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我成了嗲精 》十六月西瓜

67.最佳嗲精

小天使因为你购买率不足,所以暂时只能看到防盗章。苏萌没去理会跟在身后的蒋廷舟因为这时候眼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把装甲兵给弄丢了!

她本来就对这里的地形不太熟,这时候也不知道装甲兵独自跑去了哪里。而且她在这里也没有认识的人这一段路刚好没几个行人,她都不能找个人问问他们有没有看到一头走丢的金毛。

一想到等会如果她找不到金毛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凌家夫妻交差,苏萌心里就有些急。一急,她就想走得更快一点。

但是她的脚还伤着,完全走不快。

就在苏萌还在漫无目的地找着金毛的时候她的胳膊被人从后面一把拉住了。

“喂。”

苏萌先是一吓然后才反应过来拉住她的人是谁。因为一心惦记着装甲兵她都忘了蒋廷舟还在身后跟着她了。

苏萌眨眨眼用眼神问他什么事。

蒋廷舟朝一旁的药店扬了扬下巴,“药店到了。”

苏萌抿抿唇“但是我想先找我的狗。”

“一头金毛?”刚才黑子把人吓到的时候他确实隐约看到了一只金毛刺溜一下窜出去的身影。

“嗯。”

蒋廷舟单手插兜,语气慵懒,“在大院里一条狗是走不丢的,说不定这时候它已经自己回家了。”

说着蒋廷舟就抬腿大步往药店里走去走了几步他发现苏萌没跟上之后,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怎么还不跟上?”

苏萌想了下,到底还是跟了上去。

到了药店,买好消毒水之后,苏萌用棉签沾了消毒水,往自己受伤的掌心上小心的抹去。

一抹,她就痛的把棉签都弄掉了。

实在是太痛了。

以前她也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娇气呀。不就是在地上把手心蹭开了,然后再用消毒水消毒吗?以前这么做虽然也会觉得痛,但现在怎么会这么痛?痛得她整个人都快冒冷汗了。

药店店员见到这一幕,关心地问了一句,“小姑娘,怎么了?”

苏萌将两只手小心地背在身后,摇了摇头,“没什么。”

店员笑了下,“手心要消毒才行。不然的话伤口会感染的。”

听到伤口感染,苏萌心里还是有点怕的。但是一想到刚才那种痛,她就狠不下心在自己的伤口上涂药水。上辈子,她吃了太多苦,这辈子,她想对自己好一点,吃糖不吃苦。反正伤口也不一定会感染吧。

这时候,蒋廷舟拿过放在柜台上的消毒水和医用棉签,递到苏萌跟前,“擦吧。”

苏萌把头一撇,两只手依旧牢牢地藏在自己的身后,“我不要!”

话一出口,苏萌才发现,她的语气太软糯了,不仅软糯,还下意识地拖长了音。

听着就像是赌气撒娇一样。

天啊。她这个女汉子绝对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而且换做是以前的她的话,绝对不会说“我不要”这样的话,即便是说,也是说“不用了吧”,“等会儿吧”之类的话。

但是刚才那句“我不要”居然就这么自然而然,毫无凝滞地脱口而出。

蒋廷舟还没回应,药店店员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姑娘好可爱啊。但是不消毒的话,伤口好的慢不说,真的是会感染发肿的,真到那时候就麻烦了。来,我帮你擦吧。”

苏萌忙摇摇头,并且她怕店员真的帮她擦还直直地往后退了两步。她的掌心到现在还疼得一抽一抽的,连带着整只胳膊都有点酸麻,“真的不用了,谢谢你。”

蒋廷舟随手抛了一下手里拿着的消毒水,语气玩味,“你该不会是想要我给你擦吧?”

“才不是!”苏萌马上否认道。

虽然苏萌知道她是真的对蒋廷舟刚才的提议无意,但她的语气莫名地听上去就否定意味极弱。所以蒋廷舟听完以后,边把玩着手里的药水瓶,边懒洋洋地说,“看来真的是想让我帮你擦药水了。”

“说了不是就不是!”苏萌说完,就连消毒水都不要了,直接往外面跑去。

永远都没人能猜到蒋廷舟下一句会冒出什么话来,所以苏萌也不能。她怕蒋廷舟继续打趣她,就觉得远离蒋廷舟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苏萌觉得苏穗虽然自私冷漠了一点,但是有一点她还是感激苏穗的。

那就是苏穗让她提前知道了蒋廷舟是什么样的人,好让她主动离他远一点。

苏萌跑出没几步,身后的黑背就汪汪打喊着往她身后追来。她以前就听说过,狗看到奔跑的物体,就越发会想要追赶上去,而且越是跑,越是会激起狗骨子里的凶性。所以一听到那头黑背的叫声,苏萌马上就停下了脚步,力求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苏萌连呼吸都放轻了,但是黑背还是跟着到了她的腿边,一只硕大的狗头还亲昵地蹭了蹭她的小腿。

蒋廷舟两手插兜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声音慵懒,“黑子很喜欢你。”

她一点都不想要这种喜欢,谢谢。这么大一头狼狗,就这么在她腿边这里嗅嗅那里嗅嗅,她真的会吓哭的。

似乎是看出了苏萌此刻的恐惧和窘迫,蒋廷舟轻笑了一声,朝这头黑背招了招手,“黑子,到我这里来。”

虽然黑子看上去还想待在苏萌身边,但是明显它更想服从于主人的命令。一听到这声命令,它就乖乖扭着屁股一步一步地回到了蒋廷舟的身边。

正当苏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句问话,“你认识我么?”

难道她变现得像是一副认识蒋廷舟的样子?她忙摇头,垂下眼,“不认识啊。”

不知道是不是蒋廷舟的错觉,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似乎一点都不想和他打交道,而且还是一副想离他远远的模样。

这倒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了。

蒋廷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试探且略有兴味地看着她的脸,“我是蒋廷舟。”

苏萌垂着眼,干巴巴地哦了一声。这时候,她突然想起来昨天张老奶奶在车子上说的话了。她说蒋家那孩子是不是回来了,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张老奶奶说的是谁,如今看来,张来奶奶口中的人,就是蒋廷舟了。

再结合她了解到的蒋廷舟地为人,他年少时被学校退学这事就一点都不显得奇怪了。

怕蒋廷舟问她的名字,苏萌忙说,“我要去找装甲兵了。”

“装甲兵?什么东西?”

“就是我弄丢的那条金毛。”

蒋廷舟眸底先是浮现起一抹愕然,然后取而代之的,是星星点点的笑意,“一条狗居然叫这个名字?”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垂眸看着自己的爱犬,似玩笑似认真地说,“黑子,要不你改名叫炮兵吧?”他还特意在这个名字上加了重音。

黑子汪汪了两声,湿漉漉的黑眼无辜地看着蒋廷舟,也不知道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改名。

这时候,有个穿着军装的士兵手里牵着一头金毛直直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苏萌远远地就认出那头金毛就是装甲兵。她忙小跑着到了这个士兵跟前,“这是我走丢的狗。”

士兵看上去有些腼腆,闻言他笑了下,“我知道,早些时候我看到你牵着它了。”他边说着边将牵引绳递到了苏萌的跟前。

“谢谢,”说完,苏萌刚想伸手去牵,但这时候有人比她更快一步牵过了绳子。

苏萌奇怪地咦了一声,这是……

主动牵过金毛绳子的蒋廷舟懒洋洋地侧眸看了她一眼,“你的手不想要了?”

不得不说,蒋廷舟的桃花眼很迷人,尤其是此刻神态随意,微微睨人的时候。

苏萌咬了下唇,双眼因为惊讶而睁的大大的。

年少时的蒋廷舟,似乎没以后那么坏,至少,他居然还记得她的手受伤了。

蒋廷舟说完,就侧过头问一旁的士兵,“知道这条狗是谁家的么?”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苏萌这里问不出什么结果,所以干脆就直接问士兵了。

这个当兵的是认识蒋廷舟的,虽然蒋廷舟之前离开了大院几年,但大院里直到现在都还满是他的传说。再加上蒋廷舟出众的长相,所以他这张脸实在是太好认了。

士兵看了一眼苏萌,在她弄花了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然后他才对蒋廷舟说,“是凌老家的。”

“凌老……”蒋廷舟轻声重复了一遍之后,马上就想起最近大院里的一件新鲜事。那件新鲜事最近在院子里以一种疯狂的速度传播着,大家伙都是邻居,互相之间也没什么秘密,所以这件新鲜事马上就变得人尽皆知了。

包括刚刚回国没几天的他都知道了。

那就是凌老家从四川震区领养了一个孩子回来。

所以,这个最近出现在无数人口里的孩子就是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人了?

蒋廷舟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后就不再说话了,他左手牵着金毛,右边站着黑背,往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