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剑 》梦入秋水

第一百七十八章 逃命

“放!”

“放!”

“放!”

……

一声声高喊从一座座山峰上响起。

天边箭矢如乌云飘过,一拨刚落,又是一拨,交替抛射,眨眼的功夫,雪衣堡已钉满了箭矢,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孟秋水翻身上马,望了眼那个在箭雨中穿行的身影,勒缰已朝山下骑去,他本就没抱多大希望能以弓箭射死对方,不然这大宗师可就太不值钱了,更何况还只是普通的箭矢*屏蔽的关键字*。

果然,几乎就在前后脚的功夫,东皇太一已紧随而来,可等他望到山下情景,人却是止步在了山脚。

那竟是无数白甲军,粗略一看怕不下六万人。

“放箭!”

听着隆隆擂鼓,甲士闻得军令,两翼散开,当即又是弓弦拉动之声,其内更是安置弩车,*屏蔽的关键字*小臂粗细,一箭已是抵的过先天全力一击。

双方相隔不过六十余丈,就见东皇太一从一开始还拂袖拨挡,到最后索性再无任何动作,那无数箭雨刚至身前便被一股如渊似海的可怕气机绞碎,残骸散落一地。

见到这一幕,军阵之中本是按剑坐于马背的孟秋水双眼似睁似阖,沉声道:“取弓来!”

探手一抓,一名甲士已是递过一张铁胎弓,弓身青黑,竖起近乎能递其肩,孟秋水左手一握,右手抽箭而出,三支青铜箭已被其搭在弓弦之上,随着一声咯吱刺耳的开弓声,孟秋水本是半眯的双眼赫然一睁,精光大涨间。

“嘣!”

三支铁箭刹然跳脱而出,只一瞬,便已化作三道青光飞出,却见那铁箭脱离弓弦的一刻,竟是分飞散开,在空中划出三道古怪弧线,轨迹不同,落点却是一样。

就见,第一箭在东皇太一身前一尺处寸寸碎裂,第二箭再进数寸炸开,而第三箭,东皇太一才终于注意到这三箭的不同。

这三箭看似有分先后,中间却是可忽略不计,几乎同时落在一点。

“嗤!”

铁箭一纵而过,比之前两箭的碎开不同,居然是化作漫天铁屑。

而东皇太一的身上,那黑袍肩头处已多了道一指长的破口。

见到自己三箭只是将对方衣物弄破,孟秋水表情不变,平淡道:

“列阵!”

“冲锋!”

“咚咚咚!”

擂鼓再起。

白甲军中,*屏蔽的关键字*手纷纷如潮水分开,自中间一分为二,露出了后面的重骑,无论人或是马皆披铁甲,数有八千,闻令排开,长矛一横,已纵马冲出,大地隆隆震动,久经战阵的煞气当即散开,尘土飞扬。

许是因孟秋水那一箭而动了怒。

“吟!”

这战场上,就听一声古怪鸣叫兀的出现,东皇太一眼中竟然像是燃起金色火苗,一抹金黄的火光下,他的周身忽出现一只金色三足神鸟,背后更是显现出惊人异象,如一**日横空,神鸟双翼扇动便是簇簇火苗,灼浪滚滚。

“吟!”

又是一声尖锐吟叫,神鸟展翅顿时滔天之火,一时间居然盖过了天光,俯冲朝孟秋水而来,周遭一切,所过之处,俱为灰烬。

看着这已是脱离了凡俗的可怕手段,孟秋水青霜持剑在手,内力一涌,一股滔天寒气已自他和青霜中弥散而出,他单手一摁马背,人已腾空而起,长剑青芒流转,飞袭直刺神鸟,似以身化剑。

二者电光火石间已于空中相遇。

这一接触孟秋水才发现,这竟然是至阳之气,剑芒吞吐如蛇,寒与热的交锋,阴与阳的争斗。

而东皇太一,八千重骑,亦是难以抵挡他的脚步,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是人仰马翻,誓要斩杀孟秋水。

身上血衣已在交锋中被焚烧出许多焦痕,折返而回的孟秋水本来正要再下军令,可蓦然,他眼中神色一凝,就见另一边的矮峰上,站着个女人,长裙曳地,双目遮纱。

竟然还有一人,阴阳家右护法,月神。

没有丝毫犹豫,孟秋水当断则断。

“聚!”

传令兵再敲擂鼓,六万白甲军当即收拢而回,连同剩下的重骑。

“散!”

不过一两个呼吸的功夫。

只见那六万大军忽然分散数十上百股,朝四面八方冲去,尘土飞扬。

而孟秋水,已混迹其中,消失不见。

……

清晨,朝露凝结。

乍见弥漫晨雾中,一道身影自天空飘落,一身*屏蔽的关键字*手的打扮,满身泥渍散着难闻的异味,狼狈不堪。落地瞬间,地面当场便被踏出一个大坑,双脚是血肉模糊,依稀可见有的地方已露白森森的骨茬。

仿佛不曾感觉到那钻心的痛楚,身影落地一瞬,便已大步朝远处飞纵狂奔而去,如猿猴纵跃,一步踏出足足在六七丈开外,一个呼吸起落,人已窜出去多远,眨眼没入山林,不见踪迹。

也就在一前一后,山林中再冲出一人,一个女人,立于树梢上,披头散发,凤眸含煞,狠狠地瞧着前者消失的方向。

要不是先前她路过一泥潭心生感应,差点就被藏匿在里面的孟秋水剁了脑袋,可饶是如此也仍然被打散了头发,吃了暗亏,浅蓝的衣襟领口上,一个鲜明非常的手印正落在上面,印在胸口。

哪怕她明知道对方是故意激恼她,也仍是难以控制自己的心绪,呼吸起伏不稳,杀意暗涌。

好狠辣的手段,好狠的心,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她根本没想过一个人居然能藏在那肮脏的臭气熏天的淤泥里,一藏便是一两个时辰,就为了等她经过。

这短短一天一夜,此人各般逃命手段层出不穷,甚至不惜涂满野兽的粪便来掩盖气味,各种暗杀,藏匿的手段更是闻所未闻。

要不是她凭借着自己特殊的武功,恐怕说不定还真的跟丢了。

而且对方应对的方法更是老辣非常,哪怕生死临头,也不愿过渡催使内力,往往一切都控制在恰当好处。

而这样做的目的无不是在说那人想杀她。

“中了我龙游之气居然还有余力!”

可马上她身子微僵,是气的娇躯一颤。

就听林中深处,一道沙哑声音传出。

“臭娘们,怎么?这么快就没力气了?”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