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婆梦 》廖发财

第十四章 地狱不空

“瞧你,还是这么害羞。”疆半耸耸肩,松开了手,朝连翘走去。

此时的连翘,仍沉浸在百合剧情的意淫里,朱唇微张,杏眼圆瞪。

她看着来人一步步靠近,连黑暗都遮蔽不住的艳光逼人。青灰衣衫无风自飘荡,一袭长发摇曳垂在臀。

“如此美艳俏佳人,真令人神共愤。”连翘想着。

美人走在眼前,食指挑上连翘下巴,把她张着的,即将留下口水的口拢起来。

“你就是连翘啊,倒也是个美人坯子,可惜阳寿太短,没来得及生出女人味儿,不如我教教你呀。”疆半媚笑着。

连翘哪顾得上作何反应,像孟婆投去求助的眼神。

孟婆笑着,将疆半引至塌边。茶汤一碗,仅供消遣。

“说吧,发生了什么?”

“贺你升迁,许久不见,实在想念。”疆半眉毛轻挑,朱唇带笑。

“句句是真话,只怕还有话没说。”孟婆心领善意。眼前这人,是此间为数不多几位交心人。

“这些日子忙。”疆半指指头顶,二人心领神会。“每天和阎罗那老儿打架,好生无趣。”

“一人判死,一人盼生,你俩若有共识,才是稀奇。”此二人虽一处秉公,判生死、断轮回、但从来都是互不相让,各有各的主张。

“可最近有一事,真与你有关。”疆半神色一凛。

“他,快出来了。就这么巧,命属火间。这三千年的酷刑,可没磨去他的戾气,依旧时时记挂你的名,记挂你的身。那阎罗老儿,偏认死理,坚决不改判,要他轮回。”

“哦,他竟还不死心。”孟婆食指微颤,小动作落入疆半眼底。

“要不,我去和阎罗小贼赌一局打一架,逼他改判永不轮回?”后者有心护着孟婆。

再看孟婆,收拾起一瞬的慌张,慢慢酌着茶汤,稳住心神:“当初是你许下重誓,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若真判他永不轮回,你可要在这里陪他要永远啊。”

“呸呸呸!谁要陪他永远,那就判他灰飞烟灭!”疆半起身欲走,这火爆脾气,哪有个成佛的样子。

孟婆连忙拽住她衣袖:“带我去见他吧,由我来了断。”

说着,二人飞掠而去,只留下连翘在原地。信息量太大,一时懵了B。

关于地狱,人间传说共有十八层。事实上,还有一层从未被传说,便是晰囚间。

这里折磨的并非魂体本身,而是不断不断不断告诉魂体生前的恶错于何处,时刻不停,折磨的是心性。心下糟粕魂体,在经历魂体折磨后,在此受难。

一小间囚室,四下砌死,两米大小,唯有生前罪孽的的反覆陈述,不少魂体在此自行湮灭。

再见此人,孟婆仍感到心惊。

他面若桃花,仍是生前那副风流样子,曾经多少少女因其殒命,多少家庭被其坑害。

一个杀人越货的淫棍,一个盯上女子就不放手的恶魔,像王八一样的性子。

孟婆的那世,和范喜良亲爱无间的人间逍遥被他一手摧毁。

驳言。

那是,驳言与范喜良打小要好,走得亲近,如同亲兄弟,是真情意。

驳言才高,年纪轻轻便考取秀才,在县里任着官职。时而回村,与范喜良把酒言欢,彻夜不归。

孟婆也将其视为大伯子,从未避讳。这是孟婆一生最大的失误。

无人知晓,这彬彬有礼的人,竟是如此恶魔。

仗着他人畜无害的英俊容颜,在城里,在公务途中,勾引路遇少女少妇,***愉后,便将其残忍的制成人形玩偶,卖给嗜好之徒。

他是个人肉贩子。比那些将姑娘卖进青楼的贩子更狠,他卖的是被其截去四肢舌头,只供人蹂躏的活玩偶。

多少人家丢了姑娘媳妇,报官求助,他也是官员之一。

那些人家如何也想不到,遇到的这个热心肠大老爷,竟是荼害亲人的罪魁祸首。

而孟婆,是驳言唯一一个,认识的,惦记的,不打算出售的玩偶。

在驳言第一次、第二次求欢请求后,孟婆放下狠言:“若你再出言冒犯,我定阉了你喂狗。”

自此,驳言真的不再骚扰孟婆,两人避而不见,但他仍旧穿堂入室与范喜良彻夜畅谈。

范喜良对孟婆的态度逐渐有了变化。

有时,见孟婆在他身后,会害怕的颤抖;有时,放着孟婆端来的茶水不喝,去喝井里的清水。

这一点一滴,都砸在孟婆心里。她隐隐觉得这与驳言有关,却无奈不晓端倪。

突然有一天,范喜良像往常一样了。他从门外奔驰而归,抱起在灶台边忙活的孟婆旋转。在孟婆未及反应时,范喜良说:“我去当监工,就是个官了,回来也是官老爷。”

第二日,范喜良走了。

没过多久,驳言来了,威胁孟婆说:“若你不从我,我定让范喜良尸骨无存。”

孟婆不信那邪,举刀将驳言哄出家门。

当她开始担心,急匆匆日夜兼程赶到长城脚下,范喜良的尸骨无处寻觅了。

眼泪怎么止得住。

那时,孟婆叫做孟姜女。

“许久未见。”驳言含笑望向孟婆,眼神仍清亮,哪像个恶人。

“此番提前见面,我是来送礼的。”孟婆虚空一握,一颗泥丸被擒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