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23章:完败

“南晋昭明公主,苏景宁。”

“北京特种部队狙击手,顾长安。”

一切终于清楚了,谁也不需要伪装了。

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呆呆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嘲讽地笑起来,“我是怎么也不敢想,堂堂一国公主竟然能去扮青楼女子?公主啊,你真是太会玩儿了……”

她对他的这种嘲讽并不在意,心里早已有了主意,只笑问他:“如果你知道与你同床一夜的不是个青楼女子,而是公主,你还会逃走吗?”

顾长安被她一言惊住,不明白她的关注点所在,尚在气她对自己的欺骗,身体虚弱,站着都吃力:“我……”

景宁冷下脸,愤怒地看着他,向他逼近,拿出咄咄逼人的气势,对他道:“我真是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是个正直负责任的人,所以才那样试你!我相信你编的那些鬼话!我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结果你还是逃了!我对你太失望了!”

她对顾长安一顿斥责,停顿下来,低面冷笑,语气低落下来:“本以为……回了长安……我向你坦白一切……”

“你们那是在试我?”他感觉大脑晕眩,又有了非常不好的感觉,体内的毒在四处流窜,折磨这他,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她说的每一句都是假话。

“你骗我!你当我是傻的吗?到这个时候你还倒打一耙!公主殿下,你真是好手段!”他对她咆哮起来,其实已然体力难支。

这是个有脑子的人,竟然没被自己迷惑,有意思。

景宁顿时生出这个念头,对顾长安有些刮目相看,但是面上不能动摇,“你真是无耻。”

顾长安捂着快喘不过气的心口,瞪了她一眼,眸中有极其复杂的神色,他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全然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人。在此之前,他隐隐约约知道她在骗自己,但是他仍会忍不住去牵挂她怜惜她。他发现自己不得不向罗云门妥协的时候,内心深处甚至有一种细微的喜悦,他想的是,自己最起码还能与她相见……

此刻,他见到她了……

所有他用来安慰自己的借口都破碎了,他的幻想也都湮灭了,只留下身上和心上无尽的折磨。

他又开始抽搐起来,摔倒在地,蜷缩着身子,不停地发抖,痛苦地呻吟起来,脸色白得吓人,汗珠砸在昭明殿冰冷的地面上。

景宁始终冷着脸,对他视若无睹,想让他饱尝痛苦,削弱他的意志。

只是袖中的手摸摸攥拳,压抑着什么,挪开了目光,依然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顾长安翻滚到她脚边,用颤抖的手拽住她曳地的锦衣裙角,抬头仰视她,双唇颤颤巍巍地张合,却难以发出声音。

景宁蔑然地看着他这副落魄狼狈的样子,以为他撑不住了,在求自己给他解药,就蹲下了身,看着他,目光冰冷,就像再看一只将死的畜生。

可是她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他说出一个求字,就让他结束这样的痛苦。

“受不了吗?还要嘴硬吗?只要你求我,我就把解药给你。”她故意露出阴冷的笑。

顾长安始终攥着她的衣服,终于发出声音了:“我知道……我知道……其实那一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景宁听清了他说的话,心头悍然一震,冰山般的面色有了一些变化,“那你那时候,为什么还说要带我走?”

“因为……我喜欢上你了……我对你动心了……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不是因为可怜……就在你说你相信我说的话的时候……我就动了心……我觉得那句话你没有骗我……你是真的相信,只有你信……”

景宁抿唇,心绪如潮翻滚,让她不知所措。

“我是想逃……可那是在我知道你和她们是一伙的……你的身不由己也是装的……你对我的好只是在骗我……那之后……”他就快说不出一句整话了,可他的手越来越用力,仿佛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在抓一根救命稻草,即使他知道那只是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说身不由己也假的?”

作为一个细作,身为罗云门掌门,她有自己的骄傲,未免自信过头,以为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

“在那晚,霏云阁后院……你跟我说……你心中有愧……你不应该对罗云门有反心……你说起你的同伴,一个个为了保家卫国牺牲自己的细作……你不是害怕……而是很同情,很骄傲……说到南晋,你明明是有一种义无反顾的勇气……我就知道……你早将个人安危欲望……都舍弃了……没有什么能动摇你的决心……你绝不会逃离罗云门,你绝不会跟我走……”

他就这样将自己看破?

他怎么……

这个时候,景宁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惊,不是生气,不是懊恼,就是震惊于他对她内心洞察之深。

这个人,了解她最在意的事情……

景宁有片刻的恍惚,而那份心狠显然已经装不下去了……

在这种几乎窒息痛彻肺腑的时刻,他仍有那一点点气力和理智,去观察她的表情变化,他知道自己快成功了,于是再出击,继续说让他自己都恶心的话:“我想逃,我恨你骗我,恨你给我下毒……可是我就是喜欢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你是谁……无论你是谁……”

她看着他,愣愣地唤了声:“莫离……”

是叫莫离拿药?

快了,他再发功:“在遇见你之前……我觉得穿越到这里……变成别人的样子……是一件很倒霉的事,可是那天在你身边醒来……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如果你真的要我死……那我也愿意为你去死……”

“不要说了……”

她有回应了,闭眼说道,似乎也很痛苦。

莫离看出她有些被打动了,连忙应声上前:“殿下……”

“莫离,把他拖开,他的手脏,把我衣服都抓脏了。”

顾长安一愣,心里的希望之火被她的这盆‘冷水’一浇,全然熄灭,心如冰原,万马奔腾……

功亏一篑啊!完败啊!

他那装出来的深情完全变成一脸颓色,自觉地放开她的衣角,滚到一旁,继续翻滚,这回他真的想拿头撞墙了,而不是单单因为想晕过去逃避身体的疼痛。

莫离憋着笑,心想殿下不愧是殿下,她都差点相信顾长安动了真情了,还担心景宁会上他的当,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是,殿下。那要怎么处置他呢?不如直接弄死吧?”莫离开心地说道。

景宁坐到主位上,端起一杯茶来喝,对他的痛苦挣扎全然无视,“莫离你急什么,杀他什么时候不能杀?只是他现在还有用呢。你别忘了大事要紧。”

“嗯,莫离明白,那继续给他喂毒解毒吧,让他死不了,而生不如死。”莫离反应过来,的确是自己刚才太着急了,差点忘了大事。

景宁点头,继续吩咐道:“嗯,用毒控制住他,把他带到地字号活狱去关押,让他见识见识罗云门的厉害。”

莫离应道,“是。”

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顾长安已经拿头撞了地,又弄晕了自己。

莫离给他喂了解药,又给他为喂了一颗新的毒药,他仍在昏迷中。

因为是在内宫,不方便直接召出暗卫来抬走他,莫离就先把他丢在这,去外面召暗卫,准备绳索麻布等给他做伪装。

殿里又只剩下她和他,景宁从主位上走下来,再次来到他身边,蹲下去看了他一会儿。

她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她不应该对他这么狠这么无情的……

她应该相信他的那些话,被他感动……

那样才能抓住他的心……

就像一开始计划的那样,以情谋事,这样才能长久。

毕竟她还有好大一个计划要实施……

既然他可以假装深情说出那些恶心人的话,自己怎么就不能假装相信呢?

还是失稳了。

自己才是一时忘却了大事的那个人。

只能后来补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