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炼求仙 》清赏

第二十一章 卦象

所谓推衍天机便是卜筮之术,修士借大道之力卜算天机。但元婴以下修士元神过于弱小,无法承载大道之力,是以只能取巧,利用器物承载大道之力。而符摇光所选的承载之物便是这支普通的符笔。

卜筮之术,易学难精,便是凡人也可寻几支蓍草为自己卜上一卦,只是所得之卦全无准确率可言,真正有着推衍天机能力之人实是凤毛麟角,别说凡人,连修士之中也是万中无一。

符摇光的手法十分稚嫩,颇有些生涩之处,陆明真打眼看去,便能指出七八处错误来。但这些错误都只是因施术者不熟练而导致的,只需花些时间熟悉便可修正过来。真正令陆明真注目的是,符摇光竟真能引动大道之力!

卜筮是否入门,全看能否引动大道之力,别看说得容易,可终修士一生,哪怕修为已至金丹,做不到这点的亦是比比皆是。能够引动大道之力,说明此人在冥冥之中已触摸到了大道的边缘,方能做到这点。

修士一生追寻,无非大道,这样的人哪怕修为再低,日后亦是大道可期,成仙或许渺茫,但只要道心坚定,成婴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的资质,怎能不叫陆明真震惊,待他回过神来,便见那符笔笔走龙蛇,在地上写出一卦,正是周易第十卦,履卦。

符摇光道:“真人问我所恃为何?当真教我诚惶诚恐,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卜了一卦。天泽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看来事情虽险,好在结果顺利。不知真人如何看?”

陆明真沉默了一瞬,符摇光一语双关,所谓有惊无险,既是指她此刻的危机,亦暗指自己。符摇光是想借此卦来暗示,若得她相助,则自己欲行之事也将有惊无险。

符摇光静静等待陆明真回答,她借由卦象回避问题实是行险,但她别无选择,在陆明真面前说谎乃是自寻死路,但要和盘托出无异于受人以柄,符摇光也是万万不能接受。

陆明真想要抓住符摇光把柄,以此教她全心全意为其办事,符摇光却是以卦象回答,她的确有帮助陆明真的能力,但做为交换,陆明真却不能探究她到天玄派的目的。

“有惊无险,这卦解得不错。我愿助你进入天玄派,但在未来的某一日,当我需要时,你亦要帮我做一事以偿今日之事。你可愿应我?”陆明真抬起头,郑重说道。

之前他心血来潮,感应到符摇光会对他有所帮助,才将其召来此处一看究竟。此时此刻,看到符摇光面前的卦象,那种感觉变得愈发强烈。

修士的灵觉本来便远比凡人来得准确,而作为精擅天机之道的修士,灵觉更是敏锐到了极点,空穴来风,必有其因!只要符摇光能助其成就大事,其他一切,不过小节,不值一提。

陆明真话音刚落,符摇光便觉出有一股玄奥的力量降下,擅天机者,言出法随,她若应了陆明真,便等于与陆明真结下因果,日后一旦反悔,这力量必将反噬自身!

符摇光毫不犹豫,缓缓道:“真人有言,敢不从命!”与此同时,那股玄奥的力量仿佛化为一道无形的枷锁,将她与陆明真联系到一起。

符摇光并未询问陆明真要求她做何事,又会否有生命危险。她可以拒绝回答她前往天玄派的目的,不代表她可以同陆明真讨价还价。

此时此刻,面对陆明真,她只能妥协,至于日后之事,她有自信,到得那时,自己必然已有足够能力来了结这段因果!

符摇光去见陆明真之前,还只是国师义女,未得天玄派认可,不过一名普通散修而已,回来之时,却已有了新身份——由陆明真亲自招揽入天玄派的客卿。

郑华瑛得知此事,讶异道:“没想到符道友竟得了陆真人青眼,恭喜恭喜!”

嘴上说着恭喜,但语气却显得有些惋惜。在郑华瑛看来,符摇光做客卿,实在是太过屈才。

天玄派中除了自家弟子,也时常招揽散修入派效力,如陆明真,便是因其擅天机,故而天玄派不惜以峰主之位为代价,邀陆明真入派内做供奉。天玄派中供奉人数稀少,都是如陆明真这般惊才绝艳之辈,供奉待遇亦是极好,不输于派中长老。

但符摇光即将要做的客卿则不然,所谓客卿,皆是天玄派中长老弟子们以个人名言延揽的散修,既是个人招揽,待遇自然也由个人负责。符摇光如今做了客卿,那她的修炼资源便全由陆明真负责,陆明真在天玄派可是公认的最穷峰主。他虽坐拥一峰资源,奈何其花销亦是巨大。听说是因其修炼天机之道,消耗资源无数的缘故。

陆明真的穷困也导致了派内几乎无人想要拜其为师,修习天机之道——毕竟别人可没有一峰资源可供消耗。陆明真自顾不暇,又能给符摇光什么好处?到头来,符摇光的待遇,恐怕还比不上天玄派中一个普通外门弟子呢!

不过郑华瑛同符摇光没什么交情,听到此事感叹一声也就罢了,道:“不知陆真人打算何日返回本派?”

符摇光道:“我离开时真人称他忽有所得,急欲闭关修炼,因此打算明白便返回天玄派。”

郑华瑛闻言面露难色,道:“真人有命,我自当听从。只是我如今却是无法脱身——”

原来适才郑华瑛接到传讯,声称本族派出去寻找战辉踪迹的两位师姐不幸遇难,魂灯熄灭,要她即刻出发,查明原因,再将二人遗体带回当派中。

这样的小事,本来也不必郑华瑛亲力亲为。奈何这里面却有一段公案。此前战辉身为邵家武言真君记名弟子,最后却叛出门派,其余三家以此为由,大大地清洗了一番邵家在天玄派中的势力。郑家亦借机领了抓捕战辉的任务。

战辉修为不过炼气,郑家又有秘法追索其踪迹,本以为抓他乃是手到擒来之事,谁知最后不但未能成功,连郑茴二人亦命丧凡人界。郑家连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都抓不到,已是无能,若连二人遗体都由旁人带回本派,到时不止丢脸,连郑家在派内的势力亦要大受打击!

因此急忙传讯给如今正在凡人界的郑华瑛,要她趁消息泄露之前,速速查明真相。

事关重大,郑华瑛不敢耽搁,只是陆明真这边却也疏忽不得,幸好陆真人一向不看重礼节之事,郑华瑛便拜托符摇光代她向陆真人请罪。

“还有一事,冯氏姐妹即将拜入我派,本来我做为引路人该将她们带回天玄派,路上还要为她们讲解一些修真界的常识,如今却是不成了,这件事也只能拜托你了。”

虽然郑华瑛不在,但她此次来凡人界带有侍女,这些事其实完全可以交由侍女来做。但冯意歌有炼丹天赋,未来成就不可限量,郑华瑛将此事交给符摇光,其实也等于卖个人情给符摇光,让她可以借机交好冯意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