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浣晓青

第433章掏什么掏

  睡到半夜,闫然突然感觉到危险的杀气,可她偏偏被蜘蛛丝绑住不能动,只能继续假装没醒。

  唯一松绑的右手却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可下一秒她有些懵,因为她感觉到杀气就是从旁边的人身上传来的。

  可是睡在她旁边的不是小萝莉吗?!

  难道弱鸡似的小萝莉一直在伪装?骗过了她阎王!这怎么可能?!

  波丝充满暴虐的嗜血眼神在黑夜中闪烁着绿芒盯着睡在自己身旁的猎物,脸上出现了不屑的嫌弃表情。静静的盯了一会,化身蜘蛛悄无声息的爬下网,爬出山洞,很快消失在通道内。

  闫然倏然睁开眼睛,扭头看向身旁空空如也的位置,目光泛着寒光盯着洞口。

  她自诩能一眼看穿人心,从未看错过人,可是这一次却看走眼了!

  来到兽界遇到的兽人要么是真懦弱、老实,要么是真凶残嗜血。

  跟他们接触到时候,她根本不担心对方会耍什么阴谋。

  像波丝这种两面派表里不一的兽人还是第一次碰见,更别提还是个雌性!有点意思!

  不过,大晚上的不睡觉她去哪?

  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闫然察觉到波丝回来了,立刻调整呼吸继续装睡。

  蜘蛛爬到网上化为人形却远离闫然闭上了眼睛。

  闫然听到她传来匀称的呼吸声,耸了耸鼻子,她竟然从对方的身上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大晚上偷偷摸摸的出门难道是去杀人了?

  整个山洞内除了被抓来的雄性就只有蜘蛛,那么她杀的会是谁?

  熟睡的波丝翻了个身,再次抱住了闫然的腰,甚至还用脸蛋在她身上蹭了蹭,露出一脸幸福的笑容。

  闫然:“……”她在试探自己?

  很快,天亮了。

  阳光透过墙壁上的洞照身寸了进来,昏暗的山洞变得明亮起来。

  感觉到身旁的人伸了个懒腰,闫然睁开眼睛扭头看向睡醒的波丝。

  波丝扭头对着闫然绽放最美的微笑:“早上好。”

  闫然却不动声色静静的看着她,哪怕笑容再纯真无害,也无法否认昨夜化身黑夜杀手。

  目前手无缚鸡之力,她还是假装不知道好了。

  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波丝没有得到回应,眸中划过一丝失落,随即又兴奋起来问道:“我马上就去抓猎物熬肉疼给你喝,你喜欢什么猎物?兔子还是野鸡兽?”

  “随便。”

  “我知道你叫随便,不用再告诉我一次。我是问你爱喝什么肉汤。”波丝一脸认真的看着闫然眨了眨眼。

  闫然:“……野鸡汤。”

  “好的!”波丝突然扑到闫然的身上,吧唧就是一口却亲在口罩上!迅速撤离爬下网。

  闫然:“……回来。”

  波丝立刻止步,转身羞答答的看着闫然:“你要……亲回来?”

  闫然:“……放开我,我也要下去。”

  波丝脸上的羞涩立刻褪去,一脸认真的反问:“你想逃?休想!我是不会放开你的!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别整天想着逃跑!”

  闫然:“……我要上厕所。”她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人了!

  “嗯?”波丝一脸疑惑,顺着闫然的目光看向她的下身,再次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道:“我帮你把东西掏出来,你就在这里尿?”

  闫然:“……”掏什么掏!

  眉头一皱面露不悦:“我不喜欢在睡觉的地方排泄,太脏了。”

  她也不喜欢弄脏山洞,波丝连忙爬上网帮她弄开蜘蛛丝。

  大网距离地面只有半个人高,闫然一跃而下稳稳落地。瞥了一眼一直盯着她的波丝道:“走吧。”率先走出了山洞。

  站姿通道内见到对面的山洞,下意识看了过去。

  只能看见一个大网的一角,却看不到上边有没有人。

  波丝见她朝莎莎的山洞内张望,吓得面色一白赶紧把她拉走了。

  莎莎脾气暴躁可不是好惹的!

  很快走到通道的出口,闫然站着往下一望,有恐高症的人会吓得尿裤子不可。山林渺小,烟雾袅绕,这里的烟雾却是致命的瘴气。

  波丝见她探头往下望,趁机恐吓道:“整个山洞只有这一个出口,你要是想逃只能从这里下去。你不是我们蜘蛛族的兽人,一不小心掉下去一定会摔成烂泥!”

  闫然朝她看了看没说话。

  她要是想从这里下去,多的是方法。

  “我抱你下去,就不用蜘蛛丝绑你了。”波丝说完化出兽形,长腿一捞把闫然抱在怀中爬出了洞口。

  来来回回上下悬崖好几次了,闫然已经失去了观看风景的兴致。

  抱着蜘蛛腿,想着蜘蛛族把巢穴建在悬崖的半山腰,每天来来回回不知道浪费多少时间。

  半个小时之后到达地面。

  蜘蛛化形成人,盯着闫然钻进草丛里解决了内急之后,看她走出来问道:“我是把你绑在树干上,还是送你回山洞?”

  闫然:“……”她两个都不想选!可现在身体虚弱只能智取!

  对着波丝淡然道:“绑在树干上,不过绑高点,我不希望被你们的族人当猴子围观。”

  “猴子?”波丝有些迷惑,小声道嘀咕一句:“你明明是老虎啊。”化出兽形带着闫然爬上树。

  无论是攀岩还是爬树对于蜘蛛来说如履平地。

  她精心为闫然选择了一个背后靠着树杈的好位置,这才喷出蜘蛛丝把她的腰部绑在树干上,这才化形成人看着闫然讨好道:“这样你逃不掉,手脚却可以自由活动。你乖乖的等我回来。”

  闫然把腰间的葫芦解下来递过去:“装满水。”刷牙洗脸喝水,哪一样都少不了。

  波丝接过之后飞速滑下大树,化出兽形离开。

  被人绑在树上看风景,这滋味绝对不同寻常。

  闲来无事,闫然低头从蛛丝的缝隙中把腰带中的*屏蔽的关键字*连带着树叶抽了出来,扔掉已经有些腐烂的叶子,露出生锈的*屏蔽的关键字*。

  握住木头做的刀柄,直接拿树干当磨刀石,一点一点的磨掉刀身上边的铁锈。

  瞥见对面悬崖上爬下来几只蜘蛛即将经过她的树下,她停止了磨刀。

  几只蜘蛛化形为人,就在附近说起话来。

  领头的蜘女一脸阴沉的看向其他的姐妹:“我的伴侣绝食了!他还想自杀!”幸亏被她及时发现阻止了!

  闫然:蜘女带走的雄性好像是华南?

  http://../book/33718/198248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