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傲娇冷男有妖气 》九等.

第五十二章:禁欲老妖

这下,蛮小清彻底的趴在了白羽的身上。

四目相对,两人的鼻尖都已经碰撞在了一起。彼此也都感觉到了对方呼之欲出的心跳还有那发烫的身体。

蛮小清还从未和男子这样的亲密接触过,除了眼前俊朗不凡的面容,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天才微亮,透过那扇小窗是朦胧的光亮,气氛非常暧.昧。

两人因为贴的太近,蛮小清的气息全都吹进了白羽的口中,这让白羽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香气入肺,白羽的脑中什么都想不起了,什么人妖殊途?什么得道成仙?什么年龄尚小的丫头?

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白羽一个翻身,就将蛮小清压在了身下。

蛮小清被他的举动惊到了,不知所措的闭上了眼睛,只剩下一双睫毛不住的跳着,还有被按住动弹不得的小手紧张的攥起了拳头。

白羽浑身炽热,粗重的喘\息落在了蛮小清的脸颊……

蛮小清猛然又睁开了眼睛,那双幽黑的眸子,似有一层薄雾漫开,无辜而又明亮。

白羽的心微有触动,压制着心里的欲望,立即跳了起来。

不可以!

白羽快速的喘着粗气,不停的拉扯着自己的领口透气。慌乱的后退,使得他撞在了桌子的一角,这才停下。

桌上的茶具被打翻了,杯盏被摔破了几瓣,锋利的碎片也割伤了白羽的手背,染上了一片凝红。只是这种时候,白羽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两人分开之后,蛮小清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眼含屈辱的站起了身!

终于,小丫头委屈的将毛笔扔到了白羽的身上,哭腔说着:“你虽然救了我,但你也不能欺负我呀!呜呜——”

“我,我没有!”白羽的声音有些无力。明明差一点就把持不住了!但还是嘴硬的说道:“我什么都没做,是我一睁眼就看到你趴在我的身上,条件反射的才……我怎么可能欺负一个人间的小丫头呢!”

看白羽的表情还算诚恳,蛮小清没心没肺的平缓了心情,也注意到了,顺着桌角淌下的血迹。

“你受伤了?”

“你别过来!!”白羽一手挥着阻止,想要近身的蛮小清。

蛮小清一脸懵然的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这个家伙又怎么了!

“好了!我不生你的气就是了!那你也不能生我的气!”蛮小清指着自己的额头示意白羽,“你受伤了,我帮你看看吧!”

白羽深吸了一口气,顺势坐在了椅子上。

蛮小清也拿出了复原散走了过去,毫不避讳的就拉起了白羽的手,仿佛刚才的轻浮,没发生过一般。

真是一个心大的姑娘。

上了一些药粉,白羽又拽起了蛮小清的手腕,目光凌利的说道:“记住我上次和你说的,以后,不许你拉别人的手,更不许你扒别人的衣服!”

松开了蛮小清的手,白羽又狠狠的抹了一把额间,擦去了蛮小清画的墨迹。

背过身去,负手而立。

看着白羽生气的样子,蛮小清想起了以前蛮不讲理发脾气的模样,都是莫名其妙的人!

身后的小丫头一直没有声响,白羽有些紧张的又转回了身,只见蛮小清的眼中不住的滴落着清亮的水珠,一张委屈的俏脸,楚楚可怜。

白羽慌乱的问:“你怎么哭了?我也没……没对你怎么样呀!”

“你和蛮不讲理一样,莫名其妙!都是怪人!一个莫名其妙的就音信全无!一个莫名其妙的就生气!全都是坏蛋!”

白羽无奈的低声:“我就那么的让你有父爱的感觉吗……”

的确如此,蛮小清一开始认识白羽的时候,只觉得他说话的语气和阿爹很像,都是傲慢的家伙!一点都不讨喜,甚至有些讨厌!

可是林院之中,白羽突然出现,用身体挡住了蛮小清。高大的身影护在身前,那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就和蛮不讲理在时,一样。

还记得小时候,阿爹就是那样笔直的站在她面前,虽然没有母亲疼爱,可是阿爹就像天上的月亮,是黑暗夜里的引路明灯,不可或缺的光明。

和白羽在一起的日子让蛮小清觉得自在又熟悉,虽然那个家伙说不清哪里好,甚至并不讨喜,但她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好人!就算刚才他对自己做了奇怪的事,蛮小清还是真的生不起气来。

蛮小清,想阿爹了!

小丫头哭的带雨梨花,碰触的是白羽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白羽一把将蛮小清揽在了怀里,任她鼻涕眼泪的蹭在了自己的身上……

活了这么久,这是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感觉。原来别人的喜怒哀乐也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这,就是喜欢吗?

被白羽圈在怀里的蛮小清无所顾忌的抹着眼泪,只是片刻便挣脱了白羽得手臂。

“快走吧!妖师大会要开始了!”

——

白羽有些哭笑不得,她变得也太快了吧?

两人走出了房门,楼梯口处,那个深沉的男子似乎特意等在那里。

“你们起来了。”不知忧看似在笑。

“不知忧?”蛮小清打着招呼,走了过去。“你是特意在这里等我的吗?”

不知忧点头道:“今日大会,我们一起去吧!还有羽公子!”

“嗯!”

当白羽路过不知忧的身前,不知忧依旧是一阵异样的目光。

“羽公子,请!”

白羽只是淡定的一句:“一起走吧。”

去到临安城的街头中心,一路上满满的全是人,有些拥挤,场面很是热闹。

蛮小清是第一次参加妖师大会,对这个大会的规矩,全然不知。所以就在路上,和不知忧请教了起来。

不知忧缓缓说道:“妖师大会,分为三场,以作切磋交流之用。但既然是比试,肯定就有胜负。胜者自然就可以大名远扬了。”

“需要比三场?”蛮小清看着身边的人流走过,惊讶的问:“这么多的人!三场比试那得比多久呀!”

不知忧微微一笑,道:“三场比试,一天一场。小清姑娘,对这规矩一无所知吗?”

蛮小清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本来就是来找人的!没想参加什么大会,所以也没在意这些规矩。”

“其实我这次来参加妖师大会,也是为了一个人而来的,希望可以在这里见到他!”不知忧也好奇的问:“不知小清姑娘所找之人,是谁?”

“哦……是我,”

“小清姑娘!!”

一声热情的呼喊,打断了蛮小清的话,顺着声音寻去,一个小胖子映入眼帘,正欢喜的和自己摆着那只胖乎乎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