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我成了嗲精 》十六月西瓜

57.最佳嗲精

小天使因为你购买率不足,所以暂时只能看到防盗章。

苏萌忙用两只手紧紧捂住了脸,她的声音即便是透过口罩,也不显得沉闷而是显得娇声娇气的“不给你看。”

因为抬手这个动作,苏萌身上穿着的雪纺衬衫的袖子微微往下滑了一下露出了两截白皙纤细的手腕,同时还露出了她手腕内侧若隐若现的茉莉花图案。她的皮肤白到透明纤细的手腕看着就极为柔弱再加上逼真的茉莉花花纹,显得越发娇嫩。

蒋廷舟凝眸,还想说些什么但这时候,刚好苏萌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发现是凌老爷子打来的电话之后就忙接了起来。

“爷爷。”

凌老爷子听到苏萌的声音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萌萌啊老张说在门口没见到你。你现在在哪里?”

苏萌张了张嘴刚想解释这时候她手里拿着的手机突然被边上的人一下子抢了过去。

蒋廷舟朝苏萌挑唇一笑“凌老是我,蒋廷舟。苏萌我帮忙送过去了,你不用担心。”

凌老爷子不知道在那头说了什么,蒋廷舟说了几句好,然后才挂了电话。

一挂电话,苏萌就忙从蒋廷舟手机抢回了手机。

蒋廷舟也不在意,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在方向盘边缘轻点,神色慵懒,“小朋友,你一个人去玄宁广场做什么?”

苏萌闭着嘴不答。

蒋廷舟懒洋洋地轻笑了一声,侧头看了她一眼。但就是这一眼的功夫,他的车就和后面的车追尾了。

下一秒,砰的一声,因为巨大的冲击力,整个车身都震了震。

苏萌完全被这个变故吓懵了,因为身上系着安全带,所以没有大问题,不过苏萌还是被吓得有三秒钟的时间大脑完全空白。

蒋廷舟低低地操了一声,他第一时间不是查看车子的情况,也不是下车和后面的司机理论,而是马上问一旁的苏萌,“你感觉怎么样?”

苏萌一双乌黑的眼睛水润润的,一片雾气迷蒙,此刻,眼里还有几分残留的惊惧害怕。

蒋廷舟忙安抚说,“没事了,别怕。”

苏萌极轻地嗯了一声,抬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她整个人缩在副驾驶位上,小小的一团,看着又乖又可怜。

蒋廷舟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第一次,他家的黑子看着太凶猛,把人吓到了,第二次,他出门的时候临时起意逗她上车,没想到开了一会儿车就发生了追尾,又把人给吓到了。短短三天时间,就把人吓到了两次。

他抬手握住了苏萌的手腕,尽量语气轻松地说,“别揉了,眼睛都揉红了。”

苏萌一把把自己的手腕从蒋廷舟手里抽了出来,“你……你别碰我!”

“喂,你……”蒋廷舟刚想说什么,但是他后面的话没继续说下去,而是一下子戛然而止。因为这时候他突然看到苏萌刚才被他握过的地方起了一道红印子。他记得自己刚才没怎么用力吧,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娇气的么。

苏萌扭过头,轻声说,“下次不要再这样开车了,专心一点。我刚很怕。”

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像是能一路软到人心坎里去。蒋廷舟难得正经了两分,他的眼眸漆黑,此刻深邃的让人一眼望不见底,“好,听你的。”

这时候后面的司机已经下了车,凶神恶煞的,一副准备上前找蒋廷舟理论的样子。

蒋廷舟眼神微凛,他侧头对苏萌说了一句“你在车上等我”之后,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交警终于过来了。

不知道事情最后是怎么处理的,苏萌只看到后面那个司机一开始气势汹汹的,用力甩着两条手臂,像是下一秒就要和蒋廷舟干上架的样子。看到那个司机,苏萌一开始吓了一跳。因为那个司机长得很是彪悍,身上肌肉虬劲,还有大片的纹身,看着就是个社会人。但是没过去一会儿,社会人司机就对着蒋廷舟点头哈腰的,乖得跟个孙子似的。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蒋廷舟明显就是属于最不好惹的那一类人,他的拳头和他的背景一样硬。即便这一次追尾是蒋廷舟的责任,但后面的司机还是在他面前怂的低下了一开始战意昂扬的头颅。

最后等蒋廷舟再次上车,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上车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一袋水果糖。

“想吃哪种口味的?”

苏萌安静地垂着眼睛,不理他,表现出一种“宝宝闹小情绪了”的感觉。蒋廷舟没听到回答就自顾自地把整袋糖都塞到了她手里,“给你的。”

苏萌没吃,而是看了一眼时间,轻声说,“我已经迟到了。”

蒋廷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他重新发动汽车,脚下一踩油门,车子重新冲了出去,不过这一次的速度明显比第一次的时候要慢了许多。

到了玄宁广场之后,苏萌直接打开车门,一声不吭地就下了车。那袋糖她没拿,也没给蒋廷舟说话的机会,一下车她就合上了车门,一个人往双子大厦那边走去。

不知道走出去了多少路,苏萌摸了下自己的口袋,突然发现自己的钥匙扣好像留在了车上。

她下意识回了一下头,想要看看蒋廷舟的车还在没在。但是她一回头,就看到远处蒋廷舟的车依旧停在原地。

此刻他正开着车窗,一只手随意地放在车窗窗沿上,而他的视线,是放在她身上的。察觉到她回头之后,下一秒,他就低下了头,装作一副在看手机的样子。

发现蒋廷舟真的没走之后,苏萌心里一时有些疑惑。

难道蒋廷舟是怕她一个人不安全,所以在车上准备一直目送她进入大厦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似乎也没上一世苏穗口中说的那般不近人情。

苏萌本来想回去拿钥匙扣的,但是苏穗刚巧就站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这时候苏穗已经见到她了,大声喊了她一声姐姐。

苏萌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回头,而是往苏穗的方向走去。而她没有发现,她和苏穗汇合之后,身后的车慢慢的启动,没一会儿,就汇入了滚滚的车流中。

那时候,她多狼狈呀,因为生活困难,所以即便她才只有二十五岁,但是看上去却像是中年妇女一般。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她整个人头发枯黄,身材枯瘦,而年仅二十二岁的苏穗,看上去却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一般,唇红齿白,衣着光鲜。

苏穗明明一点都不缺钱。她不仅不缺钱,甚至还格外有钱。凌老夫妇对她格外的好,给了她最优渥的生活。

但是,在她最困窘的时候,苏穗却只扔了她一张百元大钞,如同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那张百元大钞,就像是在冷冷嘲讽她的困窘狼狈一般。

要说亏欠,她从来都没有亏欠过苏穗什么。反倒是苏穗,亏欠她良多。

她最后一次见苏穗,也就是她被苏穗用一张百元大钞打发走这次。那一次,一个正在附近乞讨的小男孩刚好看到了这一幕。苏穗上跑车离开之后,他凑上前,好奇地问她,“大妈,你和那个白富美认识么?”

她是大妈,而她的亲妹妹,是小男孩口中的白富美。但明明,她们之间只差了三岁而已。

回想过去,苏萌的一颗心依旧会如同浸在冰水中一般,冷的不行。但是她到底不像苏穗那么狠心,会出手对这个秦妹妹做些什么,但至少,对苏穗冷漠一点,她还是可以能够做到的。

反正这也只是个梦境而已。

前尘往事已过,那就在梦境里面爽快一把吧。

苏萌盯着苏穗的眼睛说,“是啊,我反悔了。”

苏穗脸一白,刚想大声争论些什么,但是突然,她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又重新变得柔软了下来。她上前抓住了苏萌的衣袖,如同以前很多次一样,甜甜地说,“姐姐,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这次,就再答应我一次好不好?我保证,这会是最后一次!以后我都不会这样了。”

这当然会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接下去,苏穗就再也没有什么需要用到她的地方了。

苏萌在心里忍不住想。苏穗就是这样的,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的甜,各种甜言蜜语脱口就来,所以家里两个孩子,父母都更喜欢苏穗。

她以前也很疼爱自己的妹妹,即便苏穗性子骄纵,她也觉得妹妹骄纵的可爱。

以前苏穗一对她这么说话,她早就心软成不知道什么样子了,不管苏穗说什么,她都会答应。但是现在,她只是面无表情地将自己的袖子一点点地从苏穗的手里扯了出来。

苏萌垂着眼,“但是我也更喜欢那对退休夫妇。苏穗,姐姐以前让了你那么多次,这次,也该轮到你让姐姐一次了。”

苏穗一下子涨红了双眼,声音尖锐,“不!!我不要!!你根本不知道,那对夫妇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