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妆寂 》何家阿欢

第56章,师傅教诲

墨白推开房门,看到的便是正抱着一大堆书翻看的苏婠婠。自发现疫情那天开始,苏婠婠就没再离开过防疫区,看她整天拼命查医术,墨白心里很不是滋味。

将饭菜放在桌上,墨白这才开口叫了苏婠婠一声。

苏婠婠放下医书,揉了揉发疼的额角,看见桌上的肉时,不禁咽了口口水,“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肉,我都四五天没见到荤腥了,正想这口呢!”

墨白把筷子递给苏婠婠,坐到旁边捡起来一本医书,“你别管我从哪里弄来的,只管吃就是了,要是你喜欢以后每天我都给你送!”

苏婠婠点头,余光瞥见墨白在翻她的书,不由急了起来,“你别乱动啊,我正看到重要的地方,翻乱了还要再找,多浪费时间!”

“你放心,我不会翻乱!”墨白手里动作不停,“要不这样吧,你看到哪里告诉我,剩下的我念给你听,那样你吃饭也不会觉得耽误时间。”

苏婠婠本想拒绝,转念一想墨白说的倒也不是没有道理,随即点了点头,“你从九十二页疫症预防药方那里开始念吧!”

“疫症预防要从加强人的身体素质开始,健康没有病痛的人往往要比生病的人更不容易得疫症......”

墨白慢慢念着,他的声音有少年独有的沙哑,但是却格外好听,苏婠婠只觉听的舒心,渐渐意识涣散,她竟就那样睡了过去,吃了一半的鸡腿还在手中握着。

“好好睡吧,你都没日没夜看书看了三天了,就算是铁打的身子这样下去也受不了!”

墨白念叨着,拿起床上的披风慢慢盖在了苏婠婠身上。可能是自己的动作影响到了苏婠婠,墨白只觉脸上扑来了一股热气,少女原本还藏在双臂间的脸竟转向了他,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令墨白不由慌了神。

这是他第一次离苏婠婠这般近,少女的脸与他相隔不过一指,他甚至都能看到眼前人脸上细软的汗毛。她的睫毛微微颤动,眼下的乌黑也莫名变得可爱了许多,墨白停住了呼吸,身子渐渐靠近......

“喂,小子你在干嘛呢?”门口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墨白的动作,墨白后背一凉,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正在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面对着苏婠婠。想到刚刚脑子里荒诞的想法,他不由红了脸。

“没,没干嘛,我就是看她睡着了怕她冷,所以盖了件披风!”

话刚说完,他就一溜烟跑了出去,只留下站在门口的张阿婆还瞪着双眼。

“现在的小子可真是越发皮了,竟然还想占人家小姑娘便宜,亏我还觉得他人不错,果然男人每一个好东西!”

张阿婆念叨着走进了屋子,看到苏婠婠的睡相,不免有些心疼。这两天大夫们对苏婠婠的排斥和抱怨以及萧神的冷淡她都看在眼里,同样,苏婠婠没日没夜看书的样子她也记得,说起来,这孩子还真是不容易啊!

暗暗叹了口气,张阿婆这才轻手轻脚收了碗筷离开,出去时还帮苏婠婠关好了门。

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屋子里的人一波波离开,一道身影这才从墙角冒了出来。他看着墨白离开的方向摸了摸下巴,自己找了这小子几个月,原来竟然在这里!

直到墨白走远,他才收回了目光,将腰间的酒葫芦摆正,推门走进了苏婠婠房间。

木门发出咯吱的响声,将苏婠婠惊醒了过来。抬头看见进来的人,她脸上不由带了怒色。

“师傅,您怎么来了,您不知道这里有疫症吗,要是染上了怎么办?”

云深脚步停顿,倒是有些意外苏婠婠担心自己安危,心里微暖,“徒儿,你都在这里,为师要是不来,你死了为师可就没徒弟了。”

“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嘛,倒是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上次将我丢回家不管,还说我跟别人打架伤了手,害我爹担心!”

提起苏青山,苏婠婠神色不禁有些黯然,“我也真是的,上次的事才过去没多久,现在就跑出来没了音讯,想必爹爹和娘亲......应该会担心吧!”

云深上前在苏婠婠脑袋上弹了一下,板着脸道,“亏你还记得你爹,昨天为师去你家,看你爹找不到你快要急疯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为师实在不忍,所以才谎称你跟为师在一起,为师挨了好些数落才将你爹安抚!”

想到苏青山的样子,苏婠婠鼻尖不由泛酸,泪水像是控制不住一样往外流,直到衣服袖子都湿了才止住。

“师傅,谢谢您!”

刚刚哭过,声音还有些沙哑。云深看着心疼,不由摇了摇头,“你这孩子啊,怎么就这么倔呢?你要知道有些事不是你一意孤行就能办成的,就像这次,你坚持不让别人烧死病源,得到的是什么结果?”

“越开越多的人染病,而你却束手无策,虽然现在还没有人丢掉性命,可是以后呢?你只顾着坚持自己的路,却没有考虑过其他人,为师希望你以后做事能好好考虑一下后果,量力而行才能不乱分寸!”

苏婠婠点头,云深说的她都明白,可是真正要做的时候往往却很难。让那些姑娘们去死?她真的做不到。

她们小小年纪就被拐卖,受尽苦楚不说,生病了还要被放弃。明明有机会活下来,但身边却没人肯帮她们一把,苏婠婠不忍心弃她们于不顾,真的很不忍!

“师傅,您说的我都知道了,谢谢您!”

即便有自己的见解,但是不管怎么说,云深肯跟她说这些,也是真的为她着想。而且明明知道这里有瘟疫,可是云深还是来了,这份情谊,值得苏婠婠道谢。

“好了好了,你知道错了就好。”见苏婠婠这幅样子,云深也没了说教心思。索性直接从怀里掏了几本书出来,放到了桌上。

“这是为师帮你寻到的书,里面有不少疫症案例和解决方案,你翻翻看吧。为师这两日就先不走了,留下这里帮你坐镇!”

苏婠婠拿起书,感动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她还想再说说道谢的话,可看了眼云深的样子,还未说出口的话语就生生哽在了喉咙里。

没错,云深正在对着她桌上没被张阿婆收走的糕点大快朵颐!

好吧,师傅每次来找自己时果然不会吃饱肚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