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林珩到楼下又给顾景言带了瓶冰水, 怕顾景言晚上热。推开门进去,顾景言坐在书桌前。眼睛看着电脑屏幕,电脑屏幕早就暗了下去。

“干什么呢?没去洗澡?”

顾景言突然起身到他面前,林珩扬眉, 顾景言抱住他吻就堵了上来。炽热的气息, 林珩单手揽住顾景言的腰, 踢上了主卧的门。

“不用这么着急吧?”

“林哥。”顾景言的嗓音很低。

“嗯?”

顾景言把脑袋抵在林珩的脖子上,“没什么, 就是突然很想你。”

“哪里想?”林珩的嗓音低哑, 意味深长。

“都想。”

林珩就把顾景言推到了床上, 钢管床毕竟质量不怎么样, 不堪重负的发出声响。林珩抵着顾景言的腿, 吻落下去, “明天考试, 会影响么?”

顾景言喘息着, 闭上眼, “林哥,你对我的实力有什么误解?”

“那你对我的体力有什么误解?”

顾景言睁开眼, 林珩笑的迷人, 俯身亲过他的眼睛, 嗓音沉哑诱惑, “小顾总, 你是在小看你男人的体力么?”

“没有——”顾景言反应过来, 垂死挣扎。

“晚了。”

没有空调的六月, 房间里闷热。顾景言仰起头看到身上的林珩,汗水落在他的身上,痒痒的。顾景言半晌才发出声音,抓住林珩的手,“林珩。”

他在漫长的黑暗里行走,没有光没有灯塔,直到林珩的出现。林珩无条件的对他好,给他世界上最好的温柔,顾景言身上那点活人气都是林珩给的。

林珩亲顾景言的耳朵,“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小景。”

顾景言闭上眼,叫出声,“林哥,轻点……”

结束的时候顾景言整个人窝在林珩的怀里,他们身上有汗,林珩亲着顾景言的后颈,“还想再来一次么?”

顾景言摇头。

在床上,顾景言基本上是有求必应,非常配合。软的让林珩经常产生出欺负他的错觉,林珩揉了揉顾景言的头发,“要洗澡么?”

顾景言抱住林珩,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闭上眼。

“我抱你去?”

顾景言闭着眼凑过去亲林珩的下巴,亲完也不说话。林珩捏了下顾景言的腰,说道,“什么意思?”

顾景言以前挺洁癖,谁碰他一下就要炸,现在倒是看不出来洁癖了。

“等会儿。”

林珩点看一支烟揽着顾景言,抽到一半,顾景言拿走眯了眼,“周启生也回来了。”

林珩顿了下,才转头,“谁?”

“周启生。”顾景言说,“刘老师的男朋友。”

林珩就着顾景言的手指抽了一口烟,“这他妈是组队重生吗?”

天大的事,到林珩这里突然就轻描淡写到一文不值,甚至还有些搞笑。

顾景言靠在林珩的怀里。

“刘宇也是回来的?”

“不是。”顾景言摇头,“刘老师自杀了,周启生回来找他。”

林珩震惊了几秒,皱眉,“那么乐观的小胖子会自杀?”

“跟你在同一晚上,也是那座桥。”顾景言攥紧林珩的手,蹭了蹭林珩的下巴,“周启生觉得你也是重生,但他不确定。因为刘宇没重生,他说可能有什么必然联系。”

“周启生怎么知道你是那边的人?”林珩不得不起疑心。

“我们公司正在研发讯飞,十月发布会,现在内部的人已经知道这个消息,可能他在这上面看出端倪,直接来找我了。”

讯飞是未来最热门的社交软件,顾景言的公司最赚钱的项目,但是上市时间是零四年,这早了好几年。

“周启生什么时候跟你联系的?”

“刚刚。”

林珩若有所思,“这个世界有问题?”

“不知道。”顾景言说,“我们都是猜测,具体还不清楚。”

“他发现了什么问题?来找你?”如果没有问题,他没必要来找顾景言。

“他想回去。”

林珩哧的笑出声,“为爱回来,又觉得不值了?”

“也许吧。”顾景言扯了下嘴角,“我不知道。”

“我记得你说过他是结过婚的,gay还有老婆孩子,真他妈有意思。”林珩若有所思,转头看顾景言,“那边有老婆孩子,这里只有一个小胖子刘宇。以前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现在依旧解决不了。你是没跟那个人结婚,你要真结婚了,就算重生几辈子,我也不会要你。”

顾景言的脸刷的一下变了,林珩说,“骗婚是道德问题,人品差。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得对自己的喜欢负责,也得对爱人负责。他那么做,对刘宇和那个女人都不公平,就是渣男。”

“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把过去当他家的后花园呢?”林珩起床穿上短裤,顾景言是什么意思?难道顾景言是想回去?“回头劝劝刘胖子,让他离那个傻|逼远点,什么狗东西,还想回去。”

顾景言抿了抿嘴唇,点头。

“洗澡么?一起。”

林珩的一起洗澡果然是不正经,他打开热水就把顾景言按到墙上,浴室墙壁潮湿冰冷,顾景言连忙用手撑着。

林珩拍了下他的腰,说道,“再来一次。”

顾景言被弄的难受,“你不是说不要了?明天考试。”

“又想了。”林珩咬着顾景言的耳朵,“你别想着跑,你也不准后悔。”

顾景言沉重的喘息:“我没有!”他甚至是有点委屈,他不会走。

水声混合着碰撞声,林珩握住顾景言的腰,大开大合的做,做到激情处,他掐住顾景言,让顾景言不得释放,“顾景言。”

顾景言的手撑在墙上,仰起头,“林哥……”

“谁在艹你?”林珩吻着顾景言的喉咙。

顾景言有些失控,去抓林珩的手,“给我——”

“不准动。”林珩咬了下顾景言的肩膀,嗓音沉下去,“还想不想从浴室出去?我是谁?”

“林珩。”

林珩年轻身体好,精力旺盛,体力格外的好,折腾的顾景言快要疯了。林珩咬着他的耳朵,说道,“不准后悔,不准想别人,你已经对不起过我一次,没有第二次。”

结束的时候顾景言浑身发软,腿都合不拢,两条腿一直在抖。林珩亲了下他的额头,伺候顾景言洗澡。

“你在生气?”顾景言仍是喘息。

“忽然想到你跟人订过婚,心里不爽。”林珩给顾景言抹上沐浴露,“那时候我想若是你落我手里,我就把你折腾到对女人硬不起来。”

顾景言转身抱住林珩,嗓音沙哑,“我本来就只对你硬的起来,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林珩亲着顾景言的额头,“我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还生气?”顾景言抬头。

林珩摸了摸顾景言的脸,凝视着他,“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你既然跟我回来了,我不会允许你走。”

两人出了浴室,林珩说,“把那个姓周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想听听这逼能放出来什么驴屁。”顾景言反应不对劲,林珩觉得顾景言没把话说全。

顾景言翻手机找到号码给林珩,林珩存下来才按着顾景言到被子里,“睡吧。”

顾景言没睡,在想林珩的话。漫长的沉默,顾景言突然开口,“你是自杀么?”他对刘宇的事反应很大,刘宇是自杀。而周启生说,林珩可能和刘宇是同一种方式。

林珩倏然睁开眼,“什么?”

“你是自杀还是真的意外?”

坐牢都没压垮林珩,事业的失败怎么可能压垮他呢?他不是那种人。为什么会犯那样低级的错误?交警说林珩是自杀式停车。除非酒驾,可林珩没有喝酒。那一晚发生了什么?那天,顾景言的公关发布了和苏家的联姻消息。

顾景言攥紧林珩的手指,“对不起。”

“意外,谁他妈自杀?你对不起什么?”林珩揉了把顾景言的脑袋,“还睡不睡了?不睡我们再来一次。”心里那个人没了,活着太艰难。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你站在黑暗里,永远等不到天亮。

顾景言迅速闭上眼,再来他就射血了。

顾景言晚上做梦了,他从重生回来后没有做过梦,这是第一次。梦里林珩躺在太平间里,脸已经变形,身上全是血。顾景言猛地惊醒,坐起来,狭小的一方窗户有光照进来。

顾景言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迅速转头看到林珩就睡在身边。顾景言松一口气,揉了揉脸,刚要躺下去就听到外面脚步声。

顾景言懵了几秒,迅速起床套上裤子和衬衣,房门被敲响。

“珩珩。”

顾景言对着镜子照了下,没发现自己有异常,才过去开门。“叔叔。”

“林珩没起?”

“他马上就起。”

林向峰审视顾景言,说道,“给你们带了早餐,今天我开车送你们去学校吧。”

“我有驾照,我开车过来的。”顾景言乖巧道。

林向峰刚要走,听到房间里林珩的声音,“小景,我的内裤你是不是穿走了?”

林珩昨晚失眠,将近五点才睡。

男孩子睡一起互相穿衣服很正常,很正常,林向峰自我安慰。

“我去洗脸了。”顾景言直奔洗手间。

林珩已经在穿衣服了,看到父亲,愣了下,“你回来了?”

“你妈不放心你,让我回来看看,给你带了早餐。”

“我又不是第一次考试,没事的。”林珩整理好裤子,往洗手间走,走到一半又迅速的折回来一脚把垃圾桶踹到桌子下面,“你去照顾我妈吧。”

林向峰在林珩往洗手间走的时候就看到了垃圾桶里扔的好几个用过的套子,抓起书桌上的书就砸到了林珩的脑袋上。

大清早的,林珩被砸清醒了,揉脸看向林向峰,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那什么,不是朋友,也不是兄弟,是我对象。”

林向峰把书扔到桌子上,手指抖着一时间说不出来。脸憋得通红,半晌才压低声音说道,“你——你是畜生吧?你们今天考试你把人孩子——”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