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染血的记忆 》柯德莉夏萍

第七章:叶一 ——血色的结婚前夜

我家的习俗是结婚前夜必须一晚举行各种传统仪式,什么洗身、祭拜天地、翻床等等。一番折腾下来,我眼皮都快撑不住,感觉比查案还累。我趁着煮汤圆的时间,靠在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叫醒。

“叶一,醒醒。”

我睁眼一开,是海波。

“林队的侄女和她的同班6个同学跳楼了!”

“跳楼?怎么回事?”听到是林队的侄女,我大脑瞬间清醒,猛地坐了起来。

林队的侄女叫林斐,我见过几次,可以说是好学生的典范,家庭也十分幸福,怎么可能会跳楼?我潜意识第一反应就是他杀。

“赶紧去现场吧,1个多小时前接到报案,但是涉及林队的亲属,所以林队不能参与——”

“你怎么不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打了,你看!”海波从我身边的沙发缝把我的手机抽出来,有34个未接电话。原来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调成静音,肯定是我妈。

我起身与海波准备离开,这时我妈与几个亲戚端着一碗碗的汤圆出来,她看到我们准备出门,脸色变得铁青。我妈把手中的瓷碗重重地摔在餐台上

“连结婚也不让人安生!我是上辈子欠了你们刑警队吗?”

“妈,对不起,我必须去一趟,婚礼的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说完,我立刻拉着海波跑出门外,我不敢回头,只听到摔碗和砸东西的声音。

我们赶到现场时已是凌晨2点10分,跳楼的学生一共7人,其中6人当场死亡,还有一个叫张子钰的尚有一丝气息,已经送去医院抢救。

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图书馆的中庭,我看着那些扭曲的尸体,有的面容已经血肉模糊,有的虽依稀可以辨识容貌,但身体已残缺了一部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尸,脸朝地,披肩的长发十分凌乱。周围满是碎开的骨头与肉块,暗红的血液向四周散开。

一个刑侦技术人员在对着这具尸体拍照,我隐约感到她就是林斐,虽然我与她只有几面之缘,但心还是像被揪着一样难受。林队结婚15年,并没有生儿育女,他待林斐就像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真是不忍心让他看到现在这样的画面。

“叶一,除了报案的人,还有一个目击者!”海波从图书馆里跑到中庭花园。

“他们人呢?”

“我让人带他们到教学楼一楼的教室了!我们现在过去吧”

集体跳楼事件目前有两名目击者,一个是学校的守门大爷,张援朝,也是他报案的。另一个是一名提前归校的高一男住宿生。

根据张大爷的口供,集体自杀大约发生在12点过1刻,因为每晚12点整都会有他喜欢的广播——说书,可是门卫室的信号不好,所以一到时间他都会偷偷溜去正对着大门的教学楼的连廊坐着,一边听广播,一边看门。

晚上11点55分,张大爷在连廊放好桌椅,准备打开广播时,发现教学楼后的图书馆一楼有亮光,以为是小偷,于是迅速跑去查看,却什么都没发现。准备离开之际,察觉图书馆中庭有东西掉落,他走近一看,原来是被撕烂的课本。原以为是学生的恶作剧,他抬头想看下究竟是谁,结果发现林斐与其他6个学生一起站在顶楼的围栏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斐已经跳了下去,接着是其余几个学生也陆续跳了下来。这张大爷心理素质也是极好,据他自己说,当年他上过战场,见过死人,所以虽然事发突然,他还是果断的报案。

男住宿生并没有目睹跳楼的全部过程。据他说,他晚上睡不着,想去图书馆找本书看,结果还没上楼,就看到林斐和其余几个学生,偷偷地向楼梯间走去。因为林斐在学校非常有名,男住宿生一眼就认出她,于是他悄悄跟在他们后面想看下这帮师兄师姐究竟搞什么秘密活动。

“我——我跟在他们后面,一直上到图书馆的楼顶,他们围成一圈,嘴里好像嘀咕着什么——突然!他们全部都抬头看向天空,然后他们的脸都变成红色,好恐怖,我看到月亮也红了,像流血一样,太吓人了——啊!不要看着我——不要看着我——”

这是男住宿生的原话,他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从我们询问开始,他就一直很紧张,浑身发抖,说到红月亮的时候,他突然发狂的从椅子上蹦起来,躲到房间的角落,接着再怎么问他,他只说不知道。

学校的监控并不多,只在每栋楼的入口处装了一个,调取图书馆的监控,并没发现林斐一行人进入的画面,就连那个高一住宿生的也没看到,看来他们是通过其他途径进入。

对比宿舍的监控,男住宿生是在11点20分离开宿舍,又在11点40分的时候,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这么说来,张大爷说的11点55图书馆一楼有光是哪来?林斐他们又下楼,然后再回去吗?还是说除了他们还有其他人在图书馆?

“他们脸变红,月亮也红了,是怎么一回事?”我站在图书馆的顶楼,看着那轮皎洁的明月。

“是月食。”海波把手机递给我,浏览器是今天晚有月食的新闻页面,月食时间是晚上11点到1点,刚好是林斐他们自杀的时候。

我心理是十分坚信没有怪异现象一说的:“红月亮——那脸上变红应该是月食的时候,引起的错觉了。”

海波:“但是那个学生说的‘不要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有谁看着他,是林斐他们吗?”

我有点犹豫:“有没有可能还有其他人在?”

海波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经过一番询问,我们找到他们进入图书馆的方法。平日每天晚上10点后,图书馆的大门和所有的窗户都会上锁,放假期间更是全天候关闭。但是图书馆一楼的女厕有一个坏的窗户,表面上看是锁好,但是只要从外面用磁铁就可以轻易打开,往日小情侣约会,学生之间玩探险游戏以及入夜想找书看的住宿生都是从这里悄悄潜入,这个入口已经是学生之间公开的秘密。

我和海波站着图书馆大楼外,找到了那个女厕所窗户,在周围发现有许多明显的脚印。

“叫痕检的人过来吧。”我蹲在地上,看着草地留下的脚印。

“我现在过去!”海波转身立离开,这时一个女警走过来。

“报告叶队,校长被学生家长堵在医院,现在家长那边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人还在调解,虽然场面没有失控,但是校长一时半会是过不来——”

“学生处的王主任呢?”

“她已经在刚才的教室等着了!”

“我现在过去!让痕检的人在这块全范围搜索,我要知道他们怎么进到学校。”

还没到进入教室,我就听到不断响起的电话声。

学生处的王主任,是一个40岁左右的女人,她的羽绒外套下,还穿着睡衣,头发也十分凌乱。我站在教室门口,悄悄观察她的状态,她坐立不安十分焦躁,面对不断响起的手机,她干脆关机。

她抬头看到我,立刻站了起来。

“学生处王主任?我是刑警队副队长叶一!”

王主任点点头,略带犹豫地说:“你好,林队他——没事吧?”

“不清楚,事发后,我还没见到他,不过应该不怎么好!”

“对不起,作为学校,发生这种事情,我们难辞其咎——”王主任低下头,眼眶中闪着泪花。

“不好意思,我需要的是你们协助调查,不是道歉——我想了解下这几个学生的基本情况。”

自杀的学生除了林斐,还有张子钰、李梓溪、李琪琪、魏振华、罗牧子和季晨。他们都是这届复读班的学生。

张子钰去年高考的时候出了一些状况,只考了二本,于是决定复读冲北大。李梓溪的情况不太一样,他好像成绩本就一般,考上三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滑档,所以只能复读。李琪琪、魏振华还有罗牧子这三人有点奇怪,据说他们家里是世交,三人一起长大,十分要好。李琪琪的目标是复旦,但去年没考上,她不死心决定再战一年,可魏振华和罗牧子成绩本就不行,根本没想高考,他们两个复读的理由居然是陪李琪琪。季晨成绩还不错,他去年明明考上了二本,和自己的志愿也匹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而是选择复读。

看来这几个学生的的背后,应该都有着不少故事,就是不知道哪个是致命的*屏蔽的关键字*。

按照王主任的说法,她坚持这几个学生不可能自杀,因为学校有专门的心理辅导课,而且一直对他们都有专业的心理评估,直到放假前,这些评估报告都没显示他们心理出现什么异样。

虽然我们日常调查,审讯犯人都会运用到心理学,但是我对学校这些评估的专业性却有所保留。加上这种常规的测试,想要蒙混过关,只要心理素质好的,被测试的人可以轻易避开,而测试的人只要有心作假,肯定也没那么容易发现,所以我对王主任的说法,不置可否。更重要的是,自从我爸那件事,我就一直很在意一个说法——意识植入。

既然疑虑重重不如亲自鉴定,我看着王主任。

“我想见下你们的心理辅导老师!麻烦你让她来一趟学校!”

“她呀,我去接她过来吧。她睡眠不好,晚上一到点电话自动静音,而且她这个人很怕和陌生人接触。”王主任有些为难,似乎这个心理辅导老师毛病很多。

我派了两名刑警与王主任一起去,让他们路上注意观察这个心理辅导老师。

其实就目前的目击者与表面证据看,他们自杀的几率很大,但刑警的直觉却告诉我,即便他们是自己跳下去,也未必就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