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安义县:自然资源局被诉偷卖企业用地 无视法律诬陷报复企业 - 法治 - 法治天天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正文

江西安义县:自然资源局被诉偷卖企业用地 无视法律诬陷报复企业

来源:北京新闻网   作者:  2021-08-25 10:22:37

  据“江西雄鹰实业有限公司”(下简称“雄鹰公司”)有关负责人反映,江西省安义县自然资源局局长张江疆,偷卖企业土地、伪造证据、打击报复企业、导致多人无辜入狱,多项违法事实致使企业濒临倒闭。

  一、安义县自然资源局长偷卖“雄鹰公司”的子公司“安义县振兴中小企业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下简称“担保公司”)的50亩土地,并伪造证据,威逼担保公司“放弃土地使用权”,相关部门领导无视国家法律法规,存在懒政、渎职失职不作为行为。

  事情的起因是,2016年8月,雄鹰公司在银行办理4000万元续贷款项业务时,被告知用来担保的50亩土地出现异常。后经多方了解得知,在担保公司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安义县自然资源局于2012年~2014年,在没有贴公告、开听证会的情况下,将原本属于担保公司的50亩土地卖给另外两家单位。

  彼时,担保公司及时与自然资源局、县政府主要领导反映情况,皆无果。领导在会上决定“走司法程序,以法院裁判为准”。于是,担保公司向南昌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

  围绕50亩土地,担保公司先后同自然资源局打了20多起行政官司,均获得法院支持而胜诉。公司虽赢了官司,但土地实质上却被另两家单位所占有,其中一家还建起了9栋楼房, 另一家建起了1栋厂房。

  失去了土地担保,企业的续贷款项发放无望,从而引发资金链断裂、高息“过桥”借款无法返还等一系列严重后果。期间,自然资源局局长张江疆和有关领导的行为严重诋毁了县政府的公信力,破坏了安义县的投资环境,社会影响极坏,后果极其严重。

  1、县自然资源局偷卖企业50亩土地,企业毫不知情。

  所卖地块位置和坐标参数为X3192973.7,Y508138.6;X3193035.7,Y508323.6; X3192820.3,Y508153.3; X3192838.5,Y508342.6。在自然资源局主持下,瓜分企业50亩土地的两个单位分别是:凤凰安居花园,22亩;江西伟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28亩。

  2、县自然资源局拒不办理企业土地证名称变更手续,导致企业未获贷款陷入经营困境。

  在经法院判决生效并强制执行后,才作名称变更,但为时已晚。此时该地块上已建起9栋高楼,另一家企业盖了厂房、也砌起围墙,干得风生水起。银行只能将已经审批好的4000万续贷款项终止,企业由此资金链断裂。“担保公司”只能手持一纸空文,望地兴叹。

  3、诉讼过程中,自然资源局恣意妄为,目无国法,伪造证据。

  拒不向法庭提供该地块和其为“江西伟星”所发土地证的原始地藉档案资料和座标点,也不按法定程序举证,还提供虚假内容的土地情况告知等七、八份假的证据材料交给法庭,严重干扰法院的正常审判活动。案件审理后的判决结果被江西《新法制报》曝光。

  4、自然资源局为开脱其罪责,竟违规伪造“承诺书”。

  为了让担保公司放弃50亩土地使用权,自然资源局伪造了一份《承诺书》。主要内容是担保公司向县政府承诺,只要政府需要,可由其无条件随时收回土地。自然资源局是依据担保公司的承诺行事。但奇怪的是,自然资源局一直不提供该《承诺书》的原件。即便是自然资源局拿出来的复印件,也漏洞百出,公司名称不对、时间不对、公司公章根本就模糊看不清楚。

假承诺书(雄鹰公司供图)

  5、为掩盖其违法行为,企图强行收回企业土地。

  有关负责人不顾私自出售50亩土地引发的一系列严重后果,竟于2019年7月15日授意安义县科技工信局,向担保公司下达强行收回50亩土地的安科技工信文[2019]17号通知书。遭抵制后,县政府又经常务会议研究,以安府办字[2019]140号批复县科技工信局,授权该局以所谓《承诺书》为由,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返还原物之诉。但经网上公示,南昌中院早在2020年12月24日就已判决结案。担保公司2021年4月得知情况后,即通过电话、短信多次向主审法官讨要判决书,一直拖延不给。直到5个多月后的6月9日才收到该判决书,结果当然是驳回科技工信局的诉讼请求。这种情况估计全国少见,是什么原因让判决书迟到?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6、相关领导人亲临看守所,为《承诺书》当说客。

  雄鹰公司法人龚兆汉因维权被刑事拘留后,相关领导人亲自到看守所,要求龚兆汉承认这份伪造的《承诺书》是真实的,并且要求其在“同意政府收回50亩土地”的承诺书上签字。并动员其妻子家人一起做工作皆遭拒绝。试想,如果政府有“可随时收回土地的权力”,哪个企业愿去买这个土地的股权?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7、办案人员逼迫承认伪造的《承诺书》,用串供、诱供等手段办案,实乃知法犯法。

  安义县公安办案人员危某某等人曾多次威逼龚兆汉承认写了“县政府可随时收回土地”的《承诺书》,并将打印好的《承诺书》要其签字,甚至用串供和诱供等手段,要求龚兆汉承担到县自然资源局寻衅滋事组织者的罪名,同时指使参与维权的龚细长把责任往龚兆汉身上推。还骗龚兆汉和龚细长,如果照做了,就先放龚细长出去过年,并承诺让企业土地证转移登记与预售证一并办好。

  办案民警同时把龚兆汉与龚细长的“诱供”审讯笔录,拿给另两名参与维权的雄鹰员工付少廷和夏伏林看,让其二人也统一口径揭发龚兆汉是主谋。

  为了维护“政府形象”,迫使企业就范,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二、违法事实被戳穿,自然资源局疯狂报复企业,180亩工业地产项目因预售证难产而烂尾,企业全面停工。

  2016年,“江西雄鹰实业”为响应县委、县政府、县工业园区的号召,申请开发企业老厂区180亩工业用地,将其改造成高端门窗产业园项目的标准工业厂房。该项目被县委、县政府列为形象工程,先后以《安义县改革攻坚和机制创新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纪要》(2016)第3次、《安义县城市规划委员会2018第一次会议纪要》、《安义县人民政府2017年第27次常务会议纪要》等会议文件重点推进,自然资源局主要负责人自始至终都参加,从未提出过任何异议。

  在企业依法依规办理了所有建设手续,通过各种渠道融资投入了近两亿的巨额资金。就在要进行预售办理一期原厂房185亩土地转移登记手续时,安义县自然资源局因企业未按政府意图同意其收回侵占的土地无故阻挠。

  自2019年4月至2020年1月7日,董事长龚兆汉及其他股东总计跑了40多趟仍无法办理。办事部门不一次性告知所需材料,每次皆以材料不齐备等为由刁难企业。

  自然资源局出示了五份告知函。每次去办理手续时总会在上一次告知内容中随意增加条件。直致增加无法满足的与法律规定无关的条件。为此,因办证部门的“不作为”、“乱作为”、随意增设办事条件的报复行为彻底激怒了企业部分高管、股东及部分企业欠薪员工。

  三、自然资源局故意刁难导致公司4人被判寻衅滋事罪入狱,懒政失职不作为无人过问。

  2020年1月2日,在企业、银行、县自然资源局以及各自法律顾问参加的三方协调会议下,终于敲定了办证所需要的材料。1月6日,当企业备好全部材料要求办理土地转移登记时,县自然资源局张江疆又突然变卦,口头又要求增加材料。1月7日上午,好不容易办理了三个土地证的转移登记。下午,刚准备办理剩下的两个证的转移登记手续,没想到先是被告知“资源局系统故障”,接着窗口工作人员接到了资源局局长张江疆的电话,要求银行出具一份违规证明,否则停止办理有关手续。银行领导当即回绝了他的无理要求。

  想想几年来企业所遭遇的无端刁难和迫害;春节将近,面对企业员工半年多没发工资的压力;想想企业欠付建设工业地产项目二年之久的那么多农民工工资及工程款;想想张江疆故意报复,导致银行贷款落空,企业资金链断裂,借了600万高利贷给银行还贷。这一招,就是要把企业逼上绝路,置企业于死地。企业负责人龚兆汉一时心急,划掉了自然资源局办公桌上了两个小工作牌,有两名情绪较为激动的员工在龚兆汉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时生气摘下了自然资源局的牌匾,放到了地上,之后感到不妥,又放回了原处。

  按理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企业行为实属无奈,显然不是无理取闹,更不存在无事生非。主观目的和诉求是,希望自然资源局依法合规的为其办理土地转移登记。由于该局长不断刁难,资源局本应该改正错误。第二天,公安机关对参与的男女老少13人做出了治安拘留的决定。该处理决定基本能体现“过罚相当”。然而离奇的是在同一事实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对企业核心管理层的董事长、厂长、部长四人又重新进行报复性二次处理,进行刑事立案关押。而且成立“善后小组办后事”。为达到强行构罪,通过指使串供、诱供(公安的情况说明对相关事实予以了认可)。在明知龚兆汉等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将龚兆汉等人以寻衅滋事罪含冤入狱。

  根据刑法的规定,寻衅滋事罪,必须是行为情节恶劣、情节严重或者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才构成犯罪。对于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寻衅滋事行为,只能以一般违法行为论处。就该事件,自然资源局刁难报复不作为在先,企业办事人员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并无存在严重恶劣、危害公众的行为,不还原事件真相就定义此罪是否依法依规?政府有关人员违法乱纪的行径为何至今无人追究。

  四、企业负责人龚兆汉通过正常渠道、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穷尽了一切途径都无果。

  为了寻找解决这些不公正的遭遇,龚兆汉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和途径,分别在2019年间向南昌市纪委、向南昌市自然资源局纪检、向安义县纪委、向第十四届江西省委第七轮巡视的省委第七巡视组,都进行了实名举报,没有任何回音;向安义县委、县政府写了书面情况反映和报告;向县长彭开先(后任县委书记)都进行了书面的口头的举报及手机短信求救,寻求解决都无果。江西《新法制报》记者对自然资源局违法乱纪行为作了专门报道。

  从违法偷卖企业土地,违法拒绝土地证更名,到炮制“放弃土地使用权”的承诺书,再到警方的违法办案、土地资源局长张江疆的百般刁难,分明是蓄谋已久的打击报复。尽管当地政府主要官员集体失言,但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20多次的行政诉讼都得到了公平的判决,这就能说明一切。

  最高人民法院曾指出,在行政协议法律关系中,作为行使行政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更应当诚实守信地履行其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签订的行政协议,若确因重大政策调整或出于维护公共利益需要而无法继续履行协议的,也应当尽到相应的附随义务,即在合理时间内及时通知协议另一方并说明不能继续履约的理由。此外,也应对因不能继续履约而给协议另一方造成的损失予以补偿或采取补救措施等。

  按照国务院《优化营商环境条例》的规定,国家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持续推进政务诚信、商务诚信和社会诚信建设,提高全社会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政府不仅要当好诚信建设的带头人,而且要防止公权力滥用、以多种借口违约毁约,对政府造成不良影响。各地应完善政府守信践诺机制,大力推进法治政府和政务诚信建设。

  江西雄鹰公司是一家具有军工资质的企业。行业内全国仅有的4家具有国家检测资质的铝合金生产企业之一,行业内江西省第一家获得铝型材产品中国驰名商标的企业。该公司为安义县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就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历届省市主要领导皆给予很高的期望和评价。而安义县自然资源局和个别有关负责人竟然以违法的手段对企业进行打击报复,导致企业濒临倒闭。

  安义县自然资源局的懒政、渎职失职不作为行为严重损害安义县的光辉形象,不利安义县的发展。为此特向上级领导反映,恳请督办,落实有关部门依法查处被控告人的违法行为。爆料人称将采取一切方法维护企业和个人的正当权益,违法者不被惩究,决不罢休!

 

  原标题:江西安义县:自然资源局被诉偷卖企业用地 无视法律诬陷报复企业

  原链结:http://cn.govnews.com.cn/baoliao/6766.html

编辑:bj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