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炼求仙 》清赏

第二十章 目的

符摇光上前恭敬地施了一礼:“见过真人。”

陆明真摆摆手,很是随意道:“小友不必拘束,我一向不重礼节,你也不必站着了,自己找个地方坐下吧。”

符摇光道:“是。”寻了一个椅子坐下。虽然陆明真要自己不必拘礼,她却不能当真如此。因此她虽然坐下,却依然眼观鼻,鼻观心,坐姿端正,并未放松。

“看你年纪,不到二十,在这凡人界竟也能修至筑基,如此天资,难怪难怪!”陆明真仔细打量了一下符摇光,叹道。

符摇光听陆明真之言似是暗藏玄机,心中一动,默不作声,只听陆明真道:“小友天资过人,想来不会久居凡人界。可是打算拜入天玄派?”

符摇光道:“是。”

陆明真嘴角微勾,目中却是殊无笑意:“你这话说得可是不尽不实,其实你压根不想拜师,说什么要拜入天玄派,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

陆明真此言一出,符摇光心头便是一震,但她定力非常,虽被陆明真一语道破心事,面上却丝毫不露,连呼吸都与方才一样,丝毫不乱。

符摇光若入天玄派,以她之资质,必会受人重视,悉心栽培,就算不知她前世身份,然她身怀炼神诀之事也势必无法隐藏,因此她是万万不会拜入天玄派做弟子的。

符摇光不动声色,陆明真却不再继续追问,反而道:“天玄派共有九峰,除我之外,其余峰主修为最低也是元婴初期,唯独我只是金丹修为。其余峰主皆为天玄派长老,也唯独我,并非天玄派中人,而是以供奉身份居于天玄派之中。”

“不过金丹修为,又非派中弟子,我能居一峰之主,不为其他,而是因我擅长——”

“推、衍、天、机!”

符摇光倏地抬头,看向陆明真。

陆明真呵呵一笑道:“小友不必惊慌,我方才说了,我自己也并非天玄派中人,你是否拜入天玄派,说句实话,我并不在意。我请小友来此,却是我偶观天机,发现小友与我有缘,欲助你一臂之力。只是在此之前,我要问一问,你去天玄派究竟有何目的?”

符摇光无奈一笑,道:“真人既已看出,我便实话实说,我其实无意前往天玄派,之前说谎,不过是权宜之计,想要借此离开凡人界罢了。真人若能助我离开凡人界,我必感激不尽!”

陆明真似笑非笑道:“实话?在我看来你与天玄派虽无师徒之缘,然气运交缠,牵连甚深,岂会无意前往!你可知,在这修真界中,公认的最不好蒙骗的修士是何人,那就是精擅天机之道的修士!敢当着我的面说谎,你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呐!”

“现在,你可想好该怎么回答我了么?”

陆明真语声温和,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却在符摇光心中油然而生。这并非错觉,而是陆明真杀意外放,被她察觉。符摇光毫不怀疑一旦自己答错一句,这杀意便会化为现实!

精擅天机之道的修士的可怕,符摇光十分明白,因为,她前世的师兄,便正是一名擅长此道的修士,在其殒落之前,修为已至化神,心念所至,一草一木皆可成卦,他人所思所想,皆难逃其洞悉。

陆明真如今虽只是金丹,于天机一道之修为远不及她前世师兄,但也足以看出她与天玄派大有渊源,虽不欲拜师学艺,却势必要前往天玄派,故而轻易拆穿她的谎言。

纵然此时杀意临身,符摇光却夷然不惧,坦然道:“我欺瞒真人在先,真人却不计较,且明知我去天玄派另有目的,仍提出欲助我一臂之力。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思来想去,真人如此作为,必然是有事需我出力。如此,真人与我不妨各退一步,真人不去追究我同天玄派之间的渊源,至于我,真人但有所命,我必全力以赴!”

陆明真仰头大笑,道:“各退一步,你若是金丹真人也就罢了,不过区区筑基修士,竟然对我提出这等要求,要我平等相待?须知修士一向以实力说话,你敢提出这等要求,不是狂妄自大,便是身有倚仗,却不知你所恃为何?”

陆明真方才杀意外放,其中恐吓之意居多,但此时却是实实在在动了杀心。没想到符摇光愚蠢至此,竟以为自己对她有所求,便可与自己平起平坐。这等人,注定难堪大用!既然如此,倒无需再在她身上花费心思了!

想到这里,陆明真目光森然,只看符摇光要如何应对,若不能令他满意,便要将其立毙于掌下!

只是符摇光却不开口,反而闭上双目,将双手缓缓抬起,仿佛在感应着什么。

陆明真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紧接着便感到一丝玄奥晦涩的气息从符摇光身上散发出来。

难道,她是想证明自己有足以对抗金丹真人的实力么,陆明真有些不屑,除非倚仗外物,不然境界的差距,绝非技巧可以弥补。

一支玉笔从符摇光的储物袋中飞了出来,此笔并非什么上好法器,却是一管再普通不过的符笔。

符摇光右手从符笔上轻轻拂过,那符笔陡然变得沉重无比,向下直直坠落。便在此时,符摇光双手连连挥动,十指轮转,迅捷无比地打出道道法诀。符笔下坠之势霎时止住,在空中左摇右摆,却始终与地面相差一线,不曾落地。

符摇光手上动作极快,看在旁观者眼里并无丝毫美感,只觉其手指运行的轨迹违反常理,让人心生强烈的违和感,但若看得稍久,却又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两种相反的感觉混杂在一起,极为难受。此时坐在这里的若非是陆明真这位金丹真人,换成如乔绯月那样的炼气修士,只怕多看一会,元神便会受创。

陆明真的眼中终于出现了强烈的讶异之色,他已经看出来,符摇光是想用这符笔来卜卦!

在精擅天机之道的修士面前卜卦,真真是鲁班门前弄大斧!但陆明真非但没有面露不屑,反而随着符摇光动作,他的目光渐渐变得专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