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替嫁小绣娘 》青空飘雪

第四十八章 再到县城

冯轻这么一亲,同时惊呆了两个人。

呵——

一声轻笑闯入她耳膜,冯轻小脸迅速变红,她凑到方铮耳边,小声解释,“我还不是在帮你,要知道,被一个执着的小姑娘缠上,你会很麻烦的。”

“那就谢谢娘子了。”不知何时,方铮对冯轻已经是一口一个娘子,叫的心甘情愿。

“当然——”冯轻斜了一眼方铮,“如果你要是享受这么被人缠着,那就算我多事了。”

毕竟有一种就喜欢流连花丛,还想片叶不沾身的。

咳咳,咳咳咳。

方铮忍笑忍的太辛苦,嗓子有些发痒,他闷咳几声,眼角有些水润发红,让原本悠远深邃的眸子水洗一般清润。

真真是秀色可餐。

冯轻却没空欣赏这份美好,她小心拍着方铮的背,冯轻自然地开口,“要笑就笑出来,憋啥,看看,咳嗽了吧?”

咳咳,咳咳。

心软成一片,方铮拉着冯轻衣角,软声开口:“有娘子真好。”

艾玛,这小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冯轻收回手,改为拍自己的胸口。

就凭方铮这姿色,若是他愿意,怕是没有攻克不下来的女子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冯轻也不例外,她舔了舔唇,“相公,你以后还是少笑一些,真是容易引人犯罪吧!”

挑眉,方铮思忖片刻,便明白了冯轻的意思,他难得呆愣,随即失笑,“好,那以后只笑给娘子看。”

“不对啊。”冯轻正要点头,冯轻突然意识到一件事,“相公,你变了。”

以往他虽然也好说话,可不会这么亲昵地跟她交流,两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层,说话总会很客气,哪怕他在别人面前叫自己娘子,冯轻也感觉不到他话中的丝毫温情。

方铮叹息地再次抓着冯轻的手,“你总算是发现了。”

却也没打算多说。

看冯轻这表情,显然是还没开窍。

握着自己的这只手很暖,不像平日里方铮的体温,她有些舍不得抽出,“那是当然,我们每日都在一起,我当然能发现。”

语气还很得意。

果然如此。

方铮不欲多说,他看了看天色,说:“走吧,时候不早了。”

“嗯。”

两人相携离开,已经忘了还处在震惊中的婧姐儿。

走了大约一刻钟,冯轻看着有些陌生的环境,“这不是去镇子上的路。”

“嗯,今日走另一条,咱们直接去县城。”

东留村东南边两里路外是一个叫孟家村的村子,孟家村每日有一趟牛车专门拉人去县丞,从孟家村到县城要二十个铜板。

牛车每日都会停在孟家村村头一棵老树下,等两人到时,车子上已经坐了四五个人,加上方铮跟冯轻,勉强能坐得上。

牛车上几个人都是附近村子的,眼熟,几人相互打完招呼后,车子往县城出发。

赶车的人每日都在村子跟县城间来回,早寻摸出一条到县城最近的路,车子到县城时,才过巳时,两人没耽搁,直接去了铺子。

“方公子,你们可算是来了。”祁掌柜恰好在铺子里,看到门口的人,惊喜地迎上去,而后眼睛放光地看着冯轻手中的小包袱,“方公子,方小*屏蔽的关键字*,快请进。”

“上回你们走后,那几个荷包就被一抢而空,不少*屏蔽的关键字*小姐时不时过来问,有没有新到的。”他这铺子虽不靠冯轻那几个荷包赚钱,但是因着不少小姐*屏蔽的关键字*隔两日便过来问问,虽没买到想要的,也总会顺便买些别的。

今日铺子里客人不多,祁掌柜亲自给两人倒了茶,“不知道方小*屏蔽的关键字*这回绣了些什么?”

“祁掌柜不妨自己看看。”方铮打开包袱,让祁掌柜看到里面散落放着的香囊绣帕跟团扇。

“不错不错。”祁掌柜是内行人,看的很清楚,不论绣技还是色彩搭配,这回的小绣件比上回的更好。

祁掌柜爱不释手地一件件看过,嘴里夸赞的话层出不穷。

哪怕冯轻自觉脸皮挺厚,听了不觉得脸红。

不舍地将绣件放下,祁掌柜这回更大方。

冯轻一共绣了六个香囊,十个绣帕,及两个团扇,及两个枕套,其上梅兰竹菊如活的一般,尤其那一株梅花,上面点缀着点点白雪,实在让人爱不释手。

枕套上绣的是折枝牡丹,娇艳欲滴。

“方公子,方小*屏蔽的关键字*,一共给你们四十两。”祁掌柜拿出四锭银子,“若是方公子觉得不满意,咱们再商量。”

冯轻看向方铮,这些换算她不太懂。

“多谢祁掌柜。”方铮收下银子。

祁掌柜给的没有太夸张,却也不少。

“掌柜的,你说的那种好看的荷包到了没?我已经来两趟了,你不会是浑说吧?”这时,门口出现一个身着浅粉襦裙的少女,她横眉冷对,“若是你敢骗我家小姐,信不信我让人封了你的铺子?”

冯轻觉得这少女有些熟悉,不等她想清楚,少女已经跨进门,她一眼看到柜台上摆放的绣品,眼睛一亮,急奔过去,挨个的看。

“掌柜的,这些荷包帕子我家小姐都要了。”

“这里有三十两银子,足够了吧?”少女扔了三十两银子在祁掌柜面前,利落地提起包袱就要走。

“等一下。”祁掌柜着急忙慌地开口,“青栀姑娘,这,这里面有几个荷包跟帕子是我答应了别家*屏蔽的关键字*小姐的,不能让你全拿走。”

青栀柳眉一竖,“还有谁敢跟我家小姐抢东西?”

听到这里,冯轻总算想起来这丫头是谁了。

这就是上回在铺子里遇到的一对眼高于顶的主仆。

方铮没有作声,冯轻自然也不开口,即便她不愿意将东西卖给这位小姑娘。

“娘子,我们回去吧。”方铮开口,拉着冯轻就要走。

祁掌柜能在县城开了这么一家铺子,自然有手段,他们跟祁掌柜这次的交易已经结束,祁掌柜是赔了赚了跟他们没关系,方铮更愿意跟冯轻两个人出去走走。

“你们是谁?”青栀眼睛在方铮跟冯轻身上转了一圈,在看到方铮时,眼中难掩惊艳,再看冯轻时,有些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