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梳个马尾

第三百一十四章 安置

有关于顾瑶磐家中诸人的过往,真要细说起来话就有些长了。趁着顾瑶磐镇定心绪的功夫,徐达简单的和张盛说了说,也就是把顾炎叛出龙虎山后的事大致说了一番,并且提到了上次小妮被顾炎带走的事。

听完了所有的事,张盛这才将对顾瑶磐的怀疑慢慢放了下来,转而看向她道:“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不是你妹妹,只是听到那人叫她小妮,叫那个救我的人李初华。”

顿了一顿,张盛又补充道:“那个叫小妮的姑娘,手中拿着一柄剑。”

顾瑶磐的目光凝了凝。难道是青螭?

“事情发生到现在有多久了?”顾瑶磐看着张盛问道。

“今天是二十号了。”周浮在旁边补了一句。

张盛微微一愣,双眼再一次泛起了泪光,忍了片刻才道:“十九号早上。”

“过了一天了”顾瑶磐微低着头喃喃道,不过片刻功夫,她忽然抬起了头,道:“我要去龙虎山看看。”

荣文圭看着顾瑶磐的表情,这张他已经十分熟悉的脸上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他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和你一起去。”

张盛见两人开口,连忙道:“我也要去!”

周浮在一旁看了看几人,没有开口,荣文圭去了龙虎山,那么他就只能选择留在京城,特事处不能没有人看着,还有好多事呢。

“时间已经过去一天,等你们赶到龙虎山,最快也要到明天了,顾炎和小妮应该已经不在龙虎山了。”

徐达却是比几人要冷静,直接开口提醒着众人。

“我明白,但我想,龙虎山上怎么也会留下些痕迹,再说,这件事闹得这么大,肯定要人过去处理,不能放任不管。”

荣文圭看向徐达,这件事还必须尽快处理,不然很容易引起普通人的恐慌。

张盛脸色一白,显然是想到了龙虎山如今可能的模样,低声道:“这几天教中正在准备冬祭,早就封了山,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引起外人注意,只是”

顾瑶磐看着张盛的脸色,想到顾炎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放过的性子,也只能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如今,她已经可以十分肯定顾炎的身份了:这个人根本就是龙虎山的叛教弟子!学会了道家的术法却没有学到道家的心境,实在是浪费了那一身好天赋!

想到了张盛说得小妮的近况,顾瑶磐心中却是不由得发苦,若是杀孽过多,小妮将来

几人既然说定了,便也不在徐达这里继续逗留,直接开着车将周浮送回了京城特事处,转头便驾车往龙虎山而去。

冬日的龙虎山薄雾笼罩,或许是因为封山的关系,此时的山道上空无一人,要等到冬祭开始,才会大开山门,迎八方香客。

越野车在山道上一路往上,除了蜿蜒的山路,没有一点人迹,更奇异的是,竟然连平日经常能听到的鸟鸣声也消失不闻,整座龙虎山仿佛被人遗忘在了世外一般,冷寂得出奇。

当天师府远远在望的时候,顾瑶磐和荣文圭就先皱起了眉。这座红墙灰瓦的建筑原本应该是掩映在常青的绿树之中才是,可是此时看去,周围的树木竟然全部如同枯木一般枯黄死去,只余下了一片焦枯,而那在树木之间的大片建筑之上,此时正笼罩着一层浓浓的死气,在半空中翻翻滚滚,仿若实物一般。

“叔父!”不等越野车停稳,张盛就已经推开了车门,跌跌撞撞地跑下了车,站在黑底金字的楹联门口,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他不敢往里走,整座天师府上笼罩的死气都在提醒着他,这里面到底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事。那死气之中不时传出的哭嚎般的低啸更是将他的脚死死地固定在了地上,让他半步也迈不出去。

“大伯父呜”张盛伏在地面之上泣不成声。他清楚地知道,他来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尽管在他在城隍庙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隐约地明白这一点,但看着眼前被魔气侵蚀得没有了半分道家气象的天师府,他还是忍不住痛哭失声。

“这里的魔气太浓了。”荣文圭走下了车,看着眼前颓败的天师府,转头看向顾瑶磐道。

“嗯。”顾瑶磐点头,心下也是一阵叹息。看这个样子,天师府内应该已经没有活人了!

“我去布个驱邪阵,这里恐怕有一阵子不能住人了。”荣文圭摇了摇头,径自走了开去。

布阵驱邪,没有人会比曾经的王矩更在行,顾瑶磐冲着他点点头,便走到了张盛的身边盯着他,避免他情绪激动之下直接冲进死气之中,那样的话,天师道就真的要道统断绝了。

绕着整个天师府走了一圈,荣文圭按照八卦方位将天师府以符箓镇住,这才重又走回了大门前。虽然是花了不少时间,但好在天师府当年建造的时候就是与龙虎山的风水融为了一体,此时借势起来倒是事半功倍,也省了他不少功夫。

随着阵法布完,一道道淡淡的山间灵气便如大网一般将盘踞在天师府上的魔气兜了进去,防止它们的扩散,而荣文圭手中一道又一道的法诀更是不断地加固了这种禁锢。

渐渐地,那些感觉到威胁的魔气开始不安起来,一团又一团的黑气挣扎着,试图从这张大网之中冲出去。

“天地无极,乾坤正道,驱邪!”

荣文圭手中掐出最后一道法诀,口中一声斥喝,一道金色光焰随着他的手势冲向了灵气网,彻底地点燃了笼罩着整个天师府的阵法。

“啊”一阵令人毛骨悚然地哀嚎声在大网中响起,仿若实质般的魔气被燃烧着的灵气逼迫着,不停地左冲右突,试图逃出这道大网的束缚,最终却无济于事。

山风忽起,哀嚎声慢慢地低了下去,终至无声。天空中黑压压的云层渐渐变淡,细细的雨丝落了下来,焦枯的树木无声地倒在了雨中,只留下了一层黑灰和地面的无数个大洞,红墙灰瓦被这一场小雨洗刷得恢复了原本明丽的颜色。

太阳从云层后露出了脸来,金色的阳光照在了天师府上,黑底金字重又显出了淡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