近旗帜的话,就能听到旗帜中传来的圣歌。

唱着圣歌的声音有男有女但是无一例外都是由童音,而这些唱歌的声音曾经正是一个个孩子,因为犯了这样那样不可赦免的过错,而被历代教皇用圣光将灵魂洗涤,然后封入圣旗内歌唱圣歌赎罪。

洁丽安和拉尔斯的童年好友啊林,到现在就被封印在圣旗中,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场景,就像无尽的噩梦一样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洁丽安,你怎么了?”教皇明知故问。

“没...没什么,教皇陛下,我只是昨晚没睡好。”

“唉!你从小就是这样,一忙起工作来就不知道休息,快回去休息吧!拉尔斯,你也退下吧!”

“谢教皇陛下。”说完两人起身一起离开了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