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太仓市沙溪镇:拆迁补偿哪去了?企业损失数千万! - 法治 - 法治天天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正文

江苏太仓市沙溪镇:拆迁补偿哪去了?企业损失数千万!

来源:520资讯  作者:  2020-06-24 12:05:59

做事以人为本,诚信立足天下。

在江苏太仓市,太仓城际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为了配合市重点工程——杨林河改造项目,不惜牺牲企业生产经营利益最大化积极配合政府拆迁,将自身的生产车间、仓库、码头、构件厂、搅拌站等相关设施毫无条件的主动拆除。当地沙溪镇政府与太仓城际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工业企业拆迁补偿协议》。然而自协议2013年签订之后,太仓市沙溪镇人民政府并没有按协议规定给予太仓城际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各项补偿,导致该企业6年经济损失达数千万元。

积极配合政府拆迁签订拆迁补偿协议

2013年,沙溪镇人民政府的领导与太仓城际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太仓城际建设)负责人进行商谈,主题为:按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对太仓城际建设坐落的杨林河进行拓宽改造。"太仓城际建设紧邻杨林河两侧,企业在这里生产经营已40多年,既然是政府规定拓宽杨林河,作为企业而言,配合政府拆迁厂区也是责无旁贷",太仓城际建设负责人朱某说。

朱某说:"在企业拆迁之前,我们找当地政府商谈拆迁企业后的安置问题。对于企业而言,拆迁企业给企业带来多大的经济损失我们不言而喻,但既然是市政府重点工程项目,企业也不能阻碍政府拆迁,应积极主动配合''。

2013年,由沙溪镇拆迁办公室与太仓城际建设协商一致后签订《工业企业拆迁补偿协议》。

2014年6月13日,沙溪镇人民政府与太仓城际建设订立《划拨土地意向承诺》,承诺为配合杨林塘拓宽工程顺利进行,使拆迁工作能够顺利展开,同时在保证企业正常生产和发展的基础上,政府与土地部门、村委会协商同意,将位于杨林河南岸靠近城际公司南围墙脚,4户农户私人住宅宅基地(该四户已搬离出宅)及部分的集体土地置换划拨给太仓城际建设,用于企业建造厂区及配套用地。因该地块涉及占用1.5亩基本农田,沙溪镇政府承诺;将在2014年7月底前按"三优三保"完成该地块的置换手续,将这1.5亩基本农田置换工业用地来划拨给太仓城际建设办理建房手续,保证企业能正常生产经营。

2014年6月16日在《划拨土地意向承诺》基础上,沙溪镇政府(甲方)、太仓市交通建设指挥部(乙方)、太仓城际建设(丙方)三方协定了对双方都有制约和具有法律效应的《合同书》。合同内容为:若甲方沙溪镇人民政府和乙方太仓市交通建设指挥部推迟延期落实土地变更,导致丙方太仓市城际建设无法按期正常开工建设,由沙溪镇政府及太仓市交通建设指挥部承担太仓城际建设租赁厂房的全部租赁费用。

以下为三方合同照片(图片)

\

\

\

被拆除厂房的旧址

 

不按合同承诺办事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

上述合同承诺书签订之后,太仓城际建设按照规定,在2014年1月31日前搬出并拆除了所有的车间、仓库、码头及厂房,并按期交付了有碍岳王大桥建造的岳杨路商业用房店面房,同时应甲方沙溪镇政府要求,拆除了属于本公司岳王老汽车站对面的40年前的二层楼房(有商业店面)的太仓市岳王建筑公司的所有设施,岳王建筑公司(太仓城际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前身)被拆得精光,一无所有后,沙溪镇政府将土地提供给老汽车站附近因拓宽杨林塘拆迁的拆迁户安置使用。

丙方城际建设全面履行合同规定等事项,同时也支持了甲方拆迁老汽车站附近的拆迁户置换土地的需要。

自拆迁协议签订之后,太仓城际建设为了企业生产经营,租用了太仓市建工房产开发有限公司20000平方米的厂房。根据甲乙丙三方签订的《合同书》之约定,甲乙双方应支付每平方米18元的月租金。但时至今日,甲乙双方却分文未给,这样一来,给企业造成277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产生的利息损失也在635万元之多。

三方协议签订之后,甲方沙溪镇人民政府、乙方太仓市交通建设指挥部未能履行义务,时至今日,丙方太仓城际建设还未得到各项补偿和土地性质变更。迄今为止,太仓城际建设还在租用厂区办公,如此一来,给太仓城际建设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

根据《合同书》第五条之规定,因甲乙双方无法落实置换土地性质的变更手续,导致丙方公司额外支出厂房租赁费用,该租赁费用由沙溪镇政府和太仓市交通指挥部共同承担,合同条款规定租金自丙方太仓城际建设签订拆迁协议之日起计算。

六年来,太仓城际建设已垫付了巨额租金,极大的影响了企业的扩大生产能力,而甲方和乙方始终未履行《合同书》约定的土地转换、划拨、租金支付。土地转换问题也始终未能得到解决。

据该企业负责人朱某介绍,太仓城际建设成立之初到现在,几经宦海沉浮、风风雨雨才有了今天这种局面,我在商海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积累下来的这份产业,现如今为了配合政府重大工程建设,我们企业的根没有了,没有了根基的企业叫我们如何能生存,发展。我如今已是70多岁的人,年近古稀,企业是我的命根子。在政府提出拆迁我们企业之时,我没有提出任何过分要求,我相信地方政府能秉公办事,履行合约,可事到如今,沙溪镇政府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我们心寒。六年了,我们企业失去的根仍然没有落地,这有孛于克强总理对中小企业发展的相关政策。因此,我们为了寻求公道公正,我们公司的负责人多次找沙溪镇政府讨说法。

甲乙双方一拖再拖 合同变成一纸空文

据城际建设蔡女士介绍:自拆迁协议和《合同书》签订之后,当地政府未能履行应尽义务,我们公司负责人多次去沙溪镇政府讨公道。

2015年2月5日,太仓市沙溪镇岳镇村村民委员会、太仓市沙溪镇集体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向太仓城际建设出具了用地示意图,明确了土地面积、方位及四至范围。

2015年5月24日,太仓城际建设向沙溪镇政府申请在红线范围内分期建设,此举得到了沙溪镇政府批示,并按照拆迁企业惯例执行,但时至今日也未能执行到位。

之后,太仓城际建设分别于2016年9月20日、2018年3月15日向沙溪镇和太仓市交通建设指挥部致函,要求两单位尽快落实《合同书》规定,尽快给予企业安置和租厂补偿。但两家单位找各种理由推诿,均无落实。

太仓城际建设本着妥善解决拆迁安置问题,在不得罪政府的前提下,同时也未避免该企业损失扩大,主动多次找镇相关负责领导来解决问题。当时合同签订时,甲方沙溪镇政府代表为龚文彬副镇长(后为副书记)、乙方太仓市交通建设指挥部的代表为顾秋华,而后太仓城际建设主要负责人找到了顾秋华,顾秋华表示已退居二线,现职责职能有限,无法解决此事,要求丙方太仓城际建设找甲方沙溪镇政府,并明确说拆迁土地不能落实的问题出在甲方沙溪镇政府,是要甲方沙溪镇政府要求召开协调会,形成会议纪要后才能安置。随后太仓城际建设联系龚文彬副书记,其回答是土地指标没批下来,要等省里批下来才能解决。

2019年6月12日,太仓城际建设公司派人去找沙溪镇政府,跟龚文彬副书记沟通,要求解决太仓城际建设拆迁安置和租金补偿问题,龚文彬书记回答说,在2019年的"十一"前能解决此事。

2019年9月17日太仓城际建设负责人去沙溪镇政府再次确认十月一日前能否解决拆迁问题一事时,龚文彬表示:省政府的土地规划指标最近能下来,指标下来时,你们的问题肯定能得到解决。

在此之后,太仓城际建设分别于2019年10月31日、2019年12月9日、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19日、2020年2月26日电话询问龚文彬副书记,关于土地规划批复一事,龚文彬回答说,土地问题很快就会批复的。

2019年12月30日,太仓城际建设公司电话联系龚文彬书记时,他说省里的土地规划指标已经下来了,现在沙溪镇镇长刚换人,新镇长王晓红就职时间不长,事情较多,等新镇长空闲了,等两会结束后才能有时间讨论你们拆迁安置补偿的问题。

2020年春节后,因为疫情问题,直到2月26日才联系龚书记。他电话里说所有的指标都下来了,等疫情过后,你们的问题跟潘书记汇报一下,应该很快能够解决。

2020年4月11日,太仓城际建设公司再次到沙溪镇政府找到龚文彬书记,询问解决办法,龚文彬书记依旧还是跟3月13日电话里同样说法。

2020年5月26日,太仓城际建设公司根据《合同书》安置方案,带着设计图纸找到龚文彬书记,并询问是否可以按照方案进行施工,同时要求沙溪镇政府对太仓城际建设垫付的资金按照《合同书》约定履行。龚文彬书记表示只能先安排三年的过渡费,不能按照《合同书》约定履行支付租金。最后龚文彬书记表示,如果不能解决,你们可以走司法途径,打官司解决问题。

久拖不办原因何在?

据该公司负责人朱某介绍,太仓城际建设已经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全力配合,满足了甲乙双方的工作任务及需求,同时我公司也想方设法地自救生产,确保员工收入稳定,避免因无法建设厂房而导致的大量员工失业。然作为沙溪镇政府主要领导,应按合同、协议履行本属于自身的义务,绝对不能对企业发展实施障碍。当初我们企业拆迁后,土地及安置未得到妥善解决时,沙溪镇某位领导很直接地告诉我,你工作没做好,不会做人。你现在想想,四川汶川地震的时候,你捐款100万元人民币,何必呢?钱未用在刀刃上。作为企业负责人,这种违法的事情我绝对不能做。可事到如今,就是此种人从中作梗,阻碍了我们公司的正常运转。我们多次找沙溪镇政府领导解决此事,可他们一拖再拖,态度消极,他们不能站在群众利益为重的角度上为人民做事,从而导致我们企业经济损失扩大的原因。

人民公仆龚文彬书记作为《合同书》签字的法人,他多次承诺的土地置换至今未能解决,太仓城际建设多次与其沟通,其前后说辞不一,其行为让我感觉到,一个人的权力能控制我们公司发展,同时也能给我们公司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同时也导致了土地安置问题希望的渺茫。

太仓城际建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社会主义企业,是遵循党的号召,扛着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伟大旗帜,坚定不移跟党走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为社会主义进程添砖加瓦的参与者。但地方政府却对太仓城际建设的困难视而不见、相互推诿、敷衍塞则,违背了党的宗旨、违背党的改革开放路线。甲乙双方至今无法兑现承诺完成拆迁安置,不愿支付租金及利息,导致太仓城际建设损失近3000万元的租金及损失利息近700万元,试问有多少企业在损失得不到弥补的同时,还在维持生产、解决民生、创造效益、贡献力量,还能坚持6年呢?

甲乙双方作为权利机关,不取信于民,为民谋福祉,却让企业停滞不前,也不知甲乙双方辛苦维系的事业为何物?又将公司的利益置于何地?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记在何处?绝对的权利带来绝对的腐败,沙溪镇政府代表龚文彬副书记全权处理此事,并一次次承诺,又一次次失信,言语反复,太仓城际建设六年的等待换来的只是龚书记的口头承诺,最后却告知我们走司法途径解决,民告官打官司,也不知道这位党政干部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太仓城际建设六年没有自己的厂区及办公场地,但还依然坚持发展,为社会造福,即使损失几千万,也不甘自暴自弃,此种行为应该得到社会认可。

我们相信江苏省太仓市相关领导一定能够帮助民营企业排忧解难,彻底铲除腐败,偿还企业一个公道!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