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关乡赵姓农民的土地补贴款“长翅膀飞了” - 法治 - 法治天天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正文

城关乡赵姓农民的土地补贴款“长翅膀飞了”

来源:重播新闻网  作者:  2020-03-13 17:52:54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没有农业农村现代化,就没有整个国家现代化。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把解决好吃饭问题作为治国安邦的头等大事,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要意义。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班子高度重视农业农村发展,在这样的情况下本来农民的日子肯定是会越来越好,然而我们近日却发现了一封实名情况反映书,反映材料中一名来自河南兰考的农民的境遇,让人大跌眼眶。

以下是该人的情况反映材料:

情况反映

尊敬的领导:

我叫赵宝玉,男,身份证号:41232319641225xxxx,户籍兰考县城关乡。手机:15839077175.系合同签订人吴秋月、吴素梅的父亲。

2013年我们承包兰考县城关乡何寨村76.05亩土地种植葡萄(现属兰考县惠安区),2014年国家给我们的果树苗补贴款约3万元,我们到城关乡财政所领取时,只剩下几千块钱零头,3万元左右的补贴资金已被何寨村干部偷偷领走。到现在也没有支付给我们。(注:补贴时间和领取时间有时间差)

2014年5月1日,我们又承包何寨村土地139.56亩,并签订土地流转合同一份,付款金额为177241.00元,有收条为据,租金一年一交。土地流转后,由于兰考县境内310国道改道,新310国道正好穿越葡萄园区,占地面积18亩,共补偿18万元。按流转土地双方合同约定,地上种植物等赔偿款70%归我们承包方所有,30%发包人所有。我们应领取补偿款12.6万元,但作为村干部何世宏、何排清(二人都是合同签订人)不按合同约定履行,私自扣留。我们找他们领取,他们就是不给,至今我们都没有得到这批补偿款,他们二人既不给我们顶地租,也不让我们领取。我们是独立法人单位,但没有法定的自主权限,他们掌控着我们的一切,不能单独去乡政府结合工作及领取补偿款项。他们剥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赋予我们的权力和职能。

2017年,有两条高压线通过园区,国家给我们的占地损失补偿款13.5万元(近日才知道这个数字),被该村委干部何升广领走,我让他给老百姓支6万元地租(有我打的字条为据),他至今也没有支给老百姓。我们的钱我们没有权力支配,只有他们同意哪项款可以支出才让我们打条、补条。

2017年,园区规划一条宽110米南北大道,占地青苗补偿款和310国道绿化带占地青苗补偿款也被他们领取了。具体多大面积补贴多少,什么时间领取的,也不让我们知道。

2017年,我们把土地租金5万元交给了村主任何世宏,当时我们让他打个收据,他说他不是管账的,等明天见了何排清把钱交给他,再出手续给我们,结果钱他收了却没有交给何排清,他以种种方式拒不打收据。以上所有款项均已说明,2017年9月份前(2017年)我们不欠他们土地承包款。我们不但不欠,还有很多结余。我们没有违约,他们逼我打的退租字据是无效的、是违约的、是违法的。国家给我们果园的各项补贴补偿款都让村干部何世宏、何排清等人私自领取扣留。

何排清是管账的,我们的土地租金都交给他了,每次老百姓向他要租地款,他都以我们没有交地租为由推辞。导致老百姓经常到葡萄园闹事,把房屋、室内空调、卖水果的摊子全部给砸了。水果不让卖,还叫骂着让我们滚蛋,果园不能正常经营,给果园造成瘫痪状态。我们的钱他们不但不给顶地租,还逼着我们再交地租。再交地租也不给打收条。2017年他们还逼着我写退出果园字据,他们围住我,不写就不让走,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写出退出字据。第二年,村主任何世宏在村部又让我写一份土地全部退出字据,我不写他不同意,没办法我又给村主任何世宏写了一份南区(310国道以南)桃园退出字据。村干部何世宏、何排清隐瞒事实真相,只向兰考县惠安区领导出示第一份退出字据,第二份退出字据不给领导提供,其他字据也不让惠安区领导知道,他们两次逼我写退出字据,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们离开园区走人,把几年辛苦经营的果园留给他们。他们都让我打退租条,他们到底谁说了算。就是让我们退租,村委也必须以书面形式通知我们的法人,双方形成退租协议,法人签字方可生效。双方合同第三款第三条约定在土地流转期间甲方应保证乙方的用地安全,不得以任何形式收回土地,若由此给乙方带来的任何损失均有甲方负责赔偿。果园里我们辛辛苦苦培育四年的几百颗结果桃树也被他们挖掉、变卖了。我们运输水果的三轮车也让他们推走了。

2020年元月1日,我们双方在惠安区办公室对账,何世宏、何排清也不给我们对账,也不给我们补收款手续。当我们提到2014年18亩征地补偿款和这次征收地面种植物补偿款时,他们说:“你若再提地上种植物补偿款,这次所有征用的各项补偿款一分钱你也别想要。”他们蛮横狂妄,口出狂言,不讲一点道理。他们就是理,他们就是法,他们说的就算数。他们一次次违约、一次次违规、一次次违纪,反倒说我们违约,把他们违约的责任强加给我们。他们作为村干部违心做事,颠倒是非,使我们精神上受到严重创伤,经济上受到极大损失,影响了我们兰考县的投资创业环境。他们什么钱都敢抓,什么钱都敢花,就连国家给我们的补贴款、补偿款都敢克扣。

目前,政府把园区征用了,他们干部又想把全部种植物补偿款领走。该补偿给我们的还是不想让我们得到。不该他们得到的他们却想要,他们再次不按合同约定执行,他们硬让土地所把井、路量给他们,路面占用面积在我们承包土地数字之内,地租租金是我们出的,路基土方是我们买土垫的,赔偿款却是他们的,这是什么道理?

为了这个葡萄园区,我们全家的钱都投上了,两套房子也卖掉了,借的到处是债,到现在我们都是租房住,妻子在葡萄园里受不了他们的每次叫骂和侮辱,一气之下出外打工走了,两年多了都没回来,我们好好的一个家也零散了,孩子们为了生计各奔东西。年仅15岁的孙子赵天佑,因家里拿不起学费和生活费而辍学,我们不能安居乐业,不能安心生产,不能平安创业,我们该得到的却得不到,还受到别人的无理欺负。在我们万般无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好找上级领导给我们主持公道。

我们请求:一、让何世宏、何排清等人补回我们的经济损失;二、我们以前应该得到的补偿款、补贴款还给我们;三、政府这次园区征收的地面种植物补偿款及地面附属物补偿款属于我们的归我们到惠安区财政所领取。

以上我们所反映的情况都是事实,盼领导调查并给予解决,给我们一个公道。敬请各方给予关注、支持、帮助!

谢谢各位领导!

\

\

看完这封情况反映,真的是令人触目惊心,在依法治国以及党中央高度重视农民的风口浪尖之上,居然还有人逆流而上,如果以上情况属实,那相关责任人真的是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不仅是基层政府渎职问题,更是一桩压榨普通贫苦农民的血淋淋的现实状况。到底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勇气”,让他们枉顾国法党纪,这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落实清楚,还当事人一个公道!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