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圣宇无双 》天金文

第二十六章 尊者

青丝乾坤袋迅速飞至半空,袋中的纯元青丝爆发而开,丝丝青气密集如青色头发般朝林灵身上卷去,刹时,林灵便被裹了个严实,而其它多余的青丝缠绕在锁链上,与它纠缠在一起,一时间两股力量不分伯仲,把林灵定在半空之中。

一道银芒在空中划过,把空中的呈青紫颜色的空气一分为二,疯狂朝两边翻涌,为这道银芒让路。

白衣强者出手了,银芒就是三把银剑之一,只见那道银芒闪电般劈在青紫锁链之上,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金属撞击之声,银剑劈斩在锁链之上只激起点点青紫星光,便被锁链上益出的紫气缠住,动弹不得。

“嗖……嗖……”又有两道银芒飞射而出,斩向锁链,两道绝强的锐利银芒斩在紫气之上,爆发出耀眼的银紫色光芒,而后,银芒占据了上风,终于让第一把剑脱困而出,逃出的那把剑冲上高空,与另外两把呈品字形旋转着往高空冲去,渐渐地三把剑紧紧的贴在一起,似乎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把长长的银色长剑,在高空中发出‘嗡嗡’的剑吟之声,响彻天地。

银剑爆出更加耀眼的银光,伴随着一丝丝锐利剑意向四周扩散,顿时众人都感觉到有许多锋利的银丝在切割着自己的皮肤,所过之处疼痛不已。

众人骇然,不过金家族中,个个眼中都是狂热之色,都是一副亢奋与向望的表情,此刻的白衣强者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令金家族人彻底的折服了,这个仅仅只是一个星核境长老,便有着灭杀他们整祖的实力,让那些后辈们修炼的道心顿时坚定了不少,这是对他们是一种莫大的刺激与鼓舞。

高空中的银色长剑突然向下,剑尖处激发而出一个不知是何种禽类的元力喙角,长剑带着尖锐的喙角朝锁链闪电般斩了过去,速度之快,以至于众人只能在高空中看到银色长剑留下的残影。

当!

巨大的金属相撞的声音传出,锁链终于被斩断了一个缺口。

黑衣强者见状,右手猛力一挥,青丝乾坤袋顿时爆发出更多的青丝,缠绕在缺口之内,然后猛力一扯,‘咔嚓’一声,青紫锁链终于断开,林灵被青丝卷了回来,直接被收进了乾坤袋里。

而就在林灵就要被收进去之时,那断在林灵身上的青紫锁链忽然化为一道青紫之气,冲出青丝的缠绕,朝古棺那里飞了回去。

两大强者收回各自的灵宝,飞回至地上,迅速掏出一颗灵药服了下去,只见两人脸色微白,大汗淋漓,显然是消耗了不少真元。

这等中品灵宝,星核境强者也只能勉强使用,而要爆发出更大的威力,那消耗的真元绝对是巨大的,这是宗门赐于他们防身用的最强底牌,一般只有在绝境时才会使用,当然是厉害无比,不过所付出的也是巨大的,这个旨在一击必杀,重伤敌人,不然体内消耗真元过半,恢复不及,只有逃命了。

“多谢成兄!吾今天算是见识到贵宗三绝银喙剑的威力了,果然是无与伦比,威力超绝啊!”黑衣强者哈哈大笑起来,救下了林灵让他心情大好。

“林兄客气了,你的青丝乾坤袋也不逞多让,它的作用可比我这个单一攻伐之器可强太多了!”白色强者脸色平静下来,转头看向空中的古棺,眼神又凝重起来。

古棺的另外两条锁链这时已经把金宇与林勇拉至超过一半的距离了,林则这时冲了过来,朝黑衣强者拱手急切道:“长老,请您帮忙救救我家孙儿吧!”

金胜宏与金青茹也赶到白衣强者身边,希望他也去解救金宇。

就在这时,抓着林勇的锁链却突然松开了他,将他甩了下来,然后自己缩回至古棺那里。

“咦!”林则非常惊讶,飞身把林勇接住,落地之后大手往林勇身上一探,没有丝毫受伤,便松了一口气。

两大强者也是露出疑惑之色,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他们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将林灵救了下来,而这林勇的运气就那么好。

“不对!”

还有一条锁链抓着金宇,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将他往古棺那边拉去。

“这不可能是林勇运气好,绝对是另有其因。”黑衣强者道。

“师叔,林前辈,请你们也将金宇救下来吧!”看着在那里无动于衷的两大强者,金青茹急了,她始终对金宇抱有希望,看着他受险而不去解救,她绝对是办不到的。

“两位长老,还请出手相救!”金胜宏虽然也是有点着急,不过表现的并没有那么强烈。

两大强者还是置之不理,他们觉得,为这种毫不相干的废人而损耗真元,并不值得他们这样做,之前出手过一次,要是再出手的话,真怕会惹怒到古棺里面的东西,以刚才的情形来看,古棺里面的东西要是跑出来,就算他们拥有两大中品灵宝,也绝对不是他们两人所能对付的了的。

就在他们犹豫间,金宇已经被拉至古棺上面了,并被一道道青紫锁链绑在上面。

被绑在古棺表面的金宇虽然手脚使不力,但是头脑却是异常的清醒,当他看到林灵被解救出来,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看着古棺表面上的奇特符文,以及还冒着丝丝紫气的无形孔洞,金宇确定,这就是火山小秘境见到过的那个表铜平台,只是那些青气却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在秘境中也只有那副古卷轴才拥有。

“难道这些紫气也会变异?能变成另外一种颜色?”被绑在古棺上的金宇这时却出奇的平静,因为他丝毫感觉不到有危险,反面有种莫名的舒服感觉,当他看到那些青气时居然还在想着它的来历。

“我怎么还有心思想这些,都自顾不暇了,要想办法摆脱掉这些东西,逃出去才行。”金宇除了感觉自身使不上力之外,没有其它异样的感觉,那青紫之气也并没有侵入他体内,全身也并无异常情况。

“你这鬼东西这样绑着我到底要干什么?要弄死我就快点,不然就赶紧放了我。”金宇怒了,发现自己根本毫无办法,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脱身出去。

不说还好,刚一说完,整个古棺这时发出耀眼的青紫光,接着便朝北边那个方向飞,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光范围。

“师叔!”金青茹真急了,如果金宇被带走了就可能救不回来了。

“林兄,咱们追过去看看。”白衣强者说完,轻轻一跃,便飞到半空,脚下的银色锦扇托着他朝古棺飞走的方向追去。

黑衣强者也没有怠慢,脚踏金刀,飞速跟了过去。

躺在古棺上的金宇能清楚地感觉到它的飞行速度,不过却没有气流冲击他身体,显然是青紫气形成的护罩保护着他,无能为力的金宇索性闭上了眼睛,休息起来。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感觉过去了好个时辰了,突然古棺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渐渐地停了下来。

金宇忙睁天眼睛一看,只见两只巨大的真元之手一左一右,形成前后夹击的形式,把古棺抓住,牢牢地定在空中,使它无法动弹。

两只真元之手,一只五指修长纤细,呈淡蓝之色,而另一只却是粗狂无比,呈黑红之色。两手里面还能清晰地看到,有着许多的银色符文在飞快的游走,令两只真元手爆发出无穷的力量,紧紧地对抗着古棺上而剧烈翻涌而出的青紫气,一时间僵持不下,谁与奈何不了谁。

金宇向两边看去,左边不远处,一个身穿蓝色萝裙,身材修长的女子漂浮在那里,女子略宽的衣裙也无法掩盖其上半身的丰满,中间金色锦带束腰,更显其纤细的腰肢,萝裙齐膝,一双修长的**若隐若现,娇躯曼妙,曲线动人,一头淡蓝色的披肩秀发柔亮润泽,肤如凝脂,容貌绝美,一股淡雅出尘的气质散发而出,飘在那里,有如仙女下凡。

“好漂亮!”金宇赞叹道,正处在青春期的金宇早已不是那种无知孩童,对于漂亮的女性肯定多少已经有一些幻想,在他看来,这个美丽的女子有着比金青茹还要漂亮的面容和更加空灵的气质,一时间他都看呆了。

而在右边,却是一位男子,男子身材高大威猛,外形粗犷,一身朴素的劲装,双臂露出在外,肌肉虬扎,充满着强大的力量。

金宇仔细看去,这两位突然出现的强者脚下并没有什么宝器托着他们,他们全靠自身的力量飞在空中的,金宇骇然,这又是什么级别的强者?

只见男子双手交叉在胸前,对于自己放出的那只真元之手基本不用怎么控制,看似非常轻松,游刃有余。

而女子右手轻抬,玉掌向前,黛眉微蹙,显然有点吃力。

“蓝雨仙子,我看你就不要勉强了,我高你一小层境界,你争不过我,要不依我看,你做我的道侣如何,这样我就可以把这石棺送与你,你看怎么样?”男子阴阴地笑了起来,似乎对女子垂涎已经久了。

“黑火尊者,我来此历练,你却偷偷跟在我后面这么久,就是为了说这些话么,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就不应该与我争抢这件古物,难道你就不懂得如何怜香惜玉吗?”女子柔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如此倾国倾城绝美的容貌展露而出的仪态,顿时把男子看呆在那里。

女子见状顿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表情,思忖道;“这人真的好讨厌,我要是信你就怪了,这淫贼偷偷跟在我后面这么久就是想对我下手,要不是我前些日子刚好晋入玄灵境,还有我那骨符阵的修为,刚才恐怕就着了他的道了。”

就在刚才,男子抓住了机会,对她偷袭下手,还好她早有警觉,反应迅速,不过两人才争斗了几招,就遇到了飞驰而来的古棺,如此奇异的神物,他们怎么会看不出其价值,所以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两道白光由远而近,是两大强者追上来了,看着古棺被两个陌生人控制住了,两人急忙停了下来,观察着眼前的情形。

“玄灵尊者!”看着两人并未御物飞行,两人惊呼道。

前面两人年纪轻轻,其中那美丽女子绝对不超三十岁,而那男子也就三十多岁而已,如此两人便有着高过他俩一大境界的修为,这定然是某大宗门的核心弟子才有如此高的天赋与修为。

“是谁,敢与大爷我争抢东西?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男子平时蛮横惯了,见到还有两人追这古棺而来,眉头不由一皱,不过当他看到两人只是星核境修为时,顿时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其左手一扬,一把巨大的黑红色的真元之刀便凝聚而成,朝两大强者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