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小康农家 》有只胖猫

第四十二章 受伤

夕阳的余晕透过层层的枝叶撒在树下闲谈的人身上,给她们抹上了一层层金灿灿的光。

树底下的女人嗑瓜子的嗑瓜子,纳鞋底的纳鞋底,偶尔说上一两句也都是今年的天气如何,秋天能收上多少粮食,纳了税之后又能给自家剩下多少,小宋婶娘不由得叹了口气。

往常这个时候,唠嗑的主力军一般是小宋婶娘和刘氏,小宋婶娘说,刘氏捧,一唱一和的好不热闹。

可如今听说刘氏因为掺和了吕家老大拿侄女抵账的事,和她男人好一通吵,到了最后还动起手来,两个人被对方破了相,有许久都没参与她们唠嗑小分队的活动了。

小宋婶娘有心想说些八卦,也没有人同刘氏一般热络的顺着她的话接下去,就是接了,要不了三两句也转了话头,真是扫兴。

烦躁的她收拾了自个儿的东西便要离开,一转眼却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

“我说杏儿她娘,不是要回家?咋迈不开腿?”一旁嗑瓜子的妇人打趣了几句。

小宋婶娘却似没有听见一般,只楞楞的看着前方的小路上,喃喃的念道,“我滴乖乖,这是哪个员外老爷来了村里。”

树下几个妇人被她这副见了鬼的模样吓了一跳,顺着的眼光望过去,也不由得砸巴了几下嘴。

金色阳光中,地上悠悠掠过一辆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黑色的骏马雄赳赳气昂昂的奔来,辘辘的马车声如雨水敲打着青石板,车厢精致华丽,窗牖被一帘黑*屏蔽的关键字*的绉纱遮挡,使车外之人无法一探究竟这般华丽、飞驰的车中的乘客。

这比穷乡僻壤里开进辆兰博基尼更让人移不开眼。

小宋婶娘何曾见过如此气派的马车,整个心里飘过去的都是些脏话,待回过神来恨不得扒上去掀开来看看里头坐的是什么人物。

脑袋里正胡思乱想着,驱使着马车的人也看到树下聚在一起的妇人,调转马头就跑了过来,骏马矫健,车夫轻轻牵动缰绳它便灵活的停了下来。

“敢问几位大娘,你们可知道吕娇娇姑娘家是在何处?”

探出头来询问的是个穿深灰色短衣的清秀小厮。

小宋婶娘悄悄瞟了眼车厢内,发现除了马夫和小厮空无一人,不由得有些泄气,又听见小厮提起吕娇娇的名字,脸色变幻莫名。

该不会叫吕老二家的死丫头攀上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吧,她脑袋里一时间闪过了不少丫鬟婢女姨娘*屏蔽的关键字*的戏码,脸上五彩纷呈。

看看这气派的马车,瞅瞅的这有礼的下人,那野丫头咋这么好运气呢,若是她家杏儿有这运道……

小厮正侧着脑袋等人回答,哪里料到一个妇人手一撑,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就坐了上来。

“小兄弟,我家同娇娇家关系好着哩,你既是来寻她,我便指你过去,正好我也没啥事。”见小厮还一脸茫然,她便推了车夫几下,“你愣着干啥,走啊,那前头往左转。”

车夫被人这么一催促,便傻愣愣的吆喝着高头大马行进起来,只留下一群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妇人。

“我呸!她家同吕老二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还好着呢,咋这么厚脸皮。”有个妇人气得摔了手中的帕子。

旁边的撇了撇嘴,安慰着说道,“气啥呀,你又不是不晓得她,心气儿高着呢,就念叨着把她家杏儿嫁个有钱人,前几日有个秀才老爷寻个啥,哦红袖添香,说是买了杏儿做侍女,二十两银子呢,她也没答应,说要嫁到富贵人家享福的,如今来了这么气派的马车,她不得可劲儿的攀上去。”

“也是,可这也奇了怪了,吕老二家的闺女我可是天天见着在家里地里的忙活,哪里认识这样富贵的人家。”

“这谁知道……该不会……”说话的妇人故意拖长了尾音,旁边的人连忙打断她。

“你可别说了,吕老二连他亲大哥都敢打,要是叫哪个碎嘴的传到他耳朵里,你家几个哪里够他收拾的。”

一群人想起吕德成那黝黑壮实的块头,也都识趣的不再说话。

这边吕娇娇焦急的请了吕德海帮忙,吕德海也不含糊,衣裳都没换就套了驴车跟出来,急忙跟着往吕娇娇家跑。

王大祥见自个儿媳妇半晌没回家,带着两个儿子寻了出来,知道王有福也不在这儿,便跟着急了起来,一家子踮着脚站在门口张望着。

吕娇娇刚一出现在视线里头,几人就连忙跑了过来。

“娘,这驴车也坐不下,我同爹一道去就行了,你在家里看着弟弟。”王有才见王婶越发难看的脸色,不由得劝道。

王婶紧皱着眉头,“我自个儿在家哪里能安心,我还是……”

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打断,小宋婶娘甩着帕子从路上扭了过来,“娇娇,你真是好福气啊,这位小哥可是来寻你的。”

吕娇娇被她这一副老鸨般谄媚的模样惊了一下,连着后退几步远离了她,才有时间打量后头精致的马车。

小厮跳下了马车,对着众人拱手行礼,朝吕娇娇一笑,“是吕娇娇姑娘吧,我家主子是迎客来的东家。”

吕娇娇紧皱着眉头,不安的问道,“我们正要去寻你们掌柜的,王有福可在你们酒楼里?”

“在的在的,今儿个就是为了王大哥过来的,上午送完豆腐王大哥便回来了,哪晓得半道上车轱辘坏了,人不小心从车上跌了下去,他怕你们担心,就回了酒楼,我们东家已经请大夫来看过一回了,没有大碍,只是得休养几天,便托我过来支会一声。”

那小厮知道几人担心,说起话来倒是干脆利落,捡着重点三两句就把事情说了清楚。

王婶这心随着小厮说出的话不断起伏,听到后头王有福虽然受了伤却没有大碍,不由得软倒在自个男人怀里,轻轻啜泣着。

吕娇娇却狐疑的打量着眼前的马车,按理说知道她与迎客来做生意的事知道的人不多,来者应当是迎客来的人,可这马车低调中不乏华丽,各处也花费了不少心思,怎么看也不像一个中等规模的酒楼掌柜能使用得起的。

“你是迎客来的人?”

小厮倒是机灵,一听吕娇娇的话,再看她紧盯着马车的模样,就知道她心里所想,“是也不是,我家主子是迎客来的东家,却不是迎客来的掌柜。”

吕娇娇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原来孟掌柜只是中高层管理人员,老板还在后头呢。

既是知道了王有福的下落,众人就商量着哪些人同小厮一道去镇上。

自己儿子受了伤,王婶夫妇定然是要去的,吕娇娇同孟掌柜相熟,说得上话,再加上小厮目标明确请的就是她,众人便商量着由她三人一道去。

见王婶放心不下家里,吕德海便说他让大妮去王婶屋里帮着做饭收拾,又叫了二妮过来照看高氏,吕娇娇几人才安心的上了马车。