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21章:长安小霸王

长安望月楼,一楼宽敞开阔,偏角设有乐台,一入门便可闻管弦丝音曼妙悦耳。

大堂摆着多排餐桌,满满一堂吃饭的人,看起来真是什么人都有。顾长安在大堂里转悠着,注意着周围的动向,挑了一个显眼的位置坐下,一个殷勤的小二赶来招呼他,他没有搭理,感觉身体又有了难受的感觉,只盼自己能早点被找到。

二楼传来一阵阵惊堂木拍案声,明镜先生抚着白须,朗朗讲着《剑侠传》,节奏把握得当,故事讲得引人入胜,悬念迭起,一如既往地赢得满堂彩,听客打赏的银锭子已经攒了三盘之多。

二楼楼廊边坐着两位贵族少年,一个安静地品着茶吃着茶点,听到精彩处就为明镜先生鼓掌叫好,另一个就有些放浪形骸了,完全不顾仪态,一高兴就蹦起来站到凳子上,唤郎官过来:“好好!明镜先生这一段讲得甚好!本公子赏银锭……不!金锭三枚!”

郎官喜出望外,连连躬身谢礼:“谢公子赏!谢公子赏!长孙公子真是大方!公子想听什么只管吩咐小的,若不合意了,就叫明镜先生改回目……”

他不羁地扬扬手:“什么嘛,还能让满楼人迁就我啊,我就爱听这《剑侠传》,别改了挺好的。”

“得咧,公子高兴就行。”郎官应道。

他嗑着瓜子,又随口问了句:“对了,上次那个来闹场子,掀明镜先生台子的王公子还来过吗?”

郎官笑道:“没来过了,自上次被长孙公子揍过,那王公子路过望月楼都要绕路走了,哪还敢再来?真多亏公子庇佑,不然就明镜先生那死板不怕得罪人的性子,哪还能在长安城里混得下去……”

“没人闹事就好,省得心烦,可是没人闹事,小爷又有些无聊……”

郎官退后,他撇撇嘴,对面前的同伴说:“景懿,我们听完书去风云堂打两场吧,活动活动筋骨,看看我们的排名有没有掉……”

说着发现景懿没有理自己,而是有些愣愣地望着楼下,就拍了景懿一下:“看什么呢?”

景懿晃过神来,指着楼下,对他道:“长乐,快看,那是吴乐师吧?”

长乐顺着景懿指的方向往楼下看了一眼,瞧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望月楼的二掌柜方红姨听匆匆跑上来的小二在耳边说了几句话,细长入鬓的柳眉一挑,摇着妙曼腰身,从歌舞满堂的三楼往下走,水袖间银光一闪。

项天歌进了一楼,锐利的目光在堂中一扫,先看到了楼梯口立着的方红姨,见她神色异常,走过去不动声色地问道:“动手了吗?”

方红姨颇有不甘,低声回道:“就差一步。”

项天歌脸沉了下来:“人呢?”

方红姨说道:“上阶三步,左边直望。”

项天歌上了三步阶梯,回头左望,一目了然,景懿长乐正和顾长安站在一起,当然,他眼里的顾长安是罗云门天字号辑杀对象——荀韶祺。

顾长安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两个陌生少年。

是长乐先跑到他面前的,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吴乐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吴乐师?”他一头雾水,细觑这两位少年,思忖了一下,料他们应该不是他要找的人。

景懿笑道:“吴乐师真是多日不见了,听皇姐说你回归故里了,怎么会又回长安了呢?”

顾长安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他曾听方若说过荀韶祺在南晋潜伏多年,他在南晋潜伏时用的身份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吴乐师’吧,他们肯定是把自己当做荀韶祺所扮演的那个人了,他虽然明白了,却也不知道如何反应,就讪笑了几下。

景懿和长乐看着他,也觉得有点奇怪,吴子陵在宫中做御用乐师六年,和他们常常相见,也算是相熟的。吴子陵虽然看起来挺心高冷傲的,却一直礼数周全,即见了他们,怎么样也得行礼的,按理说不会像眼前这样愣愣怔怔的,看他们好像很陌生似的。

景懿说的一个词在顾长安脑中闪过,就是‘皇姐’,是‘黄姐’还是‘皇姐’呢?若是‘黄姐’就罢了,但若是‘皇姐’就大不同了,他既然称某人为皇姐,那他应该也是皇室一员,他还记得唐剑一跟他说过,南晋只有一位公主就是皇长女昭明公主,莫非他所称的皇姐就是昭明公主?看这两个少年一身绫罗锦衣,装扮饰品都显现华贵之气,顾长安反应迅捷,连忙照之前唐剑一教给他所谓,对他们行了一个躬礼,即使慢半拍,也比不行更妥当。

看他行躬礼了,景懿和长乐才打消了疑虑。

顾长安见他们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个时候出言必失,不如什么都不说,光听他们说。

长乐其实向来不怎么喜欢吴子陵,总觉得他这个天才乐师太恃才傲物了,一向跟他不合,来打招呼也不过是因为好奇,还忍不住讽几句:“本公子还以为吴乐师才华横溢名气远播,离了长安将名扬四海呢,谁想这离宫数月……吴乐师你好像混得也不怎样嘛?怎么不似平日里那般玉树临风潇洒翩翩了?倒像仓皇逃命的侠客?”

景懿就知道他会这样,心里暗叹了一声,用手肘捣捣长乐,示意他不要给人脸色看。

这小子说话还真是不客气。

顾长安在心里吐槽,苦笑了下:“公子真是说笑了。在下游走在外风尘仆仆一些是自然,毕竟在下又不是出身贵族侯府的纨绔公子,哪有福分能成天穿着华丽光鲜,在酒楼里听书唱曲,虚度光阴?”

景懿没想到他会还击,长乐更没想到,他还从没被人这样呛过呢,真气到了,抑不住少年心性,喝了一句:“大胆!吴子陵!”

顾长安恍然大悟,原来我叫吴子陵啊。他笑笑,行了一个躬礼以示告辞,他现在感觉很不好,应该又要毒发了,就不想跟他们两个小孩子纠缠。

景懿却追上了他,“吴乐师!请留步!”

这小子还是挺客气的。

顾长安回头,景懿踱步过去压低声音问他:“何不进宫去拜见一下皇姐?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已经回来了……也免得皇姐挂念……”

知姐莫若弟,景懿是最明白景宁心意的,他那尊贵典雅位高权重的姐姐,唯有面对这位天才乐师时才会显露柔情一面,自己从小看他们一对璧人双埙和鸣,他认为这世上没人比他们更般配,可是几个月前吴子陵却离宫归乡没了踪影,皇姐也有些憔悴神色。

顾长安心里翻江倒海,不知如何伪装下去,“……你是说……昭明公主……”

他这试探性的犹豫,换来景懿的点头,他就更崩溃了,脑中信息飞闪,眼前这是南晋皇子,他的姐姐是昭明公主,是罗云门掌门!

眼下他是罗云门的搜查对象,这样直接去掌门面前“自投罗网”,是省事呢?还是找死呢?

顾长安大脑变得混乱,身体越来越不对劲,那种痛苦的感觉又席卷而来,他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逐渐不能思考,豆大的汗珠从额上砸落,站都站不住了,突然往前倒去。

“吴乐师你怎么了?”景懿扶住他摇摇欲坠颤抖不止的身体,焦急问道。

体内之毒沿着筋脉乱窜,体肤无一寸不是又痛又痒,额头上手臂上根根青筋暴起,他的五官都扭曲了,痛苦地喘气,像被千万只手撕扯着一样,他剧烈地挣扎,拿头撞地,想再次把自己撞晕……

或者,一了百了……

长乐和景懿两个人都制不住他,其他人来帮忙也都被他推翻了,他瞅准了前方的柜角,猛地拿头撞去……

顿时发出一声巨响,一声惨叫,一阵惊呼。

长乐看出他有自我了断的念头,想都没想,直接拿手挡了一下,于是乎,他的额头完好无损,而长乐的右手遭了秧,那一下,几乎筋断骨折,长乐痛得惨叫起来,眼泪都下来了。

这可是这位“长安小霸王”有生以来最狼狈的一次了。

所以他怎么能忍?马上用另一只完好的手,一拳击中顾长安的后颈,把顾长安打晕过去。

这似曾相识的操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