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红楼]我快死了 》林深海蓝

第二十六章 有苦难言

林如海闻信儿沉默,这府里的下人,除了*屏蔽的关键字*贾敏带来的几个陪房,剩下的都是当年陪着他们母子在姑苏守孝的。私心里,他哪个都不愿意主动去猜疑。

“姑娘身边的紫鹃身份特殊,老奴家里的不曾问询。”对贾府好感欠奉的老管家连带着对紫鹃也有些成见。

林如海皱起眉头。

对紫鹃,他的印象是很不错,梦中的女儿多亏了她照顾。可,如今的她,能以那时的她揣度么?

“不着急。”林如海轻道,“我们不妨先蛰伏下来,仔细留意着,静待对方露出马脚。”

老管家肃然:“是。”

梨香院。

薛姨妈惊闻贾政休了姐姐,整个慌了,一叠声的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王*屏蔽的关键字*谋害外甥女的罪名唬得她噔噔噔后退数步,泪湿眼眶,张口欲为姐姐辩解,却说不出她一定不会那么做的话来。

薛宝钗见状,立刻打发了下人,只母女俩说话。

薛姨妈抓住女儿的手:“是我害了你姨妈,她是为我……”

“妈!”薛宝钗脸色大变,也顾不得其他,厉声打断她。

薛姨妈唬得愣住。

薛宝钗无奈得很,压低了声音道:“姨妈做的事,和咱们有什么相干?是咱们教她……那样的么?您这话传出去,外人岂不以为姨妈做的事是咱们教唆的?”

薛姨妈讪讪:“不是,我是说你姨妈都是为了你和宝玉……”

“妈!”薛宝钗皱眉,拖长了声音唤。

薛姨妈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捂住嘴:“不说了,不说了,我不说了。”

薛宝钗思忖。

薛姨妈抹眼泪。

“妈,别哭了。姨妈的这事,也不是咱们能左右的。”薛宝钗劝。

“若是你舅舅在就好了。”薛姨妈懊恼。

“舅舅不在也不会教姨妈这样的。”

薛姨妈眼睛顿时亮了:“你是说……”

“咱们得家去。”

话题转得太快,成功使薛姨妈愣住。

“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走?”薛姨妈不认同。

“正是因为这个时候,我们才必须要走。”薛宝钗态度坚决。

薛姨妈眉头拧出一个深深的“川”字。

薛宝钗叹气:“发生了那样的事,咱们留在贾家算什么?不是平白的叫人说闲话么?”

薛姨妈动容,面上仍有担忧之色:“那你姨妈……”

“府里谁不知道姨妈最是慈善不过的,这事许是个误会。等舅舅回来,自然会还姨妈公道。”薛宝钗轻声安抚。

“既如此,咱们这样走了,岂不教你姨妈心寒?”

又绕了回来。

薛宝钗不急不缓的道:“姨妈会理解我们的。出了这样的事,咱们还不走,别人岂有不拿我那金锁说话的道理?我知道妈妈和姨妈姐妹情深,妈就当是为了我。”

薛姨妈听了这话,哪还有其他想法,自然同意了。

薛宝钗命人立刻收拾箱笼。

正忙着,又有消息传来。

“太太……太太又回来了……”

薛姨妈喜上眉梢:“怎么话说的?”

她以为会好消息,然而,她失望了。

王*屏蔽的关键字*再回贾府不为其他,只是王家无人,不得已又带了回来。

“我去与太太说话。”

薛姨妈心急知道王*屏蔽的关键字*的情况。

薛宝钗一把拉住她。

薛姨妈回望女儿。

薛宝钗摇头:“不妥。”

薛姨妈心里有些放不下王*屏蔽的关键字*。

“妈妈去又能做什么呢?”薛宝钗很有说服力,“咱们且静观其变。”

薛姨妈犹豫:“咱们要走,也须与你姨妈说一声儿才好。”

“我已经叫婆子禀告老太太了。”

薛姨妈无言。

薛家到底是一大家子,要收拾起来并不如林黛玉当初那样迅捷,所以,在薛蟠被抬进来的时候,梨香院里正是一片兵荒马乱。

薛姨妈一看到儿子被打成那副模样,豆大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掉,扑过去哭道:“这个哪个杀千刀的干的?怎么弄成这幅模样了?”

薛蟠此时已经被小厮们带着瞧了大夫,身上脸上被包扎得不成样子。

薛姨妈想碰他一下都不敢,愈发哭得生气不接下气。

薛蟠哪里受过这样的罪,疼得苦着一张脸,哼哼唧唧的,也没力气和母亲说话。

薛宝钗瞧着也是心疼得直掉眼泪,一边招呼粗壮的婆子将哥哥搬到屋里,一边心疼的抱怨薛蟠:“哥哥这又是怎么了?京城不比家里,说了多少遍,你就是不听,你看看你现在……”

“*****!”

薛蟠脸肿得像个猪头,牙齿也掉了几颗,说起来话来也听不清楚,只见他挣扎着神色甚为激动。

薛姨妈见他如此,更是痛断肝肠。

薛宝钗将兄长安置妥当,又劝了母亲一回,最后命人将跟着薛蟠的小厮唤来问话,自己则躲在屏风后听。

薛姨妈先问小厮伤势是哪个处理的,问大夫是个什么说法,最后才问是如何被人打成那般模样。

前面那些倒还好,问及打架的缘由,小厮不由得吞吞吐吐起来。

薛姨妈只当儿子又是为什么人争风吃醋,直命小厮大胆说来。

小厮尽可能婉转的说出原因。

然而,无法改变其恶劣的性质。

薛宝钗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太太!”小厮眼看着薛姨妈两眼一翻昏了过去,惊呼,“太太,你怎么了?”

薛宝钗心急如焚,直冲出来:“妈妈!”

屋外的丫鬟婆子们听到动静,连忙进来,手忙脚乱的将薛姨妈架回里间。

薛宝钗连忙跟上,不意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十分不舒服,她转头,目光正与那回话的小厮撞了个正着,不由得又羞又怒。

小厮连忙低下头。刚刚薛宝钗裹着香风冲过来,他脑子里不禁想起那公子的话,一时看得忘情。他甩甩头,想要将脑子里的声音甩掉,手不自主的捂住怦怦跳的胸口。

薛宝钗并不理会这小厮。

待婆子掐着人中将薛姨妈唤醒后,她挥手命所有人退下。

薛姨妈望着女儿,眼泪不间断的顺着眼泪滚落:“我的儿,是我害了你。”

“妈妈糊涂了!”薛宝钗坐在母亲床前,淡然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哥哥去的那是什么地方?那里的人满嘴喷粪能说出什么好话?便是宰相家的女儿叫他远远瞧上一眼,他都能编排出故事来!您很不必放在心上!”

“他们……”薛姨妈表情略有松动,但还是哭,“他们那样会毁了你的名声啊!”

“待姨妈这事风头过了,不消一年半载便没人记得此事了。”薛宝钗轻蔑一笑。

薛姨妈默了一瞬,眼泪渐渐止了,呐呐说:“话虽是如此,可到你议亲的时候,还是会有闲言碎语……”

这么想着,又悲从中来。

“迷眼于流言蜚语的人,女儿又怎会看在眼里?”薛宝钗少见的一脸傲气。

薛姨妈一想也是如此。

“况且,女儿还小,也想多陪您几年。多少年以后,谁还记得几个纨绔酒鬼的醉话?”

薛姨妈听了这话,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

母女俩又说了一会儿话。

薛家人立刻带着收拾好的东西离开了梨香院。

薛宝钗再三嘱咐留下的下人将剩下的东西尽快收拾干净出来。

“姑娘。”莺儿瞧薛宝钗的脸色苍白,不由得担心。

薛宝钗捂着胸口,有气无力的吩咐:“取药来。”

她在薛姨妈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可心里怎么可能不在意?此时她只觉得胸口一把火快要将她烧*屏蔽的关键字*!

背了人,气苦得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