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我成了嗲精 》十六月西瓜

6. 最佳嗲精

说完之后,苏萌心里犹自有气,她用手用力抹了一把脸,瞪着那道身影,大声说,“你这样很不负责知不知道?”

等说完之后,苏萌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没有气势了。

即便她已经努力加大音量了,但事实上,声音听上去依旧软绵绵的。

因为才十六岁,所以她的声音原本就还带着几分青涩稚嫩,但是好像自从服用了空间出品的茉莉花茶之后,她的声音好似越发绵软了,明明是凶狠的质问的话,但偏偏听上去带着两分撒娇的意味。

苏萌以前遇到过一个来自江南水乡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声音听着就让人感觉柔软,带着几分撒娇的感觉,每一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都显得很甜。用他们那边的话说就是嗲兮兮的。

她以前的声音不算粗,也不算细,就是很普通的嗓音。但是怎么她的声音现在好像有朝那个江南水乡女孩子声音的方向狂奔而去的趋势?而且,感觉比那个江南水乡女孩子的声音还要嗲?

苏萌心底里还在惊疑自己的声音的时候,那道人影已经站到她面前了。

对方的嗓音里带着两分慵懒,话里还带着几不可闻的笑意,“你是在对我撒娇么?”

苏萌被突然靠近的人影吓了一跳。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仰去,但是这时候,她忘了她的手受伤了,所以双手一碰到地上,疼得她嘶了一声,眼眶都变得红彤彤的。

她身上,脸上全都脏兮兮的,粘上了不少的灰尘,一双手上还全是血丝,看上去狼狈,可怜,又弱小。

眼前的人低低地操了一声,“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对你做什么了。”

这时候,黑子尾巴一甩一甩的走到了两人的身边。看到眼前这一幕,威风凛凛的黑背此刻似乎也有几分无措。

它乌漆嘛黑的眼珠子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苏萌,又看了看自己的主人。表情要怎么无辜就有怎么无辜。

这人俯身,用力拍了拍黑子的头,“让你皮,看,吓到人了吧?”

黑子舌头伸在外面,滋滋吸着气,闻言它无辜地呜呜了两声。

他无奈地蹲下身,极力耐着性子朝苏萌伸出了手,“把你的手给我看看。”

苏萌下意识地将两只手背到了自己身后。

这人被苏萌下意识的反应弄得愣了一下,接着才好笑地说,“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

直到这时候,苏萌才看清了眼前这个人的长相。

他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比她大上一两岁的样子,眉眼是出乎意料的英俊,即便是此刻微微慵懒随意的神情,看上去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而他耳边一颗黑色的耳钉,让他平添两分狂放不羁。

这是一张一见就会被一棍子打入花花公子哥范畴的脸,眉眼风流,眼眸恣意,眸底似有星点的微光。

但最重要的是,眼前这张脸苏萌认得!

蒋廷舟。

虽然她没有和蒋廷舟直接接触过,但这是上一世苏穗认真喜欢并且告白过的人。

不过现在的他,明显比她刚知道他这个人的时候要年轻不少。

那时候,她和苏穗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皮,有一次,她到京城来找苏穗。

两人见面之后,苏穗满脸冒着粉红泡泡地告诉她说,她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个像是身上随时随地都在发着光,让人无法不追逐的人。

每天只要看到他,她的心里就满满的都是幸福和满足感。

当时她听说苏穗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很是意外,不过少女情怀总是诗,作为姐姐,她自然是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妹妹的。

那时候的苏穗已经开始跟着张老奶奶学钢琴了,因为常年弹琴,所以她的气质很是出众。一头黑色长发温柔婉约。

在她看来,苏穗无疑也是优秀的。所以,她当时鼓励苏穗主动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以为,以苏穗的长相能力,追到一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但是结果,却不是让人乐于见到的。

苏穗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甚至还被当面撕掉了她花了几晚时间,绞尽脑汁才写下的满是她情意的情书。

那其实不仅仅是一封情书了,那更是她的满腹情思,承载着她对他浓浓的少女感情。

一字一句皆出自真心。

但是她对他的满腔心意,就这么被随意地踩在地上践踏,丝毫没有被认真对待。

因为这件事情,苏穗差点一蹶不振。她萎靡了一个多月才慢慢恢复了过来。但是也因为这次告白失败的事情,苏穗连带着恨上了她。

苏穗觉得,如果不是她鼓吹她去告白的话,她就不会经历人生中那么狼狈无助的一幕了。

所以说到底,都是她的错。她千不该,万不该鼓动让苏穗去告白。

这件事情之后,她和苏穗的关系明显地变得僵硬起来,之后整整半年的时间,两人都没有怎么联系。不过后来好歹又发生了一件事,让她和苏穗的姐妹关系又慢慢缓和起来了。

虽然不至于亲密无间,但至少又偶尔联系了。她和苏穗的倒数不知道第几次见面,苏穗还和她提起过蒋廷舟这个人。

她说他这样的人,天性崇尚自由,薄情与生俱来,不羁早已融入骨血,如同一阵穿堂风,从不会为谁停留,所以注定没有人能够彻底得到他。

所以后来,苏萌看到苏穗和贺哲订婚的事情之后,心里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苏穗到底还是放弃了蒋廷舟。他成了苏穗心头的明月光,美好却难以触及。

关于蒋廷舟的事情,因为受苏穗的影响,其实苏萌知道的不少。

不过有些事情,苏穗也是听来的,道听途说之下,很多事情都已经不知道真假了。

但是苏萌依旧知道,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

即便如今的他才十八岁。

苏萌还在回忆的时候,她的手直接被人一把拉了过去。

看到她手上交错的血痕之后,蒋廷舟微微蹙了蹙眉,“怎么这么娇气?我带你去医院。”

摔了一跤,就摔成这副样子是蒋廷舟万万没想到的。

他几年时间没回国,一回来看到自己的爱犬,就难得想要放纵它一次,让它好好在外面撒撒野,痛快痛快,但没想到头一天出来放风就出了事。

苏萌楞了一下,然后猛地摇了摇头,声音有些轻,也有些软,“不用,去药房买点药酒擦擦就行了。”说完,她就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

蒋廷舟垂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喂,你怕我啊?”

这时候,他漫不经心的神色里还带着几分玩味。

苏萌抿唇没回答,自己努力着想要站起来。

蒋廷舟看着对方那只沾满了泥土,看不出容貌的小花脸,两手插兜,一副散漫不羁的模样,“你还能走么?”

虽然觉得全身都像是被碾压过了一般疼,但是她自己可以走。

苏萌闷声不吭地一拐一拐地往前走。

虽然关于蒋廷舟的事情,大多她都是从苏穗口中得知,但并不妨碍她知道这是一个野性难驯,狂放不羁,做事全凭自己心意的人。

他并没有很端正的三观,行事作风也并不绅士。因为从小的经历,他不喜,且不愿受束缚。

他行事洒脱,随心随情,这几点从他当着苏穗的面撕掉了苏穗给他的告白信这件事情就看的出来。

其实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事情。

但无疑,他依旧是一个具有十足魅力的人。毕竟这样一张顶配花花公子的脸,再加上洒脱恣肆的行事风格,不羁的性格,还有优越的家世,就足以吸引大部分的女生了。

但苏萌想到关于他的各种“丰功伟绩”,还是决定敬而远之,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